[原创]世界上没有“下西洋时代”的思考

郑和下西洋是中华文明海洋史上的壮举(到现在仍未超越,期待中),同时也是中国开拓意识的萌芽,其对明朝历史乃至中华文明史的影响都是巨大的。而稍后西方欧洲大陆边陲的两个小国,对传统领土疆域的概念进行了颠覆性的尝试,新航路、新发现和新大陆更是人类文明史上的最重要一笔,可以人类第一次深刻感受了他们所生存的星球,第一次真正实现了大陆间的往来,随之而来的欧洲经济繁荣,更是拉开了欧亚大陆间的差距,催生了资本主义意识,从那时候开始,人类文明的天枰开始向西方倾斜。大航海时代是十五世纪末到十六世纪初,而郑和下西洋几乎比他早了一个世纪;大航海时代的开创者恩里克不过是欧洲边远国家的王子,而下西洋的总工程师是大明帝国的皇帝;麦哲伦、哥伦布的舰队小的可怜,和威尼斯城邦大商人比尚且不足,更不要提郑和麾下庞大到惊人的“国家舰队”。但就是看似郑和全面占优的情况下,下西洋仍旧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而执拗的欧洲人却发现了整个世界,中国人最终没有开创出“下西洋时代”,不得不说是个巨大的遗憾,本文试着从不同方面分析造成这个遗憾的原因。

1、大方向有问题,郑和下西洋的目的众说纷纭,有说是为了面子,有说是为了扩大版图,甚至有说是为了找建文帝(压根不可能,几万人浩浩荡荡去茫茫大海和番邦外国找人。。。),就我个人来看,我倾向主要目的是政绩工程,次要目的是打开一个政府性质的“海上丝绸之路”,访查各国地理属于可有可无的工作内容。必须客观的说,下西洋不能完全归于政治行为,他们不是单纯的去撒银子搞外交,在沿途数国是设了不少大仓库和经销处来从事长期倒买倒卖活动的,是有利可图的,也确实记载了一些新鲜的异域风情。如果说郑和下西洋这项行为两手抓两手都硬的话,那可以做到既传播了中国威风弘扬中华文化,又带动了远洋贸易盘活了市场经济。但问题出在下西洋计划本身,明朝政府从一开始就把大部分精力和心思用在了政治意义而不是经济利益更不是地理发现上,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郑和下西洋不是为了发现某个传说中的黄金国,地理大发现不计入预期了。其次,郑和比较经常来往交易的都是一些不怎么发达的小国,自然惊诧于明朝大国威风,纷纷来朝贡让朱棣赚足了面子,问题是这些国家市场太小,即便仰慕中华文明渴求明朝物产,他也基本没能力消费多少,销路打不开半卖半送的买卖自然做不出彩,而为了政治效果而导致的成本(几百艘大船带着几万人海上飘着去),相比于利益来说实在太过庞大了,下西洋的经济意义得不到充分体现。所以朱棣设想的海上来往通商更多是带有政治色彩的,朱棣其人是很看重名分或者说是历史评价的,可能由于他坎坷的继位之路,他做了很多可以名流历史的政绩工程,比如修报恩寺,比如刻功德碑又比如这次下西洋,但是正是由于他过于看重这些事情所包含的政治意义,导致他没有看到其后巨大的经济利益和历史契机。在海上贸易方面朱棣可以说仍旧延续了洪武年间“禁外藩交通令”的思想,只不过把完全禁止改变为有限禁止,其交通的核心目的是为了政治服务这样郑和下西洋很大程度上就沦为某位皇帝个人意志的体现而不是经济和市场的必要,那么当这个皇帝驾崩以后,这种活动能否继续就完全看继任者心情了。当然会被叫停。反观大航海时代,初始目的是为了赚钱为了寻宝,期间导致了地理的大发现,而地理大发现又进一步促进了远洋贸易、大陆间贸易,最终强大了欧洲。可以说大方向上的不同,是导致两个航海活动最终结果大相径庭的根本原因。

