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基柚:与“猎人”一起成长的特种兵教员

wgzz 收藏 0 356
导读: [img]http://img8.itiexue.net/1365/13656236.jpg[/img]  2010年去特种大队采访“三栖精兵”何祥美,我见到了训练他的“猎人”集训队副队长——肖基柚,他说自己是与“猎人”一起成长的特种兵,曾在干部万米武装越野和渡海登岛障碍两项比武中拿到两个第一,但那时他的胳膊骨折还未满一年、钢板还没取出来;他曾在爱琴海中自由下潜15米,土耳其教官非常兴奋地竖起大拇指、不停说“GOOD!GOOD!GOOD!”当他在105秒内完成了200米石子场的低姿匍匐时,

肖基柚:与“猎人”一起成长的特种兵教员

2010年去特种大队采访“三栖精兵”何祥美,我见到了训练他的“猎人”集训队副队长——肖基柚,他说自己是与“猎人”一起成长的特种兵,曾在干部万米武装越野和渡海登岛障碍两项比武中拿到两个第一,但那时他的胳膊骨折还未满一年、钢板还没取出来;他曾在爱琴海中自由下潜15米,土耳其教官非常兴奋地竖起大拇指、不停说“GOOD!GOOD!GOOD!”当他在105秒内完成了200米石子场的低姿匍匐时,膝肘的鲜血浸透军装……

“侦察兵是不会向困难低头的”

第一次听到肖基柚的战友说他在万米武装越野和渡海登岛障碍两项比武斩获第一,内心充满敬意,也充满好奇,因为挑战这两项高难度课目时他受伤的胳膊里的钢板还没取出来,尽管我知道他是特种兵,但他也是肉身凡胎,就算他对疼痛不敏感,但实实在在的钢板嵌在胳膊里,任凭是谁都会感到来自内心的压力,战胜这一困难的前提是先要战胜自己,但在我眼中,他既算不上高大威猛,也不是虎背熊腰,甚至还有点儿单薄和驼背,我真的很想知道这个皮肤晒得黝黑、笑时露出洁白牙齿、目光犀利的特训队教员是如何跨越心理障碍、挑战自己的心理和生理极限的。

问起他那两个第一,他淡然一笑说:“那没什么,我们大队很多人都参加过国际比武,他们都是真功夫!”接着他给我讲了军区特种大队,他说这是个英雄辈出的集体,有签订生死状,力挫12国特战精英,勇夺第一,打破土耳其“埃依尔迪尔”建校80年无外国人拿该校第一名神话的“绝境苍狼”——颜启昌副大队长;还有首发命中,百发百中,指哪打哪,一枪毙命的“三栖精兵”——何祥美。他们一个是“猎人”集训队的队长,一个是“猎人”集训队的队员,都是他心中的英雄和榜样。英雄就在身边,身边就是英雄,突然,身边的肖基柚在我的眼里也高大起来。因为荣誉属于他,光荣也属于他,但他却把这些都珍藏在心,眼睛向着每一个精兵看齐,心里想着每一位战友的优长。

他是那么不愿意提及自己的万米泅渡第一,也不愿意让我过多地关注他,让我感受到他是站在聚光灯外的那个人。但是,直觉告诉我,他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因为他的眼睛告诉我他的洞察力与思维的敏捷性。怎么能打开他的心扉呢?我是多想知道他体内所蕴含的那种倔强、顽强及支撑他完成无数险难课目训练的精神动力之源在哪里,也真的很想知道那枯燥的训练场寒来暑往送走的是一批又一批的“猎人”,他又是靠着什么样的力量在这个近乎荒凉的地方守着清贫谈坚守?外面的花花世界,战友的来来往往,他的内心深处难道没有一种逃离感?难道他不食人间烟火吗?他那被汗渍已浸得发白的迷彩告诉我,他挥洒的汗水绝对可以以吨来计了。但很遗憾,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是带着这些困惑和疑问离开特种大队的,因为他用善意的微笑和沉默对我三缄其口。

