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兵的铁血生涯 正文 魔鬼的培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4.html


坐在车上的时候我们都在想会是什么样的培训?我们在侦察连的时候也有过几次极限训练,一天下来想死的心都有,在车上听一个班长说“特种部队的训练就是让你有想死的心,但是没有去死的力气。”我们听完后都咽了一口气,既期待又害怕,毕竟我们当兵才两年多,接触的训练还不是很多。

到地方后,一个带领我们的班长组织我们下车站好队,在站队的过程中我打量了一下这个训练基地,这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地方,中间是我们的训练场所,很大,没有固定的跑道和什么障碍训练场等,就是一大片空地,目测的周长能有1000米左右。

“欢迎大家来到这个培训基地,我是你们这次培训的总教官黄天仁,在这里你们会接受到不一样的训练,而且在这里没有严肃的训练,我相信你们会喜欢上这里的训练的,哈哈哈,废话不说了,这次来参加训练的有男兵也有女兵,有老兵也有新兵,”

黄教官的表情由最开始的笑脸变得严肃后大声的说“但是在我们这里你们就只有一个名字——新兵,在这里没有级别,只有教官和被训学员。现在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你们的各个项目的教官。”

他指着一位个子不算太高的人说“这位是教你们射击的教官——刘**,他会教你们使用各种武器,在这里你们会见到各国的先进武器并且学会它。”

黄教官又指着另一位体格很小的人说“这位是教你们格斗和一击必杀的教官——王建成,他是全国格斗冠军。还有这位。”他又指着一位看上去有点老的人说“这位是你们的武术教官——高峰,他是全国古武术教练。所以在这里不只要学现代武术,也要学中国的古武术。”……

黄教官介绍完各种教官后对我们说“你们会在这里训练6个月,而今天是你们前三个月唯一的一天休息时间,而每天你们的睡眠将不足四个小时,所以今天你们就好好休息过了十二点就是明天,我就不敢保证你们的训练时间了,在训练期间,你们可以自己要求退出,也会因为你们身体的原因被淘汰,每次训练你们都要全副武装。要说的就这么多,解散。”

我们真的被黄教官震撼到了,老四蒋采萱说“每天不足四个小时的睡眠怎么受得了啊!什么训练都要全副武装,那障碍怎么办啊?”

我很认真地看着老四说“老四啊,你难道没听过既来之则安之么?况且女生的适应力和耐力与男生没有差距的,在某些方面女生比男生要强很多的,别忘了我们可答应过连长要最后一个回去的。”

老四一脸崇拜的表情看着我说“老大,你那理论谁说的啊?女生真的比男生强啊?”

我仍一脸严肃地说“理论是专家说的,而证明这个理论的试验品就是我们。”

老二她们都围到我身边问是哪个专家,我告诉她们“那个专家姓田,名宇阳,现在请问你们愿不愿意当这个专家的实验品呢?”

“老大,我们绝对追随你。”我们闹着回了宿舍,收拾收拾准备休息,可是当我们躺在床上的时候又睡不着,看着棚顶想象着这的生活。

嘀嘀嘀“集合”

我们感觉刚睡着就集合了,起来看看表,真的是刚睡着,黄教官没有骗我们真的是过了十二点就是明天。我们快速的穿上作训服收拾好背包跑出去集合,参训人员陆续的出来了,我们在黑夜里站好队伍,等着教官说话。

黄教官很生气的大喊“你们是不是在里面吃了顿饭之后出来的,知不知道你们有多慢啊?最后一个居然用了七分钟,我们这做饭的都比你们快,就这个速度还是每个连队的精英,你们还是回去吧,别在这丢人了。现在你们全副武装去训练场跑十公里。”

“教官,我是第一个出来的,为什么我也要受罚?”队伍里一个很高的男生问教官。

教官看着那个男生说”你要么现在去跑十五公里,要么退出,马上。”

那个男生很不服气,但是他还是跟着我们去跑圈,我们迷迷糊糊的跑了十公里,跑完回来后教官跟我们说“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如果以后你们还出来那么慢的话就不只是十公里那么简单了,回去睡觉吧!早上五点集合开始训练。”

