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将 正文 第六章 先一步脱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5.html


西门慢慢的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又置身于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使劲甩甩脑袋,回想起昏迷前似乎被鬼子赶到一处野地,然后就和其他人莫名的浑身不舒服,接着就昏了过去。西门想要爬起来才发现自己的手臂上还插着着吊針,液体正滴滴答答的注入自己的体内腿上和腹部的伤不知什么时候也被处理过了。听到有动静,赵武夫从消毒布围成的隔离间外走了进来,笑着说,“你醒了,雨蝶真是个粗心地家伙,对你感染的鼠疫病菌做了处理就匆匆回家去了,还好我单身一人待着这里和呆在宿舍一个样,今天又是我休息,就留下来照看你了。结果才留意到你腿上和腹部的伤,搞得我一个人既要当医生又要当护士,忙了近三个小时才处理完你的伤口。你还真是命大,两处伤一没伤到动脉二没伤到脏器,要不然我一个人还真搞不定!本来还有些担心,怕你长时间醒不过来,虽然解剖间所在这个小院平时很少来人,这个地下仓库更是人迹罕至,但是时间长了总是有风险,到时不死不活可就难办了。呵呵。”赵武夫不知是不是见到自己亲手救活了一个本来都已经死在土里的人而心情超愉悦,话也多了,笑声都比和黄雨蝶在一起时爽朗了很多。西门因他出现而骤然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开口问道,“是你救了我?”赵武夫笑笑说,“不全是,主意是黄雨蝶出的,我是帮了把手。你是干什么的?怎么会落到日本人手里被拿去做实验?”西门有点犹豫该不该说实话,思索再三,开口撒慌道,“我叫西兵,是来上海投亲的山西人,在车站被卷进兵乱中给抓了起来,唉,命苦倒霉啊!”赵武夫同情的看着他说,“现在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咱中国人在自己的地方都得看鬼子的脸色,能活下来就算上辈子积德啦。你也别多想,现在这里好好养伤,反正我单身一个,平时也没啥事,倒可以帮你照看一下伤势,早点恢复了好去找你的亲戚。”西门感激的点点头。不管咋说,自己能捡回一条命还真的感谢这位同胞。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赵武夫就让西门休息,毕竟伤势虽然不致命但也不轻,还被鼠疫病菌感染过,充足的休息必须要保证。

第二天听说西门一兵醒过来的黄雨蝶偷偷溜过来看他,随身还给他带了不少吃的。见西门的精神很不错,黄雨蝶非常惊讶。她若有所思的问西门,“你以前有没有得过什么大病啊?”对自己的这位救命恩人,西门从内心对她有些敬佩。在日本人的枪口下敢和鬼子作对,这才是中国人。听到她这样问自己,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仔细回忆起来,还半天才不太肯定的说,“好像小时候出过天花,命大没死了,怎么了?”黄雨蝶一拍手说,“这就对了!这就是你能在那么高浓度的鼠疫病毒中存活下来的原因,因为你的体内有天花的抗体,而鼠疫病菌和天花病毒非常相似,导致你的免疫系统迅速反应将其杀死,你才侥幸活下来。”说完兴奋的转了两圈,看得赵武夫眼都直了。黄雨蝶好像又想起什么似的,认真的对西门一兵说,“这样吧,你让我抽两百CC的血做研究好不好,就当是你报答我的救命知恩啦。嘻嘻。”赵武夫脸上的颜色一下了就变了,阻拦到。“雨蝶你疯了,小西现在的情况被你抽那么多血能受的了吗?”黄雨蝶一愣反应上来,满脸愧疚的说,“哎呀,是我太兴奋疏忽了,呵呵,不过等你好了我可是一定要抽的,记得你欠我两百CC血哦。”西门一咧嘴,人情债欠不得啊!赵武夫想起什么,拉过黄雨蝶问,“小西的事情你没有告诉伯父吧?”黄雨蝶脱口而出,“昨天含含乎乎的对他提了一下,他也没在意听,我打算过几天再和他说说,这次让小西出面证明他的遭遇,一定能说服我爸,只要他肯帮忙我们就能通过汪总统和日本人交涉,阻止他们用咱们的同胞做细菌试验,说不定还能逼他们停止这种研究。哈哈,到时我可就是民国历史上的女英雄了。嘻嘻。”黄雨蝶被自己感动的激动不已,完全陶醉在她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浑然不觉赵武夫哭笑不得的表情。等她好不容易安静下来,赵武夫开口说道,“你在告诉伯父之前能不能事先和我打个招呼?”黄雨蝶有些奇怪,问道,“为什么?”不等赵武夫回答,又说道,“算了,看在这事你出了不少力的份上,我会提前和你打招呼的,毕竟到时你要和我一起去见汪总统的。”赵武夫苦笑不语。

西门见两个人在一边嘀嘀咕咕,也不太好问,就只能闭目休息。两个人过来又给西门检查了一下伤势恢复的情况,嘱咐了他一些要注意的事项就告辞离开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过去了半月。西门在黄雨蝶和赵武夫的照顾下已经能够下床活动了,只是还不能过分用力,以防止撕裂伤口。这天赵武夫给西门换完药后对他说,“明天一早我送你离开这里,雨蝶打算明天和她父亲黄子奇说鬼子用中国老百姓搞细菌实验的事情,她以为是鬼子瞒着南京政府偷偷在干这事,以为只要汪总统能出面阻止,日本人就不敢在胡来。唉,太单纯了!整个南京政府都是看日本人的脸色做事,哪敢过问鬼子的事情啊,弄得不好这次雨蝶会惹祸上身的。希望黄伯父能劝住她,不过你不能在待在这里了,黄伯父一旦知道有你这个隐患在这儿,很可能会除掉你以免给黄家惹来祸事。”听完赵武夫的话,西门惊出一身冷汗,自己一直没有询问两位恩人的背景,怕太唐突不礼貌。现在得知黄雨蝶的父亲原来是汪伪政府的高官,不由暗自心惊。要不是赵武夫提醒自己,自己很可能重新落到日伪手中,那还不如当初死在旷野里干净。当下谢过赵武夫,两人约好第二天离开的时间,赵武夫就先行离去。

西门在赵武夫离开后越想越心惊,决定立刻动身离开。他找来一件旧大褂套在外面,收好赵武夫给他预先备好的消炎药,偷偷溜到上面,见周围没人低着头匆匆往不远处的医院后门走去。西门刚离开,几个身穿总统府警卫服装的人就急匆匆的直奔西门养伤的地下室而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