肖基柚:与“猎人”一起成长的特种兵教员

一个月后,我在采访中腿部被洪水浸泡过敏,我又想到他,他应该知道怎么处理,在给他打通电话后,他问了详细情况后立即给我支招儿。就是这一次我终于让他开了口,因为他感觉到了我的脆弱和惊慌。他告诉我不要怕,即使碰到水蛇也要镇定,我告诉他只有一种可能镇定,那就是我晕过去了,要不我的惊叫能把蛇吓死。他在电话里笑了,我赶紧问:“你胳膊里有钢板,游泳不疼吗?”他说:“最初不仅是疼,还有心理上的绝望,因为我的左肱骨骨折,饶神经挫伤,有三厘米长变灰色,手指活动失控。医生给我打钢钉用钢板固定后,告诉我说:神经伤害后,一个月只能恢复3毫米,完全恢复的可能性只有30%。那时我的心情真是坏到了极点,自暴自弃的念头始终挥之不去。”

我静静地拿着电话,他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毕业在即,自己的伤恢复无望,心情很不好,有一天去饭堂的路上恰好与大队长碰个正着,大队长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对我说‘侦察兵是不会向困难低头的。’那时离我断骨不到一百天。回到宿舍后,我立即把绑带给拆开,把石膏给敲掉。从此每天左手坚持做一些轻松的活动,以恢复功能,右手坚持做负重哑铃和单手俯卧撑,以增加力量,每晚坚持到十二点。锻炼两个月后,我的右手臂是左手臂三倍那么粗。那时我对大部分毕业考核课目都有很大把握了,但还有一个拦路虎,那就是渡海登岛400米障碍,其中的云梯是要两手交替抓过去的,而我的左手功能失控,直都直不了,根本不能用劲。同学都劝我说等毕业后次年再来补考,可我心里已经有了非过不可的想法了。我绞尽脑汁想了一个星期都没找着可行的办法,一天晚上,在我单手做俯卧撑时突然脑海里闪现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教员说过这个障碍还有另外一种通过方法,从云梯上方通过,这种方法平时几乎见不到人用,但我就是靠单手引体向上,先爬上云梯,靠左手辅助顺利通过。这事不但磨砺了我在困难面前不低头意志力,也激发了我在艰难面前勤于动脑想办法的习惯。”

肖基柚:与“猎人”一起成长的特种兵教员

“GOOD!GOOD!GOOD!”

我每次看到大片里特种兵的钢筋铁骨,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但也心生疑问,可能吗?不会是特技吧?提出这个问题给肖基柚,还源自我的宝贝的一道奥数题,宝贝女儿给我发了信息,我立即转发我的同事——哈工大人工智能专业毕业的博士,她回了条:“稍等,有点儿难。”我一看时间,宝贝睡觉不能太晚,就给另外一个数学专业本科毕业的朋友发过去了,没了下文,这时我又想起了肖基柚,这是一道类似兵力部署的施工甲乙方的工程问题,就把短信再次转发给他。

没过几分钟,他的一大堆算法回来了,我立即转发给我的同事,她确认:“对,我正要给你回。”我立即给孩子转发了答案,并给肖基柚打了过去,告诉他:他是第一名!他笑了笑,问我怎么会问他,我告诉他我觉得“猎人”训练不是单打独斗,很多课目需要协同,所以,我认为他应该比他的兵更擅长调兵遣将。他印证了我的判断正确,而我也更想了解他的“神勇”,熬不过我,他终于给我讲了2006年7月参加国际比武,在土耳其伊兹密尔宪兵学校,教官三次向他竖起大姆指,并不停说“GOOD!GOOD!GOOD!”

