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五十二章: 毕业考核(2)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6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五十二章: 毕业考核(2)


那次公差任务,安排的是三区队全体人员为新落成的学校单身教员宿舍楼搬运并安装双人床。

区队到达距营区不远的劳动地点,列队完毕后,张区队长很快便给各班分配了任务。即:十一班和十二班负责跟二台卡车装卸和运送床架,九班和十班留在原地负责将床架向位于六楼的顶层宿舍搬运。等搬运到位后,楼上的十六个房间再由四个班每班各自负责四间分别进行安装和摆放。

这是一项简单工作。在区队长分配完任务后,各班立即开始有组织地忙碌了起来。

按照部队《内务条令》的相关规定,内务和劳动依例都应由副班长组织和安排。所以,在刘畅和王金堂二人讨论安排班里人员抬床上楼的任务分配时,故意偷懒并懒得过问此事的我和肖小军二人便蹲在一边的法国梧桐树树荫下,咽着口水看着路上经过的一位颇有几分姿色的干部家属(在部队,“家属”这个词都是泛指军人的老婆或对象),悄声说起了是男人都感兴趣的流氓话。

正当四个班人员在大楼上下干得火热、我和肖小军二人聊得起劲并浮想联翩的时候,刘畅和王金堂这二位副班长却突然气哼哼地下楼来到我俩的身边。只听到二人面红耳赤地用烟台家乡话抢着说理、各不相让。听语气,似乎都有很大的牢骚和委屈要表达。

在听完二人牢骚满腹的陈述后,我和肖小军搞明白了。原来,是这栋单身宿舍楼的上下楼道比较狭窄,都在憋着一口气争进度的二个班兄弟抬着个偌大的整体床架上楼时各不相让,于是,就出现了互相挂碰、影响、捣蛋和扯皮等问题发生。

上楼查看劳动进度的张区队长看到这种混乱情况,就不客气地把正在现场负责和相互发生争执的刘畅和王金堂这二位副班长都给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听他们二人发完一大通的牢骚之后,肖小军才晃悠悠地从地上站起身。他吐掉口中咬着的烟头,不耐烦地说道:“好了、好了,我当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呢,就这点问题你俩还处理不了?谁也不要再争再抢了,二个班一第一个床轮流向上抬不就不挤了吗!你们二个人呀,真让我没法说你们、、、”

刘畅和王金堂这二个伙计都是烟台人,肖小军又是五队所有烟台兵都很尊重的“大哥”,因为讲义气、够朋友、爱为老乡出头,所以,他在老乡中颇有权威。因此,他毫不客气地奚落起二人来。

我见肖小军的一番“高论”发表完了,也笑着站起了身,和颜悦色地对他们三人说道:“哎,‘大侠’,我看,你说的那个办法也不完全好使。你我都知道,我们二个班的这帮家伙就喜欢没事找事地瞎操蛋,像这样乱哄哄地抬到半道时,快了慢了的又挤在一起,他们相互之间还是会磕磕碰碰地自找麻烦的。”

我故意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说:“依我看,还是这样分配比较好。从楼下到顶楼不是一共六层楼吗,那好办,就一个班抬一半。刘畅,我们先发扬一下风格,让十班的兄弟休息一会、抽根烟再看看美女,你先带九班的兄弟上,把床架都抬到三楼后,再由十班兄弟接着从三楼抬到六楼不就完了吗。”

他们三个人都认为我提出的这个建议是当前最好的办法,于是,刘畅回到楼梯口去指挥九班的兄弟先行动手向三楼搬床,王金堂刚遣散了围拢在楼道口的十班兄弟,让他们各自寻找凉快的所在暂时休息。他自己则不客气地从田小光裤兜里翻出一盒硬壳的“万宝路”香烟,抽出了一根躲到一旁偷偷抽了起来。

我正要和肖小军重新蹲回路边的树荫下继续胡扯瞎聊,这时候,批评过刘畅、王金堂二人又在楼上各处转了一圈的张区队长走下楼来。于是,站在远处的他大声招呼我随他回队里去。

、、、

一个多小时后,当我同张超讨论完事情只身返回到单身宿舍楼位于三楼的劳动现场时,看见九班的兄弟们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向三楼搬运床架的任务,已经开始在六楼组装床架了。

但是,让我感到十分奇怪的是,上了三楼后,我却看到这里的走道里堆积了很多的床架。又看到十班的一群伙计也正在汗流浃背地将床架向六楼上转运。于是,我便开始纳了闷,不对呀,十班没有人在偷懒呀。那他们今天的劳动效率怎么会这么差呢?这不是“肖大侠”所带队伍的一贯作风呀!

