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之侠客末路 正文 锦绣织物

木庸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83.html


与楚成鼎打斗中的另一人,眼睛见同伴转眼之间便人龟殊途。不禁愣在当地。赵岳飞到身边一拳打去,那人才猛地想起伸手格挡。此时格挡,已然有些迟了,就见赵岳一拳打在那人胸口,就见空中血雾弥漫,随着那人身子下落。原来赵岳那一拳内力太强,重逾千钧,一拳将那人心肺震烈,鲜血从那人口中喷出,众人才见那漫天血雾。

六人之中,一人被绑在地。其余五人中有一人早已脑浆逬裂,死于雪窟之中。一人被山丘用竹竿贯胸而出,死在雪地。一人被楚成鼎一脚踏中后背,狂喷鲜血后倒地,不知生死。跌撞在大树之人,卧在树下,尚不知生死。被赵岳打中之人空中跌落,尚不知生死,只怕此时性命不保。魏杰,李伏虎,姜清都向那几人走去。发现那几人都已死去。几人抬着被绑之人走入大帐。山丘,赵岳,楚成鼎都向大帐走进。大帐极其简陋,只在大寨中央摆了几把椅子。山丘等人坐定,几位寨主将那被绑之人用力往地上一摔,只听那人“哎呀”一声,便没了气息。

山丘忙命喽啰将雪铲进,起身朝那人走去。弯下身去,抓起雪来,反复在那人脸上揉搓。不多时,那人醒转,将头扭在一边。山丘问道:“你是何人?”声音虽是低沉,却透出令人胆怯的威严。那人扭过头来,看了山丘一眼,又将头扭去。山丘见那人不答,返到帐中。

刚刚坐下,却见赵岳从怀中掏出一物。那物甚是光艳柔软,看似丝绸织物。众寨主看那织物,均思,此物光艳柔软,在阳光照耀之下微微泛着红光,看来并非民间之物。却不知此六人是何等身份。众寨主正在狐疑,却见赵岳已将那织物打开,里面织物更是华丽,却是变了颜色。赵岳拿着那物仔细观看,就见那织物甚是华丽,却不见那织物有何异常。赵岳甚是奇怪,“咦”了一声。山丘见赵岳手那织物反复观看,却是疑惑不定。连忙问道:“老伯,此物有何异常?”赵岳将织物递于山丘,说道:“贤侄,请看。”山丘接过那物,仔细端祥。反复端看了半天,无甚端倪可寻。山丘又将那织物递与楚成鼎。楚成鼎端看半天,也未发现异常。这时唐泰走进大帐,楚成鼎忙将织物递于唐泰说道:“唐寨主,且看此物有何异常?”唐泰接过织物忙问:“老伯此物从何而来?”楚成鼎就把刚才发生的一幕祥细地与唐泰描述了一便。楚成鼎未见赵岳从死丘身上掏出织物,便说道:“具体此物从何而来,一问老伯便知,我却未曾亲见。”唐泰问道:“老伯此物是如何得来?”赵岳说道:“与我打斗之人头撞岩石死去,我将他翻过身来,却见那人袍内藏有此物,姑且掏来。我心甚奇,疑心此物内藏有秘密,反复观看。看了一阵,竟看不出端倪。递给少侠与楚寨主,他二人亦看不出有何蹊跷之处。唐寨主可能看出?”唐泰将织物握在手中,向地上那人走去。走到近前,将织物抖动,向那人问道:“这是何物?”那人看了唐泰一眼,扭过头去。唐泰气极,抬起脚来,照着那人太阳穴踢去。那人抽搐了几下,脑袋歪去。唐泰蹲下,探指鼻间,早没了呼吸。山丘见唐泰抬起脚来,急忙喊道:“唐寨主不可。”那料唐泰出脚甚快,山丘话音未落,唐泰已一脚踢在那人太阳穴上。

山丘说道:“唐寨主也太过性急,留下他也好问话。”唐泰说道:“我见他问话不答,早已气极,故此踢了他一脚,那料他如此不禁踢。”山丘说道:“此六人偷袭我与老伯多次,我与老伯尚不知此六人来历。老伯好不容易留下一个活口,唐寨主却一脚致死,只怕这六人来历再也无法得知。”钱留走到近前,说道:“此六人来历只怕就在这织物之中,唐寨主可将织物与我一观。”唐泰将织物递与钱留。钱留手拿织物并不观看,径直走出帐外。

众人都不解其意,都随钱留走出帐外。只见钱留直向树底死尸走去。钱留弯下身来,向那死尸袍内掏去。掏了半天,并未掏出任何物品。钱留摇了摇头,又向那几具尸体走去。将几具尸体都掏了个遍,却未掏出任何物品。

钱留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应该有的。”说着走进大帐。众人为看钱留破解织物之谜,都跟着走进大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