场景一:爱琴海中15米自由下潜。在我前面有几个队员已经考核完了,教官只是例行事报着“4米”、 “7米” 、“9米” ……轮到我时,我深吸了口气,然后潜入水中。由于是在海中,感觉那海水凉得很,并动得厉害,这是在游泳池感觉不到的,下到3米的地方,感觉到头有压痛感,我就用手捏住鼻子鼓了一下气,接着快速下潜,到9米左右再捏住鼻子鼓一次气,然后又快速下潜,一会儿就用手摸着了海底的泥沙水草,我转身慢慢上潜,中间调整了两次,大约50秒的时间就潜出水面。在我刚出水,潜在水中的教官紧随就潜出了水面,非常兴奋地竖起了大拇指,不停地说“GOOD!GOOD!GOOD!15米!”其它教官和队员都向我投来钦佩的目光。当时,我心里很欣慰。

场景二:障碍场。障碍考核时,土军教官让我们两个障碍场共47个障碍连起来完成,每隔一分钟放一个人,我是倒数第二个,我连追两个冲过了终点。当时我一个脚崴了还没好,所以我自己感觉成绩可能不好。可教官却在一边非常兴奋地竖起了大拇指不停说“GOOD!GOOD!GOOD!9分21秒!”后来我了解到原来我是唯一跑进10分钟以内的队员。

场景三:石子场200米低姿匍匐。我军的低姿匍匐通常都是20米以内,而且是在草地上。来到土耳其才知道他们的低姿匍匐要爬200米以上,而且场地上全是石子。刚开始心里觉得并没有什么,可爬到100米后感觉非常艰难,全身疼痛,腰也使不上劲。考核时,当我使完浑身劲爬过终点线时,教官非常兴奋地再次竖起大拇指说“GOOD!GOOD!GOOD!105秒!”此时,我爬都爬不起来了,膝肘的鲜血已经透过了衣裤,眼前发黑。

听到这里,我的眼前飘动的是“猎人”训练场上的旗帜,就为了代表自己的那面旗不被降下来,队员们都是用鲜血和汗水换来旗帜的高高飘扬,我想肖基柚在爱琴海里、在障碍场和石子场上,他的心里装的一定是五星红旗,听到那些“GOOD!GOOD!GOOD!”的时候,我相信他心里一定很美,也正如他自己所说:“很欣慰。”人生能有几回搏,站在国际比武场,搏出我军特种兵的风采,拼出我军特种兵的精神,那一刻,不仅是他的骄傲,也是共和国军人的骄傲!

肖基柚:与“猎人”一起成长的特种兵教员

“此人真乃我军光荣!”

前几天,我的博士后导师金一南教授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请帮忙查一下现在全军仍以‘红军’命名的连队数量。”我问了几个人都无果而终。我把结果告诉导师,他给我回了信息:“真是全军的遗憾。只好告诉地方同志,我们自己也不知道。”我再次把短信转发给了肖基柚。过了一会儿,他把结果发给了我。当我把他的信息转给老师时,金老师回复:“厉害!此人真乃我军光荣!”在他每次为我解困的时候,我心中升起的除了感激,更多的是敬重。他不知道肯德基的雪顶是什么,他也不知道麻辣香锅怎么点,但是,他知道怎么带兵,也知道自己该在哪里坚守。

他说他是作为一个管理者兼教员与五期“猎人”一起成长,为了了解何祥美这样的“猎人”的训练,我要来了肖基柚的带兵记录本。透过这些点点滴滴的记述,我走近了“猎人”和这位带兵人,并感受他们摸爬滚打的训练。

南京军区首长看完第一期“猎人”汇报表演后,给“猎人”集训概括出了“三个绝对”——对党的绝对忠诚,必胜的绝对的意志,高于对手的绝对标准。

培养“猎人”对党的绝对忠诚,“猎人”集训有哪些做法:

一是唱国歌、喊番号

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全体队员全副武装整齐列队,升国旗、唱国歌。在“猎人”集训队是听不到“一、二、三、四”的,都是用“忠于祖国,超越自我,挑战极限,猎人必胜”代替。