将细脖子伸到走道外,手心里扣着个烟头正在楼梯一角偷偷抽烟的赵立君看到我的身形出现在楼道口,便眼神狡诈地瞅了我二眼。他靠到我近前,脸上浮现出无限的快意,背对着十班正在抬床的几个伙计冲我翘起了大拇指,低声说道:“老李,高!嘿嘿、、、你真高、实在是高呀!”

“你说什么呢?莫名其妙的,什么高不高、低不低的,瞎扯淡,快上楼去干活!哎,别再抽烟了啊,区队长马上就要过来检查。”我毫不避嫌地大声冲赵立君嚷道。

这时,我的确未能理解他所说这番话究竟有着什么特殊含意,也真不知道自己在无意之间做出了一件损人利己的事情,还以为鬼怪精灵的赵立君又想搞什么花花名堂或乘机拍我马屁。

正在这时,满头大汗、袖管挽得老高的肖小军从楼上气喘吁吁地走了下来,在他气哼哼的身后还跟着那位一脸哭丧相的十班副班长——王金堂。

肖小军一抬头看见了走道里的我,马上高声大叫了起来:“**!老李,你这X人可算来了,我正要回队里去找你呢。你出的是什么JB馊主意呀?这次,你可把我们十班的兄弟都给坑苦了,你小子啊,对我们玩这事,可太不仗义了你!”

我一点都不明白他所说此话究竟是何意思?于是,便一脸无辜、神情迷惑地看着他和王金堂,又不解地扭头望了望身旁正在低头偷偷暗笑的刘畅和赵立君二人一眼。

“老李,你JB还装什么蒜,你刚才就是故意使坏、折腾我们十班人的是不是?还说什么:‘你们九班负责一到三楼,我们十班负责三到六楼’。结果,我带着一帮兄弟‘傻B’乎乎地干了半天才明白,一楼到三楼是二层,三楼到六楼是三层。你说你这不是故意坑我们又是什么?老李,你小子这样做事,可太不厚道了啊!”

说了这半天,到这时我才终于明白过来了赵立君刚才对我说出的那番“小话”的真正意思,也清楚了肖小军的十班众人为什么虽个个累得是气喘如狗却仍事倍功半的原因。天地良心!这件事情纯属无意间的巧合,我还真不是故意如此来安排的。

看看面前如吹猪一样撅着嘴还在生气的肖小军和王金堂二人,再看看身边幸灾乐祸、一脸坏笑的刘畅和赵立君等人,我知道,现在再如何解释,他们也不会有人相信我说的话了、、、

晚上全队点名时,我极力促成了周队长在总结时对十班全体人员的重点表扬。

人员在队部解散之后,队伍跑步回到楼下走道中。面对留在走道里等着我讨说法、仍是余气未消的肖小军,我又诚恳地允诺道:“老肖,还在生气吗?看你那点X出息。要不,这样吧,礼拜天外出时,我和刘畅在沧口‘岛城’饭馆里请你和你那‘狗腿子’喝一盅。”

以上这事只是在劳动过程中发生的一个小插曲。也就是那天下午在单身教员宿舍楼六楼分班装床的过程中,我还机缘巧合地认识了一位刚从B市二机校调动过来的“半个”老乡——古教员。

说这位古老兄是我们“半个” B市老乡,并不是简单的因为他是从B市二机校合并后转过来青岛这个肤浅的原因,而真正的理由是因为该同志是我们B市人的女婿。

古教员是刚搬完个人物品正在整理分配给他的房间时,偶然听到了门外正在搬床的我和葛秋生之间那B市口音的对话,从而确定我俩是从B市应征入伍的新学员,也因此表现出对我俩非同一般的亲近感。

在同他闲聊的过程中,我了解到,古教员爱人父母在B市的家,就住在离我家不太远的“万人宿舍”。此外,我还惊喜地了解到:他是飞机发动机教研室的一位教员。

在谈到马上将要面临、又让我感到格外头痛的外场实习科目准备毕业迎考一事时,古教员拍着胸脯向我打着包票:“小老乡,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情包在我老古身上了。别的牛不敢吹,如果到时候抽到你考‘拆装发动机燃烧室’这个科目,我保证你能得满分5分!”

