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国《航空周刊与空间技术》网站2011年8月28日报道 美国空军的下一代远程轰炸机(译者注:以下简称“新轰”)项目必将有一些让人惊讶的地方,一些已得到确认的信息很可能成为新轰项目的现实:美国工业界有两个团队正在竞争该项目,其牵头厂商分别是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和波音公司。两家公司提出的新轰方案都将涉及可选有人驾驶且低可观测的设计。两家公司还将分别提出一种小一些的低可观测亚声速侦察无人机方案,用来伴随和辅助新轰执行作战任务。其中,诺·格公司的新轰和伴随辅助无人机方案均源自其X-47B无人作战飞机验证机,而波音公司的新轰和伴随辅助无人机方案均源自其X-45C无人作战飞机验证机(译者注:目前的名称是“鬼怪鳐鱼”)。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在新轰项目中的贡献可能是提供一种高速作战支援飞机,用于执行情报、监视与侦察(ISR)任务。

新轰——现已被称为“远程打击平台”(Long-Range Strike Platform,LRSP)——项目中的上述平台正在设计和集成。它们将被用来挫败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威廉·林恩(William Lynn)所说的“反进入战术和区域拒止战略”——这是对美国最大的、正在兴起的威胁。林恩称“某些国家正在推进弹道导弹能力的发展,试图将美国军队阻挡在更加远离战场的地方”。他所指的是中国正在研制的东风21反舰弹道导弹。林恩透露说,美军的应对策略将涉及“对某种远程打击系统家族进行大规模的投资,该系统将允许我们在全球范围内突破防御和投射弹药……该系统家族包括电子攻击能力、更先进的情报与监视平台和某种既可有人驾驶也可无人驾驶的新型远程轰炸机”。

把以上能力全部集成到一种型号的昂贵飞机上是不可能的。如果要求新轰配装全套的远程传感器或搭载重型攻坚弹,其成本将变得不可承受。因此,美国空军的新计划已转向建立一支数量相对较少的轰炸机机队和一支数量相对较多的伴随辅助无人机(该机比新轰小)机队,其中无人机将用来提供额外的防御支援、目标瞄准和特种攻击(通过电子攻击或其他定向能武器选择)。该计划将原定由新轰实现的某些能力转移到了其他系统,并决定为新轰提供空中电子攻击(AEA)和侦察支援。最终,这些紧密互联但又在分散在广阔区域内的飞机还将提供信息战和赛博攻击能力。林恩称“赛博攻击的绝对效果正在提升一个台阶……我们正开始看到一些用来产生物理效果和物理摧毁的赛博手段。因此在赛博世界中,我们有一个机会窗口,在最具恶意的行为体们获得最具破坏力的技术之前采取行动”。

把少量的有人驾驶轰炸机与大量相对较小的伴随辅助无人机混编,可提供的优势之一是类似于美军在突袭本·拉登的作战行动中所运用的混合能力,但是比那更有威慑力、更迅捷和更全面。在突袭本·拉登的作战行动中,美军运用RQ-170隐身侦察无人机对本·拉登住地及其附近进行了长时间的监视,该机提供了全运动监控视频,并且从未被探测到。美国空军ISR任务前主管、现已退役的大卫·德普图拉中将(Lt. Gen. (ret.) Dave Deptula)说:“现在,对于在拒止空域中以更长的时间执行任务的需求正在迅速增长”,新轰、海军的“无人驾驶航母弹射空中监视与攻击”(UCLASS)无人机和波音公司的“鬼眼”无人机“都是分布式传感器体系的组成部分”。德普图拉还宣称:事实上,与发展某种信息战能力(这种能力包括网络入侵和电子战能力)相比,投射武器现在已经只是第二位的任务。他同时警告说,根深蒂固的官僚政治将阻碍先进的网络计划,“最大的障碍仍是某些高层文职官员脑袋中的成见——他们认为先进的传感器仅仅只用来给飞行员提供数据,证据就是国防部拒绝为F-22A和F-35采办能将它们所获取的信息分发的数据链。这种成见阻止了对新轰一系列要求的最终确定”。