二是教育

训练过程中进行经常性党史、军史和新时期历史使命教育。

肖基柚:与“猎人”一起成长的特种兵教员

培养“猎人” 必胜的绝对的意志,“猎人”集训有哪些做法:

一是磨砺

“猎人”集训队有句话叫:“科学就是训练,不科学就是磨练,一切都是为了锻炼”。意志障碍共有十二个,有水、火、刺,要钻、爬、跳。通常一趟下来就让人受不了。而“猎人”训练时,需要连续完成二十趟。综合体能训练有扛圆木、扛橡皮舟、负重越野、举轮胎、低姿匍匐、高台跳水、抗寒、举弹药葙、推汽车、散打、跆拳道。每天早上都有两个小时的综合体能,每次训练完后,每个队员都是筋疲力尽。

一次25公里山地负重行军,山高有530米,连续往返三趟,大约需要八个小时才能完成。结束后,很多队员全身都湿透了,背上磨得血肉模糊,脚上的血泡是大泡套小泡。后来有个队员对我说他这次行军共喝了十瓶红牛,通常一人一天也只能喝两瓶,多于两瓶就会过量,可见体力消耗非同一般。

夏伏的一天,我把队员带到一个山坳里,三面的山有300米高,全是原始林区,错杂地长满了大树、灌木、刺和滕条。等我给他们宣布无路穿林的课目后,队员们都感觉不可思议,从未经历过,何况山又那么高,林又那么密。二个小时后,我在山的另一头等到陆续有队员出来了。队员感慨道:当时见到教员就像是见到亲人一样。里面像蒸笼,既闷热又阴森恐怖,暗无天日,而且蛇虫又多,还有飞鸟的怪叫,又没有方向感,心里不知道何时才到头,两个小时就像是几天。

二是团结协作精神

“猎人”集训非常注重团结协作精神的培养。每五个人编一个组,几乎所有科目都需要共同完成,“猎人”集训队长颜启昌有句话叫:“我们培养的是战斗员,不是运动员,我们不需要个人英雄,而需要团结协作”。在科目安排和评定上,几乎都是以小组为单位,不允许落下一个人,如意志障碍、扛圆木、扛橡皮舟、负重行军、推汽车、小组战术等,全部需要互助才能完成。

三是挑战自我极限

我学侦察指挥专业,先后在两个特种部队服役多年,还出国学习过。和别人聊天时,他们就会好奇地问:“你跳过伞没有?感觉怎么样?”说实话,两年前,我真的答不上来,也感觉很惭愧,我没有跳过。2008年,借大队组织跳伞的机会,我主动向领导申请。领导当时认为伞降地面训练动作已结束,告诉我还是算了吧,但看到我意愿比较强烈,就勉强答应了,并嘱托专人对我进行单个强化训练。我用了一天时间学会伞降地面动作和叠伞,课后我把全单位所有伞降的书都看了一遍,心里感觉踏实多了。

第二天就要实跳了,我背着伞包和大家一起走上飞机,尽管心里对每一个动作和情况处置都已熟悉,但毕竟没有经历过,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机门打开了,凉风飕飕吹过机门,教练员中嘴里大声喊着跳、跳、跳。第四个轮到我,随着教练员一声“跳”,我什么都没想就从机舱门蹦了出去,一出机门,感觉全身都没有方向感,眼睛看到的一会是天,一会是地,好象都在旋转,背上感觉有一股小小的拉力在往上拉着,脑子里面机械地数着“001、002、003、004……”然后听到“嘣”的一声,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我往斜上方狠狠拉了一下,我整理了一下伞盔,向上一看,伞打开了。紧接着就听到邻近的老伞员在喊着,散开、散开……,并隐约听到地面指挥的声音。我大胆操纵着手里的控制棒,大约八分钟,我的双脚稳稳着地,我心里高兴极了,终于顺利完成了这第一跳。

