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之黑白风云 第一卷 作茧自缚 062.急火攻心

周于仲谋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URL] 对手太过于强大,行动过程不免性命攸关,不允许自己出现任何差错,不起眼的一小处漏洞可能就会导致功亏一篑,不做则已,做则全力以赴,仲谋不得不慎重行事。 龙少一时半刻不可能被很快扳倒,只能暂时让他住手,同时给这小子一个终生铭记的教训,让他明白,草根也有草根的闪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对手太过于强大,行动过程不免性命攸关,不允许自己出现任何差错,不起眼的一小处漏洞可能就会导致功亏一篑,不做则已,做则全力以赴,仲谋不得不慎重行事。

龙少一时半刻不可能被很快扳倒,只能暂时让他住手,同时给这小子一个终生铭记的教训,让他明白,草根也有草根的闪光之处。

推开监控室大门,倚在墙边,静下心,仲谋慢慢梳理思路。

“谋哥,急着找我有什么事?”晓飞气踹嘘嘘站在面前,神情恭顺无比。

“找几个兄弟晚上替我在洗浴城盯住龙少,放心,不会让你们做任何事情,只是随时报告他的位置,能做到吗?”见少年神色恐惧,小伙补充,“看着他的进出就行,不会有事的,这是我的电话,出现异常情况马上通知我!”

“好,我去安排!”少年一溜烟跑出门。

“仲谋,你想怎么样?去干掉龙少,我劝你不要这样做!”战友很是担心。

“谢哥,我咋会去杀人?我只是想跟他见个面,求求他放过我,明白吗?”连环计中计藏在心中,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仲谋焉能不懂得这个道理?战友只是担忧,不会有坏心,但也必须保密。

“能帮我弄一部越野摩托车吗?暂时借用。”

“没问题,啥时候需要?”

“你的子弹到位,这摩托车就同时借用,有没有问题?”

“小意思,子弹明天就会有人送上门,我先联系车,注意,不要把事情闹大,龙少可不是善类,他的报复你会承受不了!”抄起电话,部长联系朋友,“张峰,明天我要借你的摩托车用几天···”

“谋哥,事情全部办妥,还有需要我效劳的吗?”李尧头上冒出汗珠,一路小跑来到监控室,“这是多余的钱!”

接过钞票,“先休息,明天再说,哦,对了,王魁的伤势如何?”

“不严重,只是轻微骨折,过段时间就会好,谋哥,王魁说了,希望你和谢哥帮他去罩着场子,利润均分?”

“哦···”两战友对望片刻,相视一笑,“谢哥,你领头,我敲边鼓,如何?”仲谋急需用钱,主动揽下送上门的生意。

伸伸指头,做出OK的手势,战友默许。

独栋小洋房内,短发青年大声诉苦,“黄哥,这几天一直联系不到您,我们被人打得很惨,兄弟们憋屈呀!”

“又怎么了?”刚刚完成交易的黄老五本来心情很好,可不利的消息影响了愉悦的兴致,“白白养你们这些饭桶,动不动就闹到我这,难道自己不能去解决?一群废物!”

“黄哥,这次的对手不是普通人,不怪我们,他手里有枪,而且还是把怪模怪样的长柄手枪,手下的保安打人可狠,像在部队统一训练过一样···”青年低头小声辩白,眼睛不时偷瞥威严的老大。

“知道他们属于哪个帮派吗?”

青年摇摇头。

“说你是饭桶,你还不服气,被人打这么惨,竟然连对手是谁都没搞清楚?唉,平时我都怎么在教你们?”黄老大气不打一处来,“纯粹浪费粮食,查不清楚对方的背景,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出现,滚!”

烦躁的掏出雪茄,“啪”旁边的黑衣壮汉上前点火,“肖四,去打听打听,看会不会是龙少的手下所为?我们可惹不起他!”

“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王龙啸没看桌旁发抖的少年,深吸一口烟,对着天空吐出一个近乎完美的圆烟圈。

“老板,他们那边的事我一点都不清楚,我被一个蒙着面部的男人打晕,后来被发哥弄醒,把枪全部拿走我们就连忙跑路,其它的事发哥应该清楚···”少年的小腿还在哆嗦,发哥浑身是血的模样实在太吓人。

“去,到财务室领慰劳费!”五大金刚中,老三被关在看守所,老二、老四、老五住入医院,只有老大精明才没被全歼,这个当兵的小子确实有本事。

“龙三,你去会会他,记住,不要伤他性命,我自有办法让他为我所用。”男人继续吞云吐雾,神色中露出高深莫测的诡异笑容。

香港,中环大道,信合大夏32楼。

“一个星期后准时出发,记住,此次行动看我的眼色,摇头,暂缓;点头,抢货···”豪华办公室内,秃顶中年男人叮嘱沙发上坐着的一对男女。

“成功与否,到时候就看你们的现场发挥,希望不要辜负自己的声誉,香港中环‘黑白双煞’可不是浪得虚名,酬劳老规矩,五五分成!”

悠闲的用瓷杯盖刮去浮在杯面的泡沫,细啜一口醇厚、甘鲜的铁观音香茗,男人会心暗笑,“黑白双煞”跟自己合作以来,还未曾失手过,大可放心。

眼前,港币在空中不停飞舞,一张一张又一张,两张三张四五张,六张七张八玖张,入囊他人皆神伤。卓总,对不住了,谁让你病急乱投医,找上我这个香港有名的黑吃黑大佬?

“小梅,你出来一下?”KTV包房外,小伙急火攻心。

刚才在监控画面上看得清楚明白,小女人被青年浑身摸遍,自己却只是象征性的阻止,根本不反抗,难道一晚上的变化就让女孩彻底放弃坚守的底线?

“哥,这是我的工作,请理解,垫付的钱明天会还给你!”眼前的小梅如同一个陌生的欢场女孩,漠视的神色瞥着昨晚都还依依难舍的男人。

“你···”指着小女人,仲谋只觉得头脑一阵阵发晕。这世界也太疯狂,眨眼间,小天鹅变鸡,不明白,真不明白,小梅究竟搭错了哪根筋?

“哥,我去工作,多想想晚上我所说那词的含义,你会理解我的?”小女人意味深长瞥了男人一眼,退步欲关房门。

“不要理他,宝贝,快来···”青年等得心焦,语气中极不耐烦。

“你,出去!”人强行跨入房内,手指指着沙发中的青年,做个示意他马上滚蛋的手势。

“咋地?想抢食?”青年霍地站起,作势就要动手。

“如果不想死,最好马上快滚?”拔出的枪支顶着下颌,小伙冷冰冰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

看着青年屁滚尿流的跑出房间,“小梅,不管你有任何理由,请在半个月内保持你的尊严,否则,我会翻脸不认人!”仲谋大步出房。

俯在沙发靠背上,小女人埋头轻轻啜泣,迷蒙的眼神中一片茫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