我们看了看表,已经四点了,只有一个小时休息时间了,我们都不想再说话了,现在只想睡觉……。

第二天早上起来集合我们用了五分钟,可还是被罚了,又跑了十公里,黄教官告诉我们如果不想被罚的话,三分钟是我们的集合时间,第一天的训练安排是上午射击训练,中午休息30分钟,下午格斗训练,休息30分钟后晚上是体能训练,晚上睡觉的时间有时候是间断的4个小时,就是训练一个小时休息一个小时,也有时候是连续休息4个小时后再训练。每天都是射击、格斗、武术、障碍和心理等训练。

有一个学员每天早上都是他最慢出来,这天早上吹完集合哨后过了四分钟那个学员才出来,不过这对他来说已经很快了,可是黄教官对他说“96号季风,你可以回原部队了,不用再在这受苦了,今天早操你不用再跑了,天亮后会有人送你回去的。”

那个96号学员,低着头准备回去。我向前一步“报告。”教官看了我一眼说“讲”

“教官,他的训练各项都合格,出来的慢可以练啊,为什么要赶他走,他是一个合格的兵。”我很不服气地说。

“出来慢可以练,那训练不合格也可以练,那还要培训选拔有什么用,都回原部队练不就行了,还来这干什么。这就是我们这的制度,你不服气可以回去,季风,你服不服气?”

“报告教官,我服气,我出来得慢,大家总是因为我受罚,对不起。我先走了,请你们坚持下去。”季风说完向我们敬了一个军礼后转身回了宿舍。

我还站在那里不服气的看着黄教官,黄教官看着我说“48号,现在要么去跑十五公里要么和96号一样退出。”我看着教官,我在心里发誓,我一定要最后一个离开这,让他知道我们这些兵不是好惹的。

这天早上其他学员都训练结束后,我还在跑剩下的五公里,我的四个姐妹没有回去,她们陪着我跑完了剩下的五公里,当我们回宿舍的后,每个人像洗了一遍澡似的,我笑他们“你们傻啊,教官罚的是我又不是你们你们跟我跑什么啊。”

“老大,我们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在操场上呼吸新鲜空气啊,那么好的空气我们当然要出去吸点了,别忘了我们有福同享啊。”

我知道她们这么说是不想让我觉得不好意思,这就是姐妹,我在心里对她们说谢谢。

那个季风是我们这里第一个走的,他走的时候黄教官在他背后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并对他身边的教我们体能的陈教官,“好兵能认识到自己的兵就是好兵,可惜了,还有那个48号,叫田宇阳的那个,是个有血性的兵,很有集体感啊,哈哈哈,好好培养一下,还有那几个陪她一起的人,对她们要格外照顾一下,哈哈哈。”当然这些我们都不知道。

这天我们训练完小五宋阳也就是52号靠在我身上说“老大,你觉不觉得我们这几天比前几天累啊,这几天怎么这些教官就像看我们不顺眼似的,往死里整我们啊,尤其那个陈教官,一个动作不合格就全部从来而且就盯着我们看,老大他是不是嫉妒我们身材好啊?”

我看着老五说“就你那身材也配让人家嫉妒,不过我也感觉出来了,这几天往死里整我们五个,昨天那个11号的动作明显不合格,他就像没看见似的,我动作合格了他也说我不合格,让我重做,我都快急了,要不是当时已经麻木了,我就跟他急了,哼。”

老二看着我说“老大,别吹了,你是害怕黄世仁再让你跑十五公里,哈哈哈。”

“老二,自己知道就行干嘛要拆穿我。”在我们说闹过程中这个休息就算结束了,我们私下管黄教官叫黄世仁,我觉得我们就是杨白劳。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淘汰和退出的人也越来越多,转眼一个月就过去了。

这天黄教官站在训练场上说“一个月的初训已经结束了,你们之中每个人擅长什么我们都已经掌握了,接下来的三个月会对你们进行专项培训,但是体能和基础训练还是照旧。下面分组,第一小组是狙击小组,第二小组是爆破小组,第三小组是综和战斗组,……

我和老五被分到了第一小组狙击小组,老四被分到了爆破小组,她常年在山上,用她的话说是‘山上的一草一木我都认识’,老二和老三被分到了第三小组,我们暂时的分开了,,原来这四周不全是山,山中有好几个训练基地,我们被车拉到了不同的地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