四是既要胆大,又要心细

“猎人”课目高难、高险是出了名的,稍不留神、方法不对或组织疏忽,都可能有生命危险。作为一个指挥员兼教练员,每次训练,不到最后,我心里总是不安。有一次,教员组织水上崖壁攀登,那是没有保护措施的,崖壁陡又滑,大约有15米的高度,眼看一个队员快到四分之三高的位置了,队员筋疲力尽了,坚持了不到30秒,两手僵硬,“咚”一声,就掉到水底去了,队员看了都害怕了,一下子信心全无。还算幸运,刚好掉在水中,要是碰着了崖壁的石头,那后果不堪设想。我认真看了一下,原来,四分之三高的位置正好有两米左右高的反斜面,只要手一软就抓不到东西,脚也踩不着东西。我当场把这个问题和教员讲了一下,教员也觉得很有道理。后来就把攀登线路向旁边移了两米,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五是既要斗勇,还要斗智

“猎人”都是全军区各单位挑选过来的精英,无论是体能、技能还是智能,都是非常过硬的。但有三件事也让队员们感到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教员的视线。

肖基柚:与“猎人”一起成长的特种兵教员

第一件事是:一次夜间以组为单位徒步负重行军,出发前,我们规定出发点、终点、控制点、时间及行军规定。当一个组不按规定乘车在一个秘密位置准备下车时,人员刚下到一半,我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等待他们的将是严格的惩罚。

第二件事是:野战生存训练时,当时间已经过去两天了,大部分队员都饥饿难忍,无精打采,说话都有气无力。但当我检查时,感觉一个组的队员比其他组的队员稍微精神一点。我就感到很奇怪,对他们产生了怀疑,我先问他们吃饱了没有,组员都说没有,我又问,摄取了什么野生食物呀,组员也说没有。我边问边在他们宿营区转悠着,眼睛向树丛里扫视着,希望有什么奇迹出现。最后,我发现通往树丛深处的方向,草上踩了一行脚印。我就顺着这个脚印找了过去。脚印的尽头,我在草丛里用手拨,露出了几包方便面来。原来他们饿得实在受不了了,跑了十公里,到山下的一个小店买来的。因违反规定摄食,这个组的野战生存成绩最后被评定为零分。

第三件事是:“猎人”的综合演练,只要参加过了的队员,一提起心里就会浮现出一幕幕的恐怖景象。但只要通过了,和别人提起这段往事,心里又充满了无限的自豪感。演练课目都安排在晚上,当我们的巡逻车一组组经过并告诉队员:加速行进,我们在终点等你们。等通过了最后一个组,我们的车继续前进了三公里,停在了一个他们必经之狭窄路段边上。组员们心里就在想,教员肯定去终点了。我们等着各组陆续通过,但有一个组始终没有等着。原来他们钻了我们的空子,以为我们真的直达目的点而放松了对他们的监控,因此他们选择了私自雇车到目的点附近下车。谁知他们的计划又落空了。他们对这三件事记忆犹新,后来有队员对我说,这之后,他们只能按章办事,遵规守纪了。我只是笑了笑说:“你们还需要更进一步开动脑筋。”

肖基柚:与“猎人”一起成长的特种兵教员

开展启发式教学

“猎人”队员都是各单位挑选过来的优秀队员,具备良好的技能、智能,因此具备开展启发式教学的扎实基础。“猎人”又要单独深入敌后险恶环境,完成艰难险重任务,因此有开展启发式教学的必要性。我在野战生存教学中就试用了启发式的教学,并收到了比预想还要好的效果。一天,一个学校老师给学生上公开课,老师让每个学生自已想一种方法通过一个二十米的路段,不能重复。有的学生跑过去,有的学习走过去,有的学习爬过去,有的滚过去,有的单腿跳过去,有的朝拜过去等等,结果全班八十多个人都用不同的方法通过了。

