夔(kui):传说中国东海上有一座“流破山”,夔就居住在此山之上。夔的身体和头象牛,但是没有角,而且只有一条腿,浑身青黑色。据说夔放出如同日月般的光芒和雷鸣般的叫声,只要它出入水中,必定会引起暴风。在黄帝和蚩尤的战争中,黄帝捕获了夔,用它的皮制作军鼓,用它的骨头作为鼓槌,结果击打这面鼓的声响能够传遍方圆500里,使黄帝军士气大振、蚩尤军大骇。


禺疆:“禺疆”为传说中的海神、风神和瘟神,也作“禺强”、“禺京”,是黄帝之孙。海神禺疆统治北海,身体象鱼,但是有人的手足,乘坐双头龙;风神禺疆据说字“玄冥”,是颛顼的大臣,形象为人面鸟身、两耳各悬一条青蛇,脚踏两条青蛇,支配北方。据说禺疆的风能够传播瘟疫,如果遇上它刮起的西北风,将会受伤,所以西北风也被古人称为“厉风”。


祸斗:“祸斗”原本是指传说中居住在中国南部的少数民族,但是它被形容为外形象犬的妖兽,吞吃犬粪、并且喷出火焰。祸斗所到之处皆发生火灾,所以古人将它看作火灾之兆和极端不祥的象征。也有说法称祸斗吞食火,并且排出带火的粪便。

祸斗应该是在神话中被妖魔化的中国南方部落的象征。


九头鸟:原名“鬼车”,长有十个脖子、九个头,据说它的第十个头是被周公旦命令猎师射掉的。那个没有头的脖子不断地滴出血,古人宣称如果九头鸟飞过,要吹灭灯火、放狗把它赶走。有些传说宣称九头鸟的每一个头拥有一对翅膀,结果18只翅膀互相挤兑、导致全都派不上用场。另外,九头鸟也被称为“姑获鸟”,这种鸟掠食人类儿童,喜好群居。


穷奇:“穷奇”是中国传说中抑善扬恶的恶神,它的大小如牛、外形象虎、披有刺猬的毛皮、长有翅膀,穷奇的叫声象狗,靠吃人为生。据说穷奇经常飞到打架的现场,将有理的一方鼻子咬掉;如果有人犯下恶行,穷奇会捕捉野兽送给他,并且鼓励他多做坏事。古人也把那种不重心意、远君子近小人的人称为穷奇。

但是,穷奇也有为益的一面。在一种称为“大傩”的驱鬼仪式中,有十二种吞食恶鬼的猛兽,称为十二神或十二兽,穷奇就是其中之一。


共工:共工是古代传说中神农氏的后代、属于炎帝一族,身为水神,共工有人的面孔、手足和蛇的身体。在黄帝的继承人颛顼治世的时代反叛,被颛顼击败,共工怒而头撞不周山(传说中支撑世界的支柱),造成世界向东南倾斜。之后共工仍不断地作乱(代表洪水的爆发),最后被禹杀死(指治水成功)。


虚耗:虚耗是给人招来祸害的恶鬼。传说虚耗身穿红色的袍服、长有牛鼻子,一只脚穿鞋着地、另一只脚挂在腰间,腰里还插有一把铁扇子。据说唐玄宗曾经在梦中见到一个小鬼偷盗了自己地玉笛和杨贵妃的香袋,玄宗叫住小鬼,鬼自称叫“虚耗”、喜欢偷盗他人的财物,也能偷去他人的欢乐、使他变得忧郁。玄宗大怒,立即唤人,于是有一个大鬼出现将虚耗撕成两半吃掉了。

大鬼指的是钟馗。


五通神:中国传说中的五个淫魔,据说在南方作祟,曾经有“北狐南五通”的说法,五通神经常到人家中找寻美貌女子。其实,五通神也被称为五显神,是泰山之神的五个儿子。《聊斋志异》中有一些关于五通神的记述,称一名姓万的书生斩杀了其中三通,并且重伤了另一通,最后一通被金龙大王之女的丫鬟XX,最后X尽人亡。


浑沌:也作“混沌”,是古代的凶神。传说它形状肥圆、象火一样通红,长有四只翅膀、六条腿,虽然没有五官,但是却能够通晓歌舞曲乐。还有一种说法称浑沌是象狗或熊一样的动物,人类无法看见它、也无法听见它,它经常咬自己的尾巴并且傻笑;如果遇到高尚的人,浑沌便会大肆施暴;如果遇到恶人,浑沌便会听从他的指挥。

浑沌是《封神演义》中鸿钧道人的原型。


凿齿:传说中居住在中国南部沼泽地带的怪兽或巨人。凿齿长有象凿子一样的长牙,这对长牙穿透他的下巴穿出,他手中持有盾和矛。据说凿齿掠食人类,黄帝命令后羿前往讨伐,在经过激烈的搏斗后,后羿在昆仑山追上了凿齿并且将他射杀。

凿齿应该是在神话中被妖魔化的中国南方部落的象征。


三足鸟:中国古代的太阳精灵、也被看作太阳运行的使者。中国古代传说太阳中居住着三足鸟,人们敬仰太阳,三足鸟也被作为祥瑞的象征来崇拜。据说由于三足鸟一共有十只,不停地在天空中运转,导致地上遭受旱灾和灼热的煎熬。尧帝命令后羿将所有三足鸟射杀,结果后羿射落九只、留下一只,从此太阳只有一个并且在傍晚落下。

