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三幕 东亚崛起 第二章 《莫斯科条约》 第四节 选择

台海争锋 收藏 1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不好意思,昨天没注意,默认状态是VIP,忘了改了,这节重发!)

形势报告会结束以后,在回办公室的楼梯上,我问张立:“老大,是咱们作战部统一组织学习,还是我们各处自己学习啊?”

“这事你别管了,赵元博副部长组织,你来我办公室一趟,有个事跟你谈一下。”张立有些神秘地看了我一眼。

来到张立办公室,我也没拘束,看他坐下后,也就径直地坐进了沙发。

张立掏出烟,问:“到现在还没学会抽烟吗?”

我笑了笑摇摇头。

“你还真怪!我认识的不少人,打仗前全都不会抽,现在,基本有事没事都抽两口了!这烟草行业,还真得感谢美国佬啊!”张立叹了口气,给自己点上了。

“可能是压力大吧!”我说:“不过,吸烟总比那些伤员患上吗啡依赖症好!”

“说正事吧!”张立有些卖弄地吐了个烟圈后说:“部里需要人出趟差,乌兰巴托,你想不想去?”

听了这地名,我愣了好一会儿,这才想起来,乌兰巴托是蒙古共和国的首都。

“去干嘛?”我问:“主要是什么任务?”

“哦,没什么具体任务,根据我们和蒙古共和国的要求,俄罗斯方面同意把关于履行《莫斯科条约》的谈判地点,挪到乌兰巴托了,上面要求我们战略情报与反应部派三名同志参加,去做代表团的顾问,情报部一个,技术局一个,作战部一个。我和赵副部长商量了一下,你去挺合适。”

“莫斯科条约为什么不在莫斯科谈,非得跑到蒙古去?”我问。

“在莫斯科谈不出什么结果来。老毛子小动作多,我们的使馆、还有东亚联邦代表团,向国内请求指示、传递情报都绑手绑脚的,毕竟人家是主场作战嘛!喜欢偷点情报什么的,这种时候,撕破脸皮也不好。”张立叹了口气说:“另外,《莫斯科条约》里面有一条,关于蒙古共和国与内蒙古的合并问题,还有东亚联邦与独联体双方从蒙古共和国以及内蒙古撤军的问题,核心是蒙古,所以,摆在乌兰巴托谈,也是尊重蒙古人的意愿。”

“去!干嘛不去?”我心里想,白羽然八成也是谈判团的工作人员,没准又有机会见一面。

“你小子想清楚了吗?”张立似乎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心思,“是不是想去见羽然啊?”

“没有,组织需要嘛!”我佯装严肃地说。

“你小子少跟我打马虎眼!”张立瞪了我一眼,随后叹了口气说:“知道你想去。不过,我劝你多考虑考虑?”

“有什么好考虑的?最近处里也没事,而且老师,说句实话,机关人际关系复杂的很,处里那几个年轻的参谋,跟我还算合得来。但是,那几个上校、大校,平时虽然面子上过得去,互相也客客气气的。但真要有什么活,总是安排不下去,他们几个不是找各种理由推脱,就是马马虎虎应付,到了最后,还得我和他们几个年轻的返工。而且我现在只是个代理处长,干什么也是名不正、言不顺,不如出去散散心。”

“呵呵,机关工作就是这样的。别说你是个副处,就是正处,他们也未必卖你的帐。”张立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说,“再说了,越是大机关,水越是深,别说是你,就是我这个部长,都得小心伺候着这几个老的。”

“那我什么时候动身!”我催问道,生怕张立变卦。

“我不是让你考虑考虑吗?”张立说:“这次去乌兰巴托,少说也得一个月,你以代理处长的身份去,如果谈判顺利的话,回来以后,处长前面代理那两个字,也该去掉了。不过,反应部那边对你还有另外的考虑。”

“什么考虑?”我有些奇怪地问。

“去特战一旅!也就是那个国际旅!”