受此启发,我觉得人的潜力是很大的,有待挖掘,要是能把这种方法引用过来教育我们的队员,那该多好!我们的队员就能够在敌后克服常人不能克服的困难。野战生存课上,我按照计划的内容把野战机关的架设所有的内容都教完了,并告诉队员,如果每个内容都按照我课上讲的方法要求做,标准再高也只能打八十分,如果能够做出和我讲的和书上不一样的,而且设计巧妙有创意又实用的依情况可以给九十分以上,结果队员按书上做的质量比往届都要好,而且不少队员自己开动脑筋,设计出了好多个比书本上还巧妙实用的机关。队员的自信心倍增,也感到很自豪,兴趣和热情比以前都高涨很多。

鼓励

场景一:“跳呀!”“跳呀!”“跳呀!”……还是不是男人呀!循着队员们的叫喊声,我走了过去,在意志障碍阻绝墙跳台处,有一个队员由于恐高担心,两手把荡环抓得紧紧的,荡过去又荡回来,始终不敢松手往下跳,全身发抖。我走到他跟前,他就显得更加紧张,以为我会一脚踩他下去。我并没有这样做,先鼓励他要成为真正的“猎人”就要勇敢,再和他讲清楚动作要领,又叫两个人给他示范,然后问他敢不敢,他虽然嘴上说敢,但腿还是在不停地发抖,我叫他深吸一口气,眼睛看前方,问他说好些没有,他说好多了,我下令“跳”,“咚”的一声,他终于跳下去。

场景二:“猎人”训练不相信眼泪,只有强者。在管理制度上,实施全程淘汰,我经常用大浪淘沙来激励他们,每次训练又都把他们推向绝望的边缘,因此每个队员任何时候都是焦虑不安,哪怕素质再好也不敢肯定自己就能顺利毕业。在这种情况下,心里产生一些波动情绪是能够理解的。连续几天早上,我看到一个素质很好的队员跟在队伍的后面一瘸一拐的,非常吃力。第四天,他心情很不好,找我说前几天不小心把脚崴了,实在是坚持不住了,但心里不甘,很想坚持。我查看了一下,他的左脚踝肿得比右脚踝两个还大,按照规定,只要队员主动提出,就可以随时退出。但我看到他意志力还很坚强,就允许他用双倍的腰手部力量训练代替腿部训练,因为这样对其他队员就不会有失公平。持续了一个星期,肿消了很多,他又投入正常训练中去了,还顺利毕业了。

……

看到肖基柚记述的这些场景,我的眼前是他那犀利的目光,那坚毅、果敢的目光里也有他心疼战友、牵挂妻女及难忘家人对他的理解和支持的柔情,但是,一旦扑到训练场,他就是钢浇铁铸,所以,打着钢板,他能万米泅渡拿下第一,他能创下国际比武数项第一,尽管如此,没有改变的是他的淡定与朴实,那骨子里不服输的江西老区人民的精神和血脉在他的身上传承着,他把那块红土地上的吃苦耐劳、勇闯新路的井冈山精神带到了特种大队,把这种坚韧不拔之志变成薪火相传的“猎人”精神,他没有绝对必胜的把握,却有绝对必胜的信念,他没有不倒之躯,却有绝对不倒的意志,他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却是用每一分、每一秒的忠诚坚守着他的职责和岗位。

“猎人”走向了全军,他的目光一直走在“猎人”的前面,他不满足于苦和累的身体极限挑战,他希望我能为他推荐好书、好文章。他坚持学习,很多时候,他发来的短信都让我感觉到是一种动力,他读我写的每一篇文章,并把其他相关的好文章推荐给我。这不是一个只知道流血、流汗的大头兵,他有头脑,因此,在他用精神激励我勇克困难的时候,我心里也由衷地想说:他真的是我军的光荣!他也是我军的希望!在未来的战场上,除了他们一展身手之外,他还在积淀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智慧。红土地上走出了“三栖精兵”何祥美,还有这位并不太为特种大队以外的人所熟知的肖基柚,但是,他的名字已经像一个坚强的符号一样,鼓励我战胜自己,迎接每一次挑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