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之侠客末路 正文 赵岳老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83.html


钱留将那织物放在桌上,从袍内掏出小刀,沿织物边缘划开。那织物竟分作两片,山丘赵岳唐泰楚成鼎四人都惊奇不已。四人都拿在手中观看,却没有发现其中有任何端倪。那织物就如一片整体。岂料钱留一刀下去,那织物竟分作上下两片。钱留细细察看织物边缘,竟无一丝针线缝合痕迹。钱留甚奇,心道,此织物若是分合,定是有线头或针迹出现,若是编织一体,如何能分作上下两片。拿起桌上织物,反过来看,里面相同。钱留犹有疑惑,又拿起另一片观看。与先前拿起那一片境况一样,里面相同。只不过两片织物颜色迥异,呈现一红一黄两种颜色。钱留反复看了半天,仍未见任何异常。正要放在桌上离开,却是龙城飞走进大帐。龙城飞径直走向钱留,说道:“钱兄看甚稀罕之物,竟舍不得放手?”钱留说道:“刚才老伯与敌人打斗,捡到此物,众人参祥不透,请龙兄参祥参祥。”说完将织物递到龙城飞之手。刚入龙城飞之手,就觉那织物上有字显现。忙从龙城飞之手抢夺。龙城飞不禁有些恼怒,说道:“钱兄究竟何意,刚说让我参祥参祥,现又抢夺,莫非怕我龙某将此物吞掉。”钱留眼见龙城飞面有不悦之色,忙满脸堆笑,说道:“龙兄误会。此物在钱某上之时并未显示有字,及到龙兄手上之时,竟显示有字。钱某一时好奇,忍不住就要看个究竟。不想过于心急,竟使龙兄恼怒。钱某赔罪。”龙城飞心道,甚的稀罕之物,不让看也就罢了。还要故弄玄虚,糊弄于我。若不是众人在场,早叫你满脸开花。堵气将那织物往龙城飞手里一塞,说道:“甚的稀罕之物,我不看便是。”说完便要走出大帐。钱留只故研究织物,虽是龙城飞满脸怒色,却不理会。拿起织物仔细端祥,却不见有字显现。忙赵龙城飞,那龙城飞已到大帐门口。龙城飞大怒:“不让看也就罢了,难道还要羞辱在下不成?”钱留忙满脸赔笑:“龙兄莫恼,在下有话要说。”说着挽起龙城飞胳膊就向大帐走进。龙城飞本不情愿,转念一想,此时大战在即,不便翻脸。况又有少侠老伯在场,若是翻脸大家面上都不好看。虽不情愿,可还是勉强跟着钱留走进大帐。

两人走到山丘与赵岳身边,停住脚步。钱留说道:“龙兄,且请张开手掌。”龙城飞不知钱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问道:“钱兄,这是何意?”钱留说道:“龙兄张开手掌便知。”龙城飞心道,不知此人何意,自进大帐,此人尽显诡计,我只伸左手给他,他若陷害于我,我便右掌一掌结果了他。龙城飞右掌成拳,暗暗用力,左手向前伸出。龙城飞将左手张开,钱留一见大喜,说道:“少侠,老伯,那织物有了头绪。”龙城飞满脸困惑,不知钱留今晚何意。山丘与赵岳同时说道:“钱寨主看那织物有何端倪?”钱留说道:“请少侠将手掌张开。”山丘不知钱留何意,但还是将手掌张开。钱留将山丘与龙城飞手掌并在一起,说道:“少侠,可曾看出两手有何异处?”山丘看了半天,不见有何异处。摇摇头说道:“两手并无异处。”钱留说道:“少侠的手干燥,龙寨主的手湿润。”山丘若有所悟,说道:“难道是那织物?”钱留说道:“少侠,正是。”众人听的织物之谜即将解开,都围拢过来观看。

就听山丘说道:“喽啰,快将那雪端来。”喽啰快步将雪端上,只见山丘将那织物铺在桌上,将雪握在手中。山丘手中之雪登时融化,冒着丝丝热气。再看那织物,随着雪水滴下,织物之上竟有字显现出来。众人都张大嘴巴,显然对刚才一幕甚感惊奇。

山丘为使字迹清晰。将那雪水从右滴下。只见那织物显示出一个赵字,众人随着显现的字迹向下看去,下边便是一个岳字。有人竟看得念出声来。岳字下边的字刚一显现,有人就念出声来:“老”。下边又显现一字,众人仿佛瞬间成了哑巴,那个字没有念出。张大的嘴巴瞬间停住,原来下边一字俨然是个贼字。

再往下看,那字逐渐显露:汝乃金人,今卧底于山寨之中,意欲为何?汝若改邪归正,于山寨同为一体,则既往不咎。若有异心,定叫汝身手异处。众人看到这里,甚是疑惑,却见赵岳哈欠脸天,似欲睡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