按最多购买100架估算,每架新轰的出厂单价已被设定为5.5亿美元。不过,美国国防部国防定价主管谢·阿萨德(Shay Assad)称这只是一个非常粗略的预测,因为对新轰的设计需求定义还未完成,成本测算方法也尚未建立。另外,预算压力可能迫使美国空军采用固定价格合同来购买新轰,以确保能够买得起。阿萨德还曾在一次由美国国会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和列克星敦研究所主办的电子攻击研讨会上透露说:对新轰的各项要求将在今年年底前后明确下来。

波音公司将提供成对的“鬼怪鳐鱼”作为伴随并辅助新轰的无人机系统。该机按比例的放大型可能将作为有人驾驶轰炸机。一名老资历的波音公司官员透露说:“相对较小的无人机将在大约1,8288米(6,0000英尺)高度飞行,有效载荷可变,具有足够的续航时间,作为电子攻击和电子战伴随辅助飞机来支援轰炸机……诺·格公司正在通过发展X-47和增加在ISR方面的工作来支持新轰项目,这并不令人惊讶。新轰将要比只执行ISR任务的设计大得多。波音公司的‘鬼怪鳐鱼’利用了X-45的设计,因为(通用原子公司的)‘捕食者’派生型和波音公司的‘鬼眼’都只能在非拒止空域中生存,但某种新轰的伴随辅助平台必须具有与新轰相当的生存力”。该官员还透露:“洛·马公司已在高速ISR平台方面花费了大量时间。这种平台的巡飞时间不如低速的无人机系统……由于F-35项目消耗了如此多的资金,洛·马公司已无力投资新轰和相关的ISR技术。对洛·马公司而言,拿出一种新轰方案需花费1亿美元,这对现在的它来说是一大笔钱。洛·马公司要冒某种风险,即其高速ISR平台并不适合成为这种分布式打击、ISR与信息战集群的一部分”。

诺·格公司已在研制隐身远程无人机,它将很可能提供一种基于X-47B(它采用了曲柄风筝布局)的轰炸机。一名诺·格公司的官员表示:“所有的(主要)厂商都想要并且需要参加到新轰项目中来……波音公司不能仅仅制造F-15SE‘沉默鹰’,它已经自掏腰包投资发展类似于‘鬼怪鳐鱼’之类的X-45派生型”。诺·格公司已经获得了美军大笔的秘密投资,分析家们曾认为这些钱是用于某种保密的轰炸机,但现在被认为是用于某种曲柄风筝航空器(类似于X-47)的ISR型。对于洛·马公司,该官员也认为:由于F-35项目以超出预计的速度消耗着该公司的资金,预计它不会参加新轰的设计竞争。该官员说:“大约60%的新(采办)预算都将用于F-35。国防部采办负责人阿什顿·卡特的目标是为新轰项目拿出一个适度的、经济上可承受的的解决方案。目前的需求还不明确,因此(各厂商之间的)合作空间也是开放的……洛·马公司将以某种方式参与,但它不关心它是否能成为总承包商,它愿意以某种适当的伙伴身份参与”。

航宇专家们表示,高空飞行能力并不能对提高生存力有多少帮助,但信号特征缩减和极高速飞行能力对此将有好处。不过,高速意味着该机在目标区域上空持久飞行能力较弱,因此隐身将成为新轰设计的主要考虑。前述波音公司的官员说:“新轰将不是完全自主的,而且如果没有与之协同的飞机和支援干扰,它将不能在严密设防的反进入区域持久待机。新轰本身将采用某些电子战技术,但它将与自主的无人机系统协同。不论它是有人的还是无人的,它和协同飞机都必须能够在拒止空域中呆上一定时间”。这种协同能力就是波音公司开展“鬼怪鳐鱼”项目的原因,而诺·格公司也在利用其X-47做同样的事。X-47的隐身能力、总体布局和结构设计都可用于轰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