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64章 妮子和强子(中)

亦浩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URL] 川崎里俊醒来的时候,妮子正端着一碗地瓜糊糊,准备要喂他吃饭。川崎不好意思让一个陌生的中国女孩喂他,坚持要自己吃,妮子说,“等你好了,再自己吃吧。”也不管川崎是不是听明白了,就给川崎递到嘴边,糊糊里还卧着一个鸡蛋。 川崎里俊从烧得焦糊的窗户看出去,妮子家破烂倒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川崎里俊醒来的时候,妮子正端着一碗地瓜糊糊,准备要喂他吃饭。川崎不好意思让一个陌生的中国女孩喂他,坚持要自己吃,妮子说,“等你好了,再自己吃吧。”也不管川崎是不是听明白了,就给川崎递到嘴边,糊糊里还卧着一个鸡蛋。

川崎里俊从烧得焦糊的窗户看出去,妮子家破烂倒塌的房子,满院子堆积的房子倒塌的瓦砾,强忍着心里复杂的感觉,当妮子把鸡蛋送到他嘴边的时候,川崎的泪水就流了下来。那应该是一个有良知的日本知识青年对中国人的感激和负罪。


其实,川崎不知道,妮子家里已经没有粮食可以吃了,是强子去地里挖来的地瓜。这时候的地瓜还没长到时候,还要再过一个多月才能收,可是,没办法,粮食早都让鬼子扫荡干净了,至于那个鸡蛋,也是妮子找乡邻借来的。这个兵荒马乱的年月,鸡也让日本鬼子抢光了,鸡蛋也成了宝贝了,受伤的人能有个鸡蛋吃,就是上等的大补了。


川崎到底年轻,伤势恢复的很快,十多天的时间,肩膀的伤口已经没事了,只留了一个纽扣大小的疤痕。中间,里洪叔来看过两回,还换了药。腿上的伤口也长好了,里洪叔伸手捏捏骨头,说,骨头是接上,还要过一段时间,虽说年轻,起码也得五四十天才能下地。

里洪叔,始终也没问妮子这个这个伤员是谁,妮子也没说。

这段时间,也有乡邻来妮子家坐坐,不过,一看家里有病人,看一眼就走了,没有人问病人的来历。

老根据地的百姓,经历了鬼子扫荡以后,学得精明了很多,心知肚明的事情,大家谁都不挑明了说。不过,估计他们都把川崎当成是八路军的伤员了。


川崎在中国那段时间,学会了点简单的中国话,就着这点中国话,川崎和妮子以及强子有了很多的交流。

那天晚上,川崎和妮子强子,吃完晚饭,摸着黑说话。

说着说着,川崎问强子,他的胳膊是怎么回事。

本来好好的聊天的气氛,川崎这么一问,马上就变味了,强子跳起来,“问问问,有什么好问的?”黑暗中,川崎看不到强子的脸色,但是,从强子的语气中川崎能感觉到强烈的愤怒。

过了很久,强子的火气消了一些,妮子才说,“川崎,我哥是不愿意别人提到这事,尤其,你还是个日本人。”

川崎就想,这事肯定还是和日本军队有关系。


这段时间,强子也看出来了,妮子和川崎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变化,妮子看川崎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

去年,他们家也住过八路军的伤员,也是妮子忙前忙后的照顾着,可妮子没这样,照顾是照顾,关心是关心,强子也说不清楚,反正这会和上次那个伤员不一样。


从川崎来到他们家,家里的确是有些变化的。

强子他们的爹妈去世得早,妮子一直是跟着哥哥强子长大的,虽说强子比妮子也大不了几岁,可这十年里,强子就用自己的力量护着妮子,出去挣钱换粮食养活着妮子。前些年还没闹日本鬼子的时候,日子虽说也不好过,但,至少还算太平。现在,妮子长大了,日本鬼子来了,强子更多了一份心事,得好好保护着妮子。

妮子呢,现在可以照顾强子了,现在这家里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妮子的事了,就强子连上地里干活,妮子也得跟着。

以前,吃完饭,没啥事,兄妹俩就早早睡觉了,妮子睡在里面的房间,强子在外边,中间隔着一道墙,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话,说不了几句,强子就打着呼噜睡着了。

从川崎来了,占了妮子的炕,妮子就去外边的炕上,农村的炕大,兄妹两个一个炕头一个炕尾的睡着。


妮子老早就想给哥说个媳妇了。可是,哥是个残废,少了一条胳膊的男人,根本就是废人了,干不了什么重活累活。

妮子也张罗着找人给哥哥说过媒,不过,女方一听是个残废,就没了下文了。看来这事也只能靠个缘分了。

村里没几个人知道强子的胳膊到底是怎么回事,只知道,那年刚过了年强子跟着几个说是去石家庄扛活去,到了秋季回来就这样子了。强子和谁也不说,强子不说,别人也不好多问,就算偶尔有个不识相的问一句,换来强子的一顿吼。


