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鹰出击 第一卷 亡命金三角 7与狼共舞

wo94tang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9.html[/size][/URL] 四下搜寻后,吴邪在一处地面潮湿的草甸弯下身子用手指轻轻试触它的质地,泥土在潮湿空气的浸润下异常松软,吴邪的嘴角再次露出满意的笑容,拔出腰间的鬼头刀在手指尖端一划,锋利的刀刃在皮表划出一道细细的伤痕,没有伤及深处只有一丝极细微的血丝渗出。,吴邪很满意鬼头刀的刀刃很锋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9.html

四下搜寻后,吴邪在一处地面潮湿的草甸弯下身子用手指轻轻试触它的质地,泥土在潮湿空气的浸润下异常松软,吴邪的嘴角再次露出满意的笑容,拔出腰间的鬼头刀在手指尖端一划,锋利的刀刃在皮表划出一道细细的伤痕,没有伤及深处只有一丝极细微的血丝渗出。,吴邪很满意鬼头刀的刀刃很锋利。

龙靓不知吴邪是何意图,本想一问究竟见凌峰默不作声也耐着性子看下去。吴邪从旁边的芭蕉树上撤下两片大叶,在两片大叶的衬托下,吴邪用力把松软的泥土压实,右手捏住鼻子手指稍稍发力一捏,血液顺着手臂慢慢流出,滴答滴答,染红了灰色的泥土,锋利的鬼头刀刃上也被血液浸成红色。

后面不远处是一棵热带榕树,苍老的枝干上发出无数碧绿的枝桠,这里的热量和气温都适合植物的生长,尤其是榕树,半径在一米以上的随处可见,所以树木要比温带的高大许多,吴邪伸手一指那棵大榕树,对凌峰和龙靓说道:“上树。”

聪明的凌峰已经明白了吴邪的意图,脚上的泥浆是为了遮掩人类的气味,血液是为招引群狼,不过野狼的智慧也不容小视,狼被称之为仅仅次于人的智慧动物,它们会上当吗?吴邪没有理会凌峰和龙靓的犹疑不决,一个箭步跑到榕树下,向前一跃左脚垫在树干上,落脚后再一发力后弹,双手抓住树干一个回荡翻身跃上高处的树干,仿佛灵猿一般轻巧。

凌峰不再犹豫,一个箭步来到榕树下,以同样的姿势翻身上树,论速度技巧力度都和吴邪不相上下。龙靓一直在树下看着两个人的表演,虽然表面上是波澜不惊,但心里不由得暗暗敬佩,他不得不承认两个人的功夫绝对不在她之下!

龙靓也是成名已久的黑道杀手,怎么会轻易认输?只见她急冲向树下,“踏踏踏”一跃而起三脚就飞到榕树上部,反身一弹抓住一根藤蔓用力一荡落在凌峰身边,这一切吴邪都看在眼里,他的心里不禁微微一颤,像他的身手难遇上几个和他匹敌的,而今凌峰和龙靓都不费吹灰之力也能做到,尤其是龙靓,虽然在力量上比不上他和凌峰,但是在敏捷度和技巧上可谓发挥的完美!不过对于好胜心极强的他,有这样两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才更有挑战性!真正的战士生来就是迎接挑战的!

一棵油棕下茂密的草丛晃动几下,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探出来,长长的尖尖的嘴巴在空气中捕捉残留的气息,一股淡淡的异类的气息在空气中漂流,更多的是腐臭的泥浆的味道,它的三角尖耳警惕的捕捉着任何的蛛丝马迹。

野狼试探过后才从草丛现出身形,抖擞身上乱糟糟的蓬松皮毛,慢慢踱着步子,一双贼溜溜的眼睛仍然来回不定,确定没有危险后野狼才对着后面的草丛轻吼一声,草丛又是胡乱抖动一阵,两只体型稍小的东西一跃而出,个头比野狼要小得多,是犲狗。

野狼和犲狗平时绝对不会合作,除非是同类不在并且猎物就在跟前,它们才会不计前嫌友好合作共同猎杀难于搞定的猎物。三只嗜血野兽发狂般循着空气里的血腥味狂奔,饥饿对禽兽的诱惑永远是最大的,哪怕是以死相搏它们也在所不惜。

凌峰吴邪和龙靓趴在树干上看着野狼和犲狗的一举一动,目光中三只嗜血野兽已经靠近滴血的鬼头刀陷阱附近。泥浆的掩藏作用再好也难免残留一点人类的气味,但是饥饿的野兽顾不了那么多,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声响,那是它们在威胁对方警告它们猎物是自己的。

最后得胜的当然是野狼,它堂而皇之地舔舐刀刃上伪装的血液,两只犲狗分列两旁,虎视眈眈四下张望,即使饥饿难耐它们都不曾放弃警惕,这是嗜血野兽的本性。

“它~~没有感觉吗?”凌峰的身上不禁冒出鸡皮疙瘩,要知道血液是滴在鬼头刀的刀刃上的,野狼的舔舐等于拿刀在它的舌头上划割,无异于自杀!吴邪轻蔑地看着贪婪的野狼,心里想到它才不会理会这个,血腥味的疯狂早已麻痹了它的神经,让它失去了理智,连自己的血液和人类的血液根本就分不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野狼仍旧专心的舔舐掩藏在泥土中的血液,两只犲狗等得焦急,在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声响,警告野狼给它们留下一点食物。还在兴头上的野狼哪里理会犲狗的吼叫,抬起头瞪一眼曾经的合作者继续它的自杀式掠夺。终于,野狼的舌头差不多让锋利的鬼头刀刀刃划成梳子,一瓣瓣一条条渗出血液,它哪里会发现草甸上的血液在它的舔舐下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它舔舐的是它自己身体里流出的血液!!

“轰~~”野狼终于因为失血过多体力不支轰然倒地,插满钢丝般狼须的嘴巴张开,一条肉酱般条条缕缕的舌头流出口外。两只犲狗被突发的意外搞得晕头转向,惊恐地望向四周,可是空气里一点人类的气息也没有,更没有半点火药的影子,以它们的智商还不会理解野狼的死亡完全是贪婪所致。

藏在树上的吴邪面露得意自豪之色,看着下面死翘翘的野狼,没有花费半点力气就搞掉一个陆地上厮杀的好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