2、统治思想局限,某位坛友在同样剖析郑和下西洋和大航海时代区别的帖子里说,儒家思想和郑和下西洋成不了事儿没有关系,我不这么认为,儒家思想发展到了明朝已经不是当初的儒家思想了,而是被统治者及其手下的文人们改造成了适应皇帝集权的统治文化思想。这个思想有利于国家和民族的统一,有利于政令的上传下达,对于统治这么一个大国家是很有好处的,但同时,这种统治思想也极度的强化了皇帝个人的意志,上升到一种绝对不可质疑的层面。有人说中国古代人不信仰神,我认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已经有了一个现实当中的神。不可否认儒家思想为主的这种统治思想是下西洋可以成行的关键,也是扼杀他发展的原因,其根本就在于这种统治思想赋予了朱棣至高的地位以及臣子无法作为的境地,朱棣可以排除万难搞一项巨大的工程,也可以轻易的把他限定在自己预想的范围之内,郑和的下西洋是不可能脱离统治者的意志导向的,哪怕他真有什么想法也是要被自己扼杀在苗头的,于是当朱棣的思想出现局限以后,整个下西洋的活动不可避免的越走越窄。可以说欧洲的大航海时代能够成功,很大一方面就是占了“公私合营”的便宜,国家解决了航海者的资金问题,而航海者又解决了国家的技术水平、经验能力的问题,航海者有相对的自主权也有利于这些探险家门去探索广阔的天地。

3、经济模式局限,中国是小农经济自给自足,物产丰富不需要进口,这就造成了中国这个大市场其实对海外商品的需求很有限,而对于海外奇珍的喜好又被传统文化思想所限,并不能成为文化的主流,类似欧洲的瓷器热、丝绸热在中国不可能成为长时期的贸易热点。欧洲大航海时代的一个重要出发点就是开辟一条新的不受奥斯曼土耳其威胁的香辛料之路,改变意大利各个城邦的垄断局面,而中国当时没有类似香辛料之类让国民疯狂的巨额利润商品——其实欧洲人现在也觉得自己当年热衷的有点变态了,郑和沿途所经国家的确出产中国没有的东西,但是能够用来做大规模长期贸易的则不多,更没有所谓“奢侈的必需品”。这一切都决定了当时的中国对外贸易的主流是商品的输出,用现在话来说就是当时明朝的经济是外向型的,下西洋要有其自身的积极意义,就必须要打开对外市场,这点和欧洲是完全不同的,欧洲先是对内输入香辛料而后进行掠夺,这种行为模式不符合中国当时现实以及治国思想。不过要通过下西洋获得巨大利益也不是不可能,如果当时能够开辟航路直接把这些欧洲人的急需品送过去,那国外对中国商品的需求量足以让明朝赚得瓢钵满盆。有利条件是洪武年间的海禁,关掉了通商馆断绝了海上贸易的同时也给以后重开商路扫清了贸易上的竞争。不利条件恰恰是这种自给自足的经济模式,没有远洋贸易的迫切性导致下西洋始终走得不远。

4、航海技术局限,有人说中国的航海技术当时绝对世界第一,怎么会有局限?我们要肯定中国在造船技术上的贡献,纵帆、橹、水密隔舱、平底沙船的发明都非常之重要,但是并不是任何方面我们都要优秀于其他文明的,如果仔细比较东西方在造船、航海技术上的优劣我们会发现,中国的优势项目似乎更适合应用在内河以及沿岸浅海地区的航行,而西方当时比较优秀的复帆、绘制海图、船型则更面向远洋,郑和的宝船是很大,有说百来米的,有说几十米的,即使按六七十米计算也是当时欧洲不可企及的高度了,问题是郑和的船严格来说不能算远洋船只,从现有的模型分析,其长宽比过小更像是近海船只,破浪性能不佳,而且由于体量巨大,其耐波性帆力速度又成为一个大问题。再根据历史的记载,貌似郑和的船队更像是一只游离在远洋和近海交界处航行的船队,大宝船这样的船只是很难穿越太平洋大西洋完成欧洲环球航行的任务的。其实不要笑哥伦布的船小,欧洲人当时可以做更重的大卡拉维尔或者拿屋帆船,问题是这些卡拉维尔远洋性能不好,速度太慢无法支持远洋航行,所以欧洲的航海家们更倾向使用较小但是航海性能较好的小卡拉克帆船。

5、国家环境因素,欧洲兴起大航海时代的是当时并不强大的伊比利亚半岛国家,西班牙葡萄牙远离欧洲核心,偏安一隅,其国力和法国、意大利的城邦相差甚远,发财之路更是被人家牢牢把持,西班牙可能军事上还比较强势,但是毕竟刚结束光复战争,国内还不稳定也穷得很,葡萄牙更一直都是“蕞尔小国”,总之这俩基本是欧洲二流、三流国家,而且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东边是法国西边是大西洋,没有发展余地,这些都致使他们急于寻找欧洲大陆以外的财富。而明朝在当时真算得上是个帝国,幅员辽阔,周边国家不是一个档次,而且大多是不毛之地,尚未开化。下西洋的主要目的是福泽天下,显示大明朝的天威,也说明明朝当时并没有强烈的寻求发展机遇或者领土扩张的意识。两相比较,两牙就像是失地农民,必须想法儿背井离乡打工活命;中国类似大农场主,生活有滋有味,又怎么会想着到邻村找点事儿做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