利用在教室上晚自习的时间,我假借帮教研室整理教具为名,就在区队人员都在教室中认真复习的当口,我把九班全体带到了发动机教研室。我们在那位“半个” B市老乡——古教员的指导下,利用教研室里那台高大的涡喷5-甲发动机实体模型,花了整整二个晚上的自习时间,全班人员系数进行了多次拆装发动机燃烧室的操作练习,直到大伙最后全都熟练掌握了这个科目。

进入七月的第一周,我们迎来了“85级”学兵的专业课毕业考核。

《发动机原理》和《飞机构造》这二门专业课程的理论笔试,依例是在位于教学大楼中的专业教室内严格监考下进行的。

因为平时学习认真,课后及时理解消化,后期又系统复习,所以,面对雷霆森严的监考阵势,我轻松畅快、如若无人地运笔行走于试卷之中、、、

考试结束之后,我很有信心的相信:自己这二门功课的成绩都会在95分以上。

在完成了《发动机原理》和《飞机构造》二门功课的理论笔试之后,紧接着,就是我最担心的《外场实习》科目的外场上机实做考核。

清早,五队三个区队迎着东方升起的万道霞光,步伐整齐、精神抖擞地来到了位于“独立六团”机场内的机务队外场停机坪上,准备进行最后一门外场实习课程的考核。

之所以安排在早课时间就开始考核,一是因为,三个同时考试的“轰五”机械专业区队的人数众多,时间上需要安排得宽松一点。第二个原因,时值初夏,艳阳高照下的外场,可能随时都会导致学员中暑现象的发生。为此,除了时间上的安排和考虑之外,卫生队特别安排了一位军医带着那位男卫生兵田亮来到了外场,随时准备对学员兄弟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实施“救死扶伤”。

虽然只是员班队外场实习的实作考核,但学校相关部门还是予以了高度重视,训练部竟派来了一位副部长现场监督巡查。此举,不仅是为了监察实习考核的程序是否认真完善,同时,也是为了重点检查在考核过程中是否按照《外场实习安全规程》进行各项工作。毕竟,外场实习过程中安全始终为第一要素嘛!

在经过一番认真且按部就班的组织、安排、动员、要求和对《外场实习安全规程》的重申之后,考核开始进行科目抽签。

为了确保本次考核正常有序的进行,根据考核计划,五队“轰五”专业三个区队的考核亦同步开始。每个区队37人、共计111名学员,也就意味着在五个考核项目中,各会有22人抽中并进行同一科目的考核。

作为三区队序列第一的九班长,我是本区队第一个上前抽签的。怀着背水一战的“壮烈”决心,我上前抽出了自己的考核试题和序号——“拆装发动机燃烧室”,排序第19号。

当前抽中的这个结果,意味着我要直面起初最担心、后期又开过小灶、当前可以说是胜券在握的“拆装发动机燃烧室”这个科目。而19号的序号,也等于是告诉我,我的考核时间将会在中午饭后才能轮上。

九班的众人中,抽中在第一组进行考核的就有赵立君。他抽中的考试科目是“飞行前五项检查”。而这个科目恰恰是他的最弱项。

随着第一批五个组、每组各四人跑步进入外场奔向 “轰五”飞机开始操作,外场考核就此拉开了帷幕。除第二组参考人员准备随时待命外,其他人都离开了温度渐高的大停机坪,进入到大休息室中休息待命。

考核开始后不久,正当我和三区队一帮兄弟呆在休息室里漫天乱侃的时候,张区队长来到了休息室。

他吩咐我安排几个三区队考核序号稍后的人员去外场停机坪北侧的围栏处临时执勤并维持秩序,严禁摩托车随意在北侧停机坪上斜穿通行,以确保考场安静,维护考核的正常进行。

因为航校机务队的外场停机坪地处独立六团那广阔机场的西南部,正处于机场边缘的一处通道边,加上停机坪铺就的水泥地面较之机场上的沙土地更易通行,因此,一些骑摩托车和自行车的地方老百姓就喜欢斜穿过屡招破坏的围栏,在停有歼击机的停机坪一角穿行通过。

针对这种有可能给实习飞机带来危险和安全隐患的情况,机务队在多次劝阻、拦截和处罚无果的情况下,平日里,也只好就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今天是事关紧要的员班学员毕业考试,又有校部的领导在场,自然不能再允许这些地方老百姓横冲直撞地随便造次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