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


焦妍凤应了一声,只听房门大开,走进来一个穿着锦衣华服的老者,相貌极其普通,而且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商人的精明,根本就看不出一点江湖人的那种特有的豪气。张云龙等人若不是事先知道他是毒龙教四大分坛之一的坛主,就算想破脑袋也不会看出他是一个江湖中人。

老者进门后先是拂袖向焦妍凤作了一个揖,客气的道:“雷远见过小姐!”

焦妍凤急忙探身相迎,微笑着说道:“雷爷爷,您是长辈,怎么跟我客气上了,我一个做小辈应该给您见礼才对。”

雷远露出慈祥的笑容,道:“您是教主的孙女,你我身份不同,雷远怎敢乱了礼数。”

焦妍凤摇摇头,道:“雷爷爷,您就是规矩太多了!”

“没有规矩不能方圆嘛!”说到这里雷远看见张云龙等人,又转头向焦妍凤问道:“小姐,敢问这三位朋友是?”

焦妍凤歉意的笑笑,道:“看我,忘记给雷爷爷介绍了。”说到这里焦妍凤指着雷远向张云龙等人介绍道:“这位是我们毒龙教的惊雷坛坛主,雷远爷爷,他可是和我爷爷是同一辈人,做了二十几年的坛主喽!”又转头对雷远说道:“他们分别是张云龙、叶建平、柳三娘,都是孙女在江湖上结交的好朋友。”

张云龙等人急忙上前一步,拱手客气的道:“晚辈见过雷老前辈!”

雷远呵呵一笑,道:“什么前辈后辈的,你们既然是小姐的好朋友,就是我们毒龙教的贵客。”说到这里雷远突然想起什么,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神情看着张云龙,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小伙子,你就是最近江湖上疯传的烈阳金刀的主人张云龙?”

张云龙尴尬一笑,道:“说来惭愧,晚辈正是那个张云龙,不过现在已经不是金刀的主人了。”

雷远疑惑的看了看张云龙,又转头瞧了瞧焦妍凤,问道:“此话怎讲?”

焦妍凤轻咳一声,道:“雷爷爷,我这次来您这里就是有一件关于金刀的事要请您帮忙的。”

雷远更是不解,道:“小姐有什么吩咐请直说,我老头子定当全力办到。”

焦妍凤先是看了一眼张云龙,得到张云龙的点头应允后她才将丢失金刀的事情对雷远详细的说了一遍,并说明了来意。

雷远听后沉思了半晌,才抬头说道:“甄永辉和甄大娘这两个人很少以真面目示人,想要找到他们就相当于大海捞针一般。”

张云龙和焦妍凤对望一眼,脸上都露出了焦急之色,焦妍凤不甘心的追问道:“雷爷爷,那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雷远想了想,道:“其实想找到他们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这件事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

没等雷远把话说完,焦急的张云龙插口道:“雷老前辈,您这话是怎么讲?”

雷远看向张云龙,道:“据我所知甄大娘和两个人有些关系,如果你能得到他们的帮助,我想定可以找到金刀的下落?”

张云龙和焦妍凤听到这话,脸上的愁云都消散了不少,焦妍凤埋怨道:“雷爷爷,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啊!”

雷远摇头苦笑,道:“你们老是插嘴,我想说也得有机会不是嘛!”

焦妍凤俏脸尴尬的布上一朵红霞,不再做声。

雷远继续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甄大娘和鬼医李天生本是同门,他们两个都是药王孙思邈的亲传弟子,而且两人的关系也非同一般,我想你们如果能找到李天生,定能有甄大娘的下落,找到金刀也就不会是什么难事了。”

张云龙和焦妍凤同时露出的欣慰的笑容,如果让他们找别人也许有些难度,但是要是找鬼医前辈那真是谈不上难度。

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叶建平突然开口问道:“雷老,您刚才不是说两个人吗?那另外一个人是谁?”

张云龙和焦妍凤听到这里,也都平静了一下情绪,等着雷远的回答。

雷远笑着道:“另外一个就很难找到了,甚至这个人已经作古多年了。”

“哦?”张云龙四人都是轻声探问

雷远接着道:“普化存这个人估计你们也没听说道,这个人如果现在还活着应该也有九十多岁了。”

张云龙和焦妍凤同时吃惊的问道:“您说什么?!!”

这次反倒雷远有些迷糊了,不明白张云龙和焦妍凤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张云龙虽然看着焦妍凤,可是说起话来又像是在自言自语,道:“醉老竟然会和甄大娘有关系?”

焦妍凤看向雷远,问道:“雷爷爷,醉老和甄大娘有什么关系啊?”

雷远并没有回答焦妍凤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们认识普化存?这个老家伙竟然还没有死?”

焦妍凤点点头,道:“我和龙哥前些日子还见过醉老,他身体还很结实。”

“哦”雷远似有所悟的点点头,继续道:“普化存是甄大娘的救命恩人,当年若不是普化存救过甄大娘两次,甄大娘恐怕也早在五十多年前的一次通天大案中被乱刃分尸了,所以如果要是普化存放出消息想找甄大娘,甄大娘定会自己现身的。”

张云龙叹息道:“醉老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想找他又谈何容易!相对来说,还是鬼医老前辈好找一些,最起码我们现在知道鬼医会在哪里出现。”

焦妍凤重重的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说到这里焦妍凤又转头对雷远说到:“雷爷爷,多谢您的提醒,这次真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雷远微笑道:“我也只是将知道的东西讲出来而已,能不能真的帮得上你们,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突然焦妍凤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雷爷爷,这些年您见过幽冥圣域的人吗?”

雷远笑着摇摇头,很随意的说道:“小姐竟然还听说过幽冥圣域呐!那些人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被歼……”可是话刚说到这里,雷远才意识到焦妍凤的话中有话,眼中射出精光,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为什么有此一问啊?”

焦妍凤笑着说道:“也没什么,我记得曾经听爷爷说过雷爷爷您的叔父当年就是幽冥圣域的八大鬼君之一,所以就随便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