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我一生的战争 正文:第一卷:浴血之战 第四十七章:三炮两准

qazwsxedczzzz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URL] 又有两个兄弟被飞来的子弹打中了头部和胸口,我们的伤亡开始上升,被击中的战友身子是一下子就软了下去,被击中胸口的那个战士躺下后,鲜血把身子下的地给染红了一大片。 血腥王没有思索的对着连长说道:“现在只有用40打掉那狗日的机枪阵地了。” 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


又有两个兄弟被飞来的子弹打中了头部和胸口,我们的伤亡开始上升,被击中的战友身子是一下子就软了下去,被击中胸口的那个战士躺下后,鲜血把身子下的地给染红了一大片。

血腥王没有思索的对着连长说道:“现在只有用40打掉那狗日的机枪阵地了。”

但是我们看了周围的十几个来个人,没有一个人是携带了40的,倒是有一个战士身上扛了三个炮弹,但是没有炮,炮弹也是废的。

就在这个时候时候,二狗铁牛他们也滚到了凹地,我们把他们三人扶起来,我眼睛一亮,在铁牛的背上正背着40炮。本来这玩意不是作为步兵背的,而是作为炮手扛的,但是铁牛天生有这么一身块头,在加上看到身材瘦小的炮兵兄弟扛着炮很是费力,所以就抢着给人家背,刚开始的时候,两人还在一起,但是枪声一响,大家忙着隐蔽,到处混乱,谁还能找到谁啊,所以铁牛跟炮手虽然弄丢了,但是40却还在背上背着。。

8



这个时候,在我旁边的血腥王说道:“赵石头,你以前不是跟炮兵学过嘛,怎么这个时候装熊了。”

我连忙辩解道,那时候只是随便的了解了一下,但是从来没有打过。

在前面观察者敌人的连长也是转过身来,指名道姓的要我打。

我也是急的团团转,当初就是随便的向炮兵了解了一点常识,而且那还是迫击炮,但是这是刚刚装备到我军的新式火炮。就连炮手自己都还打得不是很好,更不要说我一个半吊子了。

我连又有两个战士倒了下去,在也没用起来,这也意味着他们永远的躺在了这块异国他乡的国土上,年轻的生命完成了他们作为军人的使命,但却是永远的也完不成作为儿子的使命了。

子弹就打在战士的胸口上,子弹穿过身体,。体内的血液向是被挤崩裂而是似得,鲜血溅的老远,其中一个战士的身体是倒下去了,但是血还在噗噗的向外冒着。看的第一次上战场的我也是心里发毛,全身发抖,毕竟是新上战场的新兵蛋子,怎么可能不怕呢。看到那样恶心的场面,只能不恐慌呢。

我又向周围扫视了一先下,心里想着。要是再在这里耽搁的话。可能又将会有两个人死在这里。

妈的,看来现在也只有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医活了就是千里马,医死了的话也就是老马病马了。


我扛起40火箭筒,学着炮手平时的动作把炮的后端扛在肩膀上,左手稳住炮身,右手握住炮下面的握柄,在石头的边角上找到一个理想的位置,调整了一下呼吸,趴在那里,开始了瞄准,其实,我并不知道瞄准没有,因为手手有点抖,炮口前面的准心也在来回的摆动着,我只是凭着感觉是对了。

二狗他们看出我的紧张,在一旁开导我,就说没事当作平时训练一样,就当是在用枪一样。连长倒是怕你妈批啊,抖个鸡巴啊,就当是打鸟窝嘛。

得,就当鸟窝来打吧。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又重新调整了一下准星,在一翻心里斗争之中,终于向着敌人的火力点开了第一炮,只听的嗖的一生,在巨大的力量下,炮弹瞬间冲出炮管,砸在了敌人的阵地上,只听得一声炮响,炮弹是炸响了, 但是并没有炸到目标,而是在敌人前几米的阵地前爆炸了,敌人的枪声只是停了了一下,又开始突突的向着我们开火。

火箭筒没有打中引得后面的兄弟们一阵叹息声,但是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所以我又在二狗他们的帮助下重新装上炮弹,准备干上第二炮,这个时候敌人肯定已发现了我们的位置,趁着敌人还没有时间转动枪身,向我们这边开火,利用这个时候在干上一炮。

我按照刚才的动作,又重新的调整了一下呼吸,在瞄准的时候,我又把炮口向上端稍微的移动了一点,压住底气,扣动扳机,这次打中了,炮弹正打中位于中间的两个火力点,那两挺刚才向我们怒吼的机枪随着巨大的力量,飞上了天,有一些被炸碎的敌人的血肉,也是跟着天空中飞舞着。至于那些胳膊,腿,五脏六肺夹带的血肉,还有一部分的泥土,工事上的木头,都飞到我们这里,就落在我们的前面,一些战士看到后,当场就哗啦啦的吐了起来,平时看的猪啊狗啊什么的根本没有什么感觉,但是现在看到的却是人的胳膊,看到离开了身体还在蠕动着的手指,很多人都是想到了还在自己身上的胳膊,手指,但是谁又知道什么时候这些身上的零件就不是自己的了呢。

这一炮的成功引得后面的兄弟们一个个的叫好,于是我又干了一炮,又把敌人左侧的那个火力点给干飞了。

这个时候,敌人的火力点已经被干掉了三个,只有一个还在那里孤单的向着我们开火,但是对于我们的威胁已经讲到了最低。

在最后这一炮向起的时候,连长亲自抄着一直冲锋枪,口里喊着冲啊,第一个冲出凹地,随后是血腥王,二狗,大毛和其他的几个兄弟也是跟着冲上去了,我也丢掉40,抄起干部冲锋枪,跟着冲了上去。

突然感觉有一个黏糊糊的东西掉在了我的脸上,还血淋淋地 ,我用手拿来一看,毛的,竟然是一块肉,上面有一丝丝的血丝,还在滴淌着,看上面的皮上还有厚厚的毛,着肯定就是大腿上的肉了。

不知道是哪个挨千刀的越南鬼子,被我用炮干死了还要来找我的麻烦,我把那快肉一丢,端着枪又冲了上去。

敌人的最后一个火力点在一片手榴弹的照顾下也是被干废了,我们冲向那个火力点,看见机枪已经歪倒在一边,这机枪分明就是我军的65式班用机枪,,在枪托上还明明写着中国制造。看的我们我们是非常的生气,妈的,用我们援助的武器来干老子们,这群狼心狗肺的越南鬼子,真他妈的是一拳白眼狼。

越南鬼子的两个机枪手已经被炸死,而且被炸得是面目全非,一个的左眼球已经不知道是被炸到了哪个姥姥家去了。另外一个家伙的下巴也被干飞不见了,脸部上一团被手榴弹爆炸后产生的浓烟熏得黑糊糊的,但是还可以看出脸上还是有许多的弹片插在上面,其中一块就正在插在太阳穴上。

我们并不解气,又在这两个越南鬼子的身子踢了好几脚。才感觉心里要好受一点。特别是想到那几个以上战场就当了烈士的战友,更是气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