“我去当旅长啊?”我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反问道。

“旅长?那个旅的旅长,还是你的老上司,赵元博兼着。现在那个旅,暂时还没有设政委,毕竟是三个国家的联合部队,设个政委也不是太合适,赵元博,在部里面咱们作战部兼着副部长,工作也很忙,所以旅里少个牵头的,群龙无首。”

“那不就是让我去牵头吗?当旅长?”我脑子里开始飞快地盘算着,再次问道。

“你小子机关没呆两天,到很快变成官迷了!小子,你想得美?年初才调副营,现在年底都没到,组织上解决了你的副团,这就想着调副师,你坐火箭啊?”张立瞪了我一眼说。

“什么坐火箭?现在是打仗!再说程晓不也是吗?年初跟我一样副营,现在是主力团的团长,前两天,赵锐跟我说,他们空降兵十六军47师的参谋长位置空出来了,程晓是第一人选。”我回嘴道。

“人家程晓从新疆打到西藏,从西藏打到上海,人家是踏踏实实干出来的?”张立掐掉烟头说。

“老师,你这么说就有些不公平了!新疆我的确是没去过,不过西藏、上海我不也都去了?再说,我还是去过台湾、日本呢!”既然张立这么说,我也索性把功劳簿拿出来摆摆。

“光记着自己吃肉,挨打怎么没想起来?你小子犯了多少错你算过没有?带着一个连队从台湾游回来不说,在上海还枪杀战俘,没把你撸到底就不错了。”张立白了我一眼说。

“那到底想让我怎么样嘛?回一旅干回我的营长!说实话,也无所谓!”我顶了一句。

“干营长?现在赵锐、还有姓韩的那小子,干得好好的,部队带得嗷嗷叫,还轮到你干营长了?”张立说。

“老师,您别卖关子了,如果我回一旅,到底干什么?”我向前倾了倾身子问。

“副旅长!”张立把答案抛了出来,然后说:“你去负责牵头,主持一旅的主要工作,代理旅长。”

我心里正在考虑,张立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在接电话之前,张立对我挥了挥手说道:“你去吧,明天早晨给我答复。”

回到办公室,看到处里的同事,都到作战部的会议室分组讨论刚才白望南的形势报告了,而我自己,犹豫了再三,最后还是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您好!”接线员甜美的声音从话筒的一头传了过来。

“请帮我接特种作战第一旅政治部杨耀文主任!”我说。

“好的,请问您哪里?”

“战略情报与反应部特种作战处李副处长。”

“好的!首长请您稍等。”

过了十多秒,我还没说话,杨耀文那熟悉的声音,就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李大处长,给我们基层部队有什么指示啊?”

“老杨,别拿我寻开心!”

“呵呵!兄弟,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老杨这才正经下来。

我顿了顿,鼓足了气说:“有个事我一时拿不准,想跟你商量一下!听听你的意见!”

“好,你稍等一下!我去把房门关一下!”杨耀文还是一如既往地谨小慎微。

“行了,你说吧!”

于是,我把刚才张立摆在我面前的两条出路,以及我现在在机关的感受,一股脑地倒给了杨耀文。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小会儿后,杨耀文说:

“老李,你跟我商量这个事,说明你把我杨耀文当兄弟!”

“什么话,一起在战场上交过命的,不是兄弟还能是什么?”我打断了他:“再说,我省思着你在机关呆的时间比我长,这方面的见识更广一些,比赵锐他们那几个浑小子,更能说出点道道来。”

“李拓,你听说说!”杨耀文斩钉截铁地说:“千万不要回一旅!”

“为什么?”我有些惊讶地问。

“你听我慢慢说,这一次,如果总部直接给你下旅长的命令,我一万理由,支持你回来!”杨耀文一条一条帮我分析:“但是老李你想想,现在咱们一旅还在整编的过程中,要重新上战场,估计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所以,你回来干副旅长,不但没什么机会立功!而且万一出了事,却什么都要归到你头上。”

“可我回来,可以和兄弟们在一起啊!在机关我有些不适应。”我说。

“兄弟,别天真了!不适应就更得历练历练了。”杨耀文说:“我说给你听,咱们一旅,现在是国际旅,咱们中国出两个营,日本韩国各一个,这种部队关系还没理顺,如果上面觉得关系不容易理顺,很快撤了我们的编都说不定。如果往好的方面想,部队不撤,你回来辛辛苦苦把关系理顺了,部队战斗力拉起来了,你个人总归是个代理旅长,将来部队真要去执行任务,总部肯定会考虑到,你当旅长资历浅、年龄小,到时候,不是让赵元博回来指挥,就是从前线特战旅或者主力团,调个经验丰富的副旅长或者团长过来干正职,所以,你干上旅长的机会真的不大!到时候,你一个副职,也就是给人打打下手,还不如人家参谋长樱井枫实在。”