也有说法称三足鸟是服侍西王母的精灵。



猰貐 :那时中原一带猰貐的为害最烈。猰貐,有的书写作“窫窳”,是一只形状像牛,红色的身子,人的脸,马的脚,叫的声音像婴儿啼器的怪兽,常拿人来做它的粮食,给它残害的不知道有多少,只要一提起谁也会胆战心惊。因而关于猰貐的传说也就有种种:有人看见的瘈貐是人的脸,蛇的身子,也有人看见的猰貐是龙的脑袋或虎的爪子,总之都是神经过敏,自相惊疑罢了。

更有种传说,说猰貐本来是人的脸,蛇的身子,大约也是天上的诸神欴一,不知道为了甚么缘故,给一个也是人的脸、蛇的身子的贰负神和贰负神的一个名叫“危”的臣子共同谋杀死了,精魂不散,才化为龙头虎爪、牛身马足这般模样的怪兽的。至于那杀猰貐的贰负神呢,他自然也没有好的结困,天帝为了他妄杀无辜,便把他捆绑在疏属山(在现在陕西绥,德县),枷了右足,反缚了两手和头发,到汉宣帝时侯才有人把他从山上的石屋中发掘出来,头发和两手还是反缚,一只足上还带枷栲呢。

假如上面的传说可靠,那可怜的猰貐已经被杀一次,现在又碰见了羿这样的对头,真是太不幸了。

羿和猰貐战斗的经过,古书的记载简略,我们不知其详。但以羿射太阳的神勇来对付这种蠢兽,想来定也不会费多少力气的,所以不久羿就将它杀死,给人民除了一大害。


凿齿: 畴华之野有一怪物叫做“凿齿”。畴华,是南方一个水泽的名字。凿齿这东西,有说它是人,有说它是兽,推想起来,大约是兽头而人身的怪物。从它的嘴里吐出一只长约五六尺、形状像凿子的牙齿,这牙齿就是它最厉害的武器,没有人敢当它的锋芒。因此它就逞它蛮悍的性子,在这一带地方任意残害人民。那知羿却带了天帝俊给他的弓箭,毫不惧怕地前来和凿齿作战。凿齿知道羿的箭法厉害,心里慌,就拿了一面盾来保卫自己,但是羿,靠了他过人的勇敢和灵巧的射艺,没有让凿齿近得身来,就将它从盾的掩护下射杀死了。


九婴:羿是在北方的凶水之上把九婴杀死的。九婴大约是有九个脑袋的水火之怪,能够喷水也能够吐火,不知道那怪物激战了一场。那怪物虽然猛悍,究竟不是天神羿的对手,终于还是给羿射死在波涛汹涌的凶水之上了。


大风 :有一只名叫“大风”的鸷鸟在东方的青丘之泽为害人民。所谓“大风”,其实就是“大凤”,因为古时“风”和“凤”原来是一个字。凤也就是孔雀。这里讲的大风,就是一只大孔雀。古时在中原一带,是常有孔雀这种鸟的。这种鸟的特大者,性极凶悍,能伤害人畜。它的翅翼飞掠过的地方,总似乎常有大风伴随,因此它又作了风的象征,于是便传说它能够坏人们的房屋居舍。古人造字,就把“凤”字来当作“风”字用了。所以这里的大风,其实就是大凤,也就是一只大孔雀。

羿知道这种鸷鸟多力善飞,恐怕一箭射去还不能致它的死命,倘或带箭逃去,他日再出来为害人民,就反而费事了。因此羿便特地用一条青丝做成的绳,系在箭尾上,自己的身子则藏伏在林薮中,等候那鸷鸟低飞到头上时,一箭射去,果然正中鸷鸟的当胸。箭在绳上,鸷鸟不能飞逃,便被羿拖拉下来,用剑砍做了数段;替人民除了一方的大害。


修蛇:洞庭湖中,正有一条巨蟒在那里兴波作浪,渔夫被它弄翻船活吞在在肚子里的不知道有多少。靠水生活的人们可真惨苦极了。这种巨大蟒蛇,本领实在不可小视。据说曾有一巨蟒,把一头大象囫囵地吞在肚子里,消化了三年,才吐出象的骨,可以治心痛和肚子痛。

羿单独驾了一只小船,在洞庭湖的洪涛中巡行,找寻那长蛇的踪影。找了好半天,终于远远地给羿发现,那蛇正昂头,吐出饥饿的、火焰一样的舌头,掀排如山的白浪,向羿的小艇来。羿站在船头,拉开神弓,对准那蛇连射了几箭出去,是箭箭都中要害,蛇还不死,集聚余气一直窜到羿的船边,羿只得拔出剑来,和凶蛇作了一场猛烈的战斗,在滔天的白浪中,修蛇硕大的长躯,在羿飞舞的剑光下,被一段段地剁下。


獬 豸:乃古时候之神兽,依据「异物志」书中记载:「东北荒中有兽、名獬豸,一角,性忠,见人斗,则触不直者;闻人争,则咋不正者。」故其性忠直,能辨是非善恶,古代执法者,所戴的礼帽就叫「獬豸冠」,「后汉书」中亦有记载:「法冠,一曰柱后,或谓之獬豸冠。獬豸,神兽,能别曲直,楚王尝获之。故以为冠,秦灭楚,以赐执法近呈御史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