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崇祯没有裁撤驿卒,那么西北的农民叛乱就有时间有能力平定,而计划“安内之后攘外”也可以从容实施,至少,崇祯不会被李自成逼得上吊。如果我们反推一下,就不难看出其中的一条因果链:明朝灭亡—李自成进北京——李自成失业——朝廷裁撤驿卒——刘懋上疏——毛羽健的报告——悍妇温氏捉奸。





明王朝的灭亡似乎没话可说了,让人来劲的是,它竟然是和一个叫毛羽健的中低级官员床上那点事联系在一起的,他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动作,使得李自成投入乱民之中,最终灭了明朝。可促成毛羽健这个举动的,却是他那河东狮吼的老婆温氏。读《历史的拐点》发现,毛羽健1628年考中进士,由知县升为御史,调入京城,于是养了二奶。没想到,一天老婆突然从老家杀到京城来捉奸,二奶被她打个半死,老公也被罚跪一天一夜。他忽然明白了,老婆是靠什么才这么快赶来的,于是他恨驿递,便上疏崇祯皇帝,废除驿递制度。但崇祯怕违背祖制,没有批。





驿递原本只为递送使客,飞报军情,转运军需物资,可历经百年,名存实亡,驿递成了大小官员享受外出旅游的一种免费服务。这个公开的秘密只有崇祯皇帝不知道。毛羽健的确看到了其中的弊端。他有个亲戚刘懋在刑部当官,刘懋很欣赏毛羽健这个愤青,认为他说的有道理,便再次向皇上建议裁驿,理由是,如果将裁掉的驿卒的工资用在对付满洲人身上,实在是两全其美之计。





正在为财政伤脑筋的崇祯,听了正中下怀,立马裁驿。刘懋为崇祯节省了银子,可成千上万的驿卒失业后加入了造反大军,这里面就出了个英雄李自成。





历史有时候真是系于一念之间。





于是,崇祯面临内忧外患的双重夹击:内忧是烽火连天的李自成暴动,外患是东北崛起的满洲清军。就像一头驴面对左右两只狼,它对付左边那只狼时,右边的狼就咬它,待它去防守右边那只狼时,左边的狼又咬它。驴气得死去活来,精疲力尽后倒在了地上,成了狼的口中之物。





崇祯就是那头驴,蠢得也像头驴。在对内方面,他先派出杨鹤为陕西三边总督,可由于要拿出对付多尔衮的军费,他又听从了毛羽健和刘懋的建议,裁撤驿卒,这等于把杨鹤快要消灭的造反大军又给激活了。杨鹤被拿下后,他又让洪承畴去镇压已经成气候的造反大军,可满洲人兵临城下时,他又撤回了洪承畴。顾得了屁股顾不了头。





一方面他不肯跟满洲人议和,腾出手来专心对付李自成;另一方面,他派出去对付李自成的人又总被他应付多尔衮而调回。于是明末历史上著名的人物杨嗣昌、左良玉、洪承畴等纷纷在帝国的西北部登场,可不久要么死在战场上,要么就被调回东北。崇祯不想先给其中一只狼半个大腿,把另一只狼踢死后,回过头来再收拾正吃着腿的那只狼。因为他非常多疑,加之朝堂如火如荼的党争,使得他对任何人都不敢放心,在这种老板手下干活,不能不动用心思防备他。否则千古奇冤的袁崇焕就是下场。





假如崇祯没有裁撤驿卒,那么西北的农民叛乱就有时间有能力平定,而计划“安内之后攘外”也可以从容实施,至少,崇祯不会被李自成逼得上吊。如果我们反推一下,就不难看出其中的一条因果链:明朝灭亡—李自成进北京——李自成失业——朝廷裁撤驿卒——刘懋上疏——毛羽健的报告——悍妇温氏捉奸。





典型的“蝴蝶效应”!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美国德克萨斯州引起一场龙卷风。毛羽健的老婆捉奸虽然是个偶然事件,但它碰巧发生在明王朝风雨飘摇的混沌时期,则引发了显著的连锁反应。历史竟被这样一次风月琐事给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