“另外,李拓,你在机关时间呆得太短了,除了白老爷子以外,机关其他首长对你还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其实,咱们战略情报与反应部,尽管成立时间短,但说实话,真是个好衙门,别说四总部,就是战争委员会都委员,都对这个机关抱有很大的期望,咱们部的势头,大有压过空军、海军的趋势。所以,你这时候回作战单位,机关任职经历就算白瞎了,太可惜了!”杨耀文顿了顿,接着说:“我再给你讲讲留在机关的好处,你要是不离开,年内调正团处长,板上钉钉的事情!南京保卫战,估计很快就要开打了,到时候,你们特种作战处肯定要担负大量的工作,你李拓是专业出身,专业优势可以体现得出来,再往后,下面基层部队打得漂亮,你个人多少也能分沾谋划运筹的功劳,再加上你和白老爷那层关系,到了一定程度,部里面,还有张立他们,自然会考虑你的个人进步问题,到那时,恐怕去哪个旅任正职,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也没人会多说什么!”

听了杨耀文的点拨,我顿时明白过来,更为重要的是,对白羽然的思念,其实早已帮助我在内心深处作出了选择。而杨耀文的分析,只是锦上添花地给我添加了一个更加“理性”的理由。

“老杨,我明白了!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老李!你小子也别拿我寻开心了!其实,不是我杨耀文不想你回来啊!”杨耀文总是尽量把话说得很圆满:“不过,为你长远着想,我个人建议,你现在还是留在机关工作更好一些。”

“行!不管怎么样!都谢谢你了,老杨!”我说到。

“谢什么呀!老李,将来真到提旅长的时候,我真心希望你还回我们一旅!”杨耀文最后还说:“还有老李,你们处是我们部队的业务领导,以后多关照啊!”

“那还用你老杨说吗!”我和杨耀文又寒暄了几句之后,才挂上了电话。

第二天早晨,我早早得在张立办公室门口侯着,一见张立上楼,便有些迫不及待地跟着他进了屋子。

“小子,考虑得怎么样了?”

“留在处里!”我说“去乌兰巴托!”

“好,那我就放心了!”张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本来就怕你不适应机关的生活,一根筋地吵吵着要回部队。不过老爷子和政委专门交代了,要把两个选择都摆在你面前,让你自己挑。”

“嗯!我考虑清楚了!”我点点头。

“其实你现在回一旅也没什么正事,他们那帮小子,最近也就忙两件事,一是整编、训练、磨合部队,另外,就是由旅领导牵头,到各地阵亡官兵家属家里,去搞抚慰工作。”张立满不在乎地说。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听到张立的第二句话,我心里不仅一惊。

“遗烈属工作由旅领导牵头吗?”我问道。

“是啊!这也是没办法!”张立叹了口气说:“那些从前线撤回来休整的部队,发生了很多私自离队的问题。一开始我们没重视,后来政治部门的人经过调研,发现绝大多数干部和战士,其实不是要逃离部队,而是去探望烈士的遗属了,我们不少同志,在战友牺牲前做了这样那样的承诺,可现在还在打仗,又不可能让他们休假,所以私自离队的问题就开始普遍出现。这些同志,毕竟是有情有义的,而且绝大部分人很快也能赶回来,但纪律毕竟是纪律,所以,部队现在也是两难,处理也不是,不处理也不是,最后上面研究决定,由各单位领导牵头组织,分片去搞遗烈属的慰问工作。”

“老师!我回一旅!”我咬咬牙说。

“回一旅?我没听错吧?”张立诧异地看着我:“李拓,你在跟我开玩笑吗?这么大的事,怎么说变就变?”

“不变了,我回一旅!什么时候交接?我这就回去收拾东西!”我虽然努力睁眼盯着张立,但泪水已模糊了自己的双眼,在模糊中,肖寒、田信、陈勇,还有陈勇那蹒跚学路的孩子,一个一个浮现在我的眼前。

张立后来又跟我吼了些什么我没有听清楚,大概对我又是怒其不争吧?可是,经历过战争的人都会知道,那些能够从战场上走下来的人们,并不是因为自身的勇敢,也不是因为蒙受幸运女神的眷顾,而是那些实实在在的、有血有肉的,爱兄弟胜过爱自己的战友,放弃了他们的生命,以此换来了我们的继续活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