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次明确六大核心利益 不会国强必霸

lwl421 收藏 2 447
导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昨日发表《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界定出包括“中国宪法确立的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以及“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在内的六大“核心利益”,并首次提出“积极有为的国际责任观”。 专家认为,此次发表白皮书旨在再次消除国外对中国“国强必霸”的疑虑,系统并带有创造性地阐释我国在这一时期的外交政策。 全面阐释“和平发展” 白皮书全文约1.3万字,分为5个部分,全面阐释了中国和平发展道路的开辟、中国和平发展的总体目标、中国和平发展的对外方针政策、中国和平发展是历史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昨日发表《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界定出包括“中国宪法确立的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以及“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在内的六大“核心利益”,并首次提出“积极有为的国际责任观”。


专家认为,此次发表白皮书旨在再次消除国外对中国“国强必霸”的疑虑,系统并带有创造性地阐释我国在这一时期的外交政策。


全面阐释“和平发展”


白皮书全文约1.3万字,分为5个部分,全面阐释了中国和平发展道路的开辟、中国和平发展的总体目标、中国和平发展的对外方针政策、中国和平发展是历史的必然选择以及中国和平发展的世界意义等内容。


白皮书指出:从更宽广的世界历史视野看,和平发展道路归结起来就是:既通过维护世界和平发展自己,又通过自身发展维护世界和平。和平发展道路最鲜明的特征是:科学发展、自主发展、开放发展、和平发展、合作发展、共同发展。中国和平发展的不懈追求是,对内求发展、求和谐,对外求合作、求和平。


其中,关于“开放发展”,白皮书指出,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绝不会关上,开放水平只会越来越高,未来5年进口规模累计有望达到8万亿美元,给世界各国带来更多商机。


国防开支“合理适度”


白皮书说,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是时代大背景下的必然选择。国际社会应该超越国际关系中陈旧的“零和博弈”,超越危险的冷战、热战思维,超越曾把人类一次次拖入对抗和战乱的老路。并提出“要和平,不要战争;要发展,不要停滞;要对话,不要对抗;要理解,不要隔阂,乃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白皮书指出,中国和平发展打破了“国强必霸”的大国崛起传统模式。几十年来的实践证明,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走对了,没有任何理由加以改变。专家指出,这也是首次以白皮书的形式直接否定“国强必霸”的说法。


与之相关的,白皮书中还提到,中国国防开支是合理适度的,是与维护国家安全需要相适应的,中国不会也无意同任何国家搞军备竞赛,不会对任何国家构成军事威胁。


据了解,这是我国官方第三次以“和平发展”为题,公开以文字形式系统阐述外交政策。前两次分别是,2005年我国发表《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白皮书,2010年12月国务委员戴秉国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


折射国内变化进步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王逸舟评价认为,这次新发表的《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是对中国变化进步的国内状态的折射。比如,我们在国内政策有要求公民社会、法治社会、问责社会、包容性社会、和谐社会等重大提法。这实际上反映了新阶段追求公平合理、追求包容性社会、和谐社会的努力。而在国际上不称霸也不消极,而是采取负责任的、积极作为的态度,反映出我们的外交决策顺乎民意、顺乎国内的变化,把国内成长到一定阶段的面貌反映到外交上,这就是强大的、发展进步的中国。


亮点分析


A


界定“核心利益”避免改革受外部冲击


六大核心利益


中国坚决维护国家核心利益。中国的核心利益包括:国家主权,国家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中国宪法确立的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


“分析”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王逸舟:关于“中国宪法确立的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这一点,中国正处在新一轮改革的前夜,包括社会、经济、法律等各个方面的改革。这种情况下,如何能够自主地推动改革日程,并且避免外部的冲击和动荡。我们不能够固步自封,也不能因为改革步骤选择不当,或者在外部压力下陷入不可控制的局面。将核心利益明确提出,实际上是坚持对外自主选择我们的外交方略,对内调试新的复杂社会关系,整合社会利益,反映了国内高层思路。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曲星:戴秉国的论述与此次白皮书的论述并无太大差异,戴秉国所强调的“国体”和“政体”的稳定,实际上就是“宪法确立的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此次白皮书用更加严谨的文字阐述了戴秉国的观点,总体是对和平发展道路的全面阐述。核心利益的宣示,有助于避免外界干扰、防止对方误判,有效增强互信。


首提“积极有为”是“韬光养晦”的延续


积极有为的国际责任观


秉持积极有为的国际责任观。中国以积极姿态参与国际体系变革和国际规则制定,参与全球性问题治理,支持发展中国家发展,维护世界和平稳定。随着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中国将力所能及地承担更多国际责任。


“分析”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宫少朋:这次的“积极有为”的责任观与此前我们所提倡的“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的外交政策并没有区别。在这里我们讲的是责任观。中国是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我们当然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但这里承担的责任并不是无限制的,我们还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要按照发展中国家来力所能及承担责任。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王逸舟:一方面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正在提高,中国和国际社会密不可分了;另一方面国际社会有很多期待和要求,要求我们以更加建设性、负责任的态度,与国际社会共同利益的判断为出发点,从我们的角度提出一些新的创造性的方案。韬光养晦精神是对的,但容易造成歧义,以为是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最终击败对手,“韬光养晦”其实没有这个意思。


现在的“积极有为”实际上在精神上是延续的,并没有改变我们一直奉行的外交政策。它昭示着中国外交未来创造性地介入全球事务和地区事务,以更加负责任和建设性的态度积极发挥我国自身的作用,这是我们贯彻的原则和精神。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