这天晚上,三个人又一起聊天。

川崎说到他的妹妹贞子,说他们小时候一起玩耍,一起上学。强子家里穷,他和妮子都没上过学,一天也没有上过。妮子跟着八路军伤员还学了几个字,强子一个字都不认识。

但是,强子突然感觉到这个日本鬼子对妹妹的那种感觉,就跟他对妮子的那种感觉是一样的。看来,也不是他想的那样,日本鬼子都是没血没肉没人情的狗东西。因为,两个人都是一个女孩的哥哥,都对妹妹有着很深的感情,渐渐的强子对川崎就有了些好感。


强子蹲在炕尾,抽着烟袋锅子,黑影里烟火一明一暗的,一团白烟就随着强子的吧嗒声,从他头顶冒上去。

强子说,“川崎啊,那就我给你说说,我这胳膊是咋地个事吧。我就是不愿意说,一说,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民国二十七年,那年啊,”强子又点了一锅烟,“过了年,地里的活也忙活完了,村里的几个般大的说,去石家庄干活去,说是一个月能挣一块钱。我就心思家里也没啥事了,和妮子商量着,妮子就说,去吧,自己个小心点就是了。那会,日本鬼子还没来,这村子里还算太平,妮子呢,有乡邻乡亲的照应着,也算是安全,那我就跟了他们去了。

一伙人跟着村里的一个人,去了石家庄的火车站当搬运工,就是在车站往火车上搬运东西,有时候也从火车上往仓库里搬,反正就是扛大包,粮食、被服、枪械这车站上的东西什么都有,这可真是个力气活,从早干到晚,真是累人。干活的时候,都有日本鬼子看着。咱老百姓,也不图啥的,出力气给钱呗。干了两个月,一个月一块钱,倒也是按时给了。本来想啊,再过一个月,就该收麦子了,就想干一个月不干了,回家。

哪想到,那天,日本鬼子刚刚到了一车弹药,还没来得及卸车呢,晚上就让八路军给炸了。

这日本鬼子暴躁了,非说我们这些扛活的人通八路,把我们围起来,要我们说,谁是八路谁给八路通的信。

我们就是扛活的,哪知道什么八路九路的呀,不知道总不能乱咬人吧。

可这日本鬼子不干,非得逼着我们说,不说,就吊起来打,一个个过,一个个打。我心里那个气啊。

那日本领班,平时看着还行,见了也点头哈腰的,这会也不是人了,把我吊起来打,皮都打烂了,打死我也不知道啊,我就骂那个鬼子领班,把他骂疯了,抡起刀就朝我砍过来,我一晃,砍在我胳膊上,当时就砍成两截了。我是痛昏过去了,后面就不知道了。

再后来,我听说,车站上响起了枪声,说是八路军袭击了车站,鬼子就把我们这些人机枪扫射了,几十号人都死了,鬼子扫完了就跑去和八路军打仗去了,他们以为我死了,也就没管我。

后来,他们收尸的里面有一个老爷子,原来也是扛大包的,年纪大扛不动了,平时,我还照顾他点,看我还有口气,就把我放下来,当死人一样拉出去,又把我藏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天天给我送饭送水的,还给我找了医生。

等我醒了,知道是这样的,我心里恨啊,恨日本鬼子,发誓,日本鬼子,**你八辈子的祖宗,要是让我逮着,逮着一个杀一个。川崎啊,我也不瞒你说,我已经杀了三个日本鬼子了,就这一条胳膊一把铁锹。那天,要不是妮子拦着,你也死在我的铁锹下了,第四个了。”

强子的烟火亮起来的时候,能看清楚强子太阳穴上的筋蹦蹦的跳。


强子在说的时候,川崎认真听着,和他想的是一样的,那条胳膊果真是让日本人给祸害的。唉,这都是作孽啊,跑到中国来,杀人放火,糟蹋百姓,这叫什么大东亚共荣啊。本来川崎还想表达点什么,可是,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川崎啊,我也看出来了,你呀,和那些杀人放火的日本鬼子不一样,虽说,你也是日本军人,我们叫日本鬼子,可是人啊,人和人是不一样啊。那天你说,你没杀过人,我还不信,日本鬼子手里拿着枪跑到中国来,不是杀人,干嘛来了。现在,我信了,你也是个有良心的善良的人啊,日本鬼子里面也有好人。”

就这一番大实话,把个川崎里俊说的,心里热乎乎的,眼泪唰的就流下来了,只能一个劲的说,“真是对不起了,对不起了。”

强子又点上一锅烟,吸了两口,吧嗒着嘴说,“要说这个呀,也不是你川崎一个人的事,你本来应该是在大学校读书,或者到工厂做事的人,来到中国,也是无奈啊,也是被逼的呗。唉,只要,你做到像你说的没杀过人,就行了。还是给自己积点德吧,中国人讲究这个。”

川崎就一个劲的点头,“强子哥说的对,我会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