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人知的丹阳号驱逐舰

——“当丹阳舰的诅咒将整个太平洋纳入射程之时,日本海军对自己即将面对的命运仍

旧懵懂无知。”

提起中日海军的纠葛,人们一定会想到惊天动地的黄海海战和北洋海军在威海全军覆没

的挽歌,也一定会津津乐道自此之后长达数十年中国海军的积贫积弱和有海无防所带来

的无力感。然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大多数朋友并不知道,在北洋海军覆灭后的几

十年中,虽然因为军阀混战、××割据(你们懂得),中华民国未能再重新建立起一支

哪怕成规模的海军,然而,仍然有一群海军人和他们光荣的战舰,凭着他们的勇武,以

及一点点的幸运,为那灰暗的时空中的,增添了一抹动人的亮色。本文所要讲述的,就

是那因为不能言说的原因,而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不为人知,但是在当年却大名鼎鼎,

为盟军所热爱,令日军胆寒的中华民国海军丹阳号驱逐舰那可歌可泣,催人泪下的战斗

故事。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丹阳号驱逐舰并非中国制造,它的出生地,恰恰是中华民国的死敌

——日本,并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加入了海军。丹阳号是日本“阳炎”级驱逐舰的第三

艘,标准排水量2000吨,满载排水量2500吨,动力装置为3台重油锅炉,2座舰本式齿轮

减速蒸汽轮机,主机输出功率52000马力,最大航速35节,装备50倍口径三年式C型双联

装127mm炮三座;610mm九二式四连装发射管2座;25mm双联装高射机关炮2座。稍微熟悉

海军装备的朋友一看就知道,对于强大的日本帝国海军来说,这种硬件水平的丹阳号驱

逐舰也不过就是个干点杂活的勤务兵,但是对于勉励支撑的中华民国海军来说,即便是

以后来抗战胜利标准而言,也是一条大舰了。然而,狂妄的日本军国主义者们万万没有

想到的是,就是这么一艘不起眼的军舰,在未来的太平洋海战中,却见证了强大的日本

帝国海军从鼎盛走向衰落的全过程!

随着国军在中国大陆上一个个重要城市的丢失,自太平洋战争爆发起,国民政府和四万

万人民坚持抵抗的希望,便系于以美国为首的盟军一身,而对于盟军来说只有在太平洋

上打败日本海军,才能保证中国战场的最终胜利,并最终让中国不至于亡国灭种。丹阳

号变因此参与到了这波澜壮阔的大海战中。

1942年11月12日,以“雾岛”、“比睿”这两艘战列舰为首,十余艘巡洋舰、驱逐舰组

成的日本舰队,在所罗门海域与盟军海军遭遇。当晚23时30分,美军巡洋舰“海伦娜”

发现日舰;23时50分,两军舰队靠拢,展开了历时24分钟的混乱炮战。战斗以盟军失败

告终,盟军亚特兰大号和朱诺号轻巡洋舰和库欣、拉菲、巴顿、蒙森、沃尔克、普雷斯

顿号驱逐舰被击沉,南达科他号战列舰、旧金山号、波特兰号重巡洋舰和格温号、本哈

姆号、斯特雷特号、艾伦沃德号驱逐舰重伤。而日军只有2艘驱逐舰沉没,1艘战列舰,

1艘巡洋舰,和3艘驱逐舰受伤。然而,即便是在盟军如此不利的局面下,被丹阳号重点

“关照”的日本比睿号战列舰遭受重创,并因此在第二天遭遇美军空袭时,被炸的生活

不能自理,不得不自行凿沉。而丹阳号则在此战中毫发无伤,从此拉开了它一再挫败日

本海军的幸运而光荣历史序幕。

1943年3月1日,丹阳号在俾斯麦海参与了新几内亚补给线破悉战。日军共损失“白雪”、

“朝潮”、“时津风”、“荒潮”等4艘驱逐舰和以及7艘运输舰,相反,丹阳号未伤一

兵一卒,还顺便发扬绅士精神,打捞起一大群日本海军的落水士兵。

7 月12日,换装了新式雷达和声纳的丹阳号在科隆班加拉岛夜战中率先发现敌舰。敌舰

向丹阳号发射鱼雷,但这颗鱼雷却由于潜得太深,从丹阳号船底滑过,击中了旁边的日

本舰队的旗舰“神通”号轻巡洋舰。又一艘日本军舰为完好无损的丹阳号殉葬了!

1944年6 月19日,马里亚纳海海战中,丹阳号和遭遇了它一生中最强的竞争对手,日本

海军的传奇——“时雨”号驱逐舰和“野分”号驱逐舰。一场混战下来,日军本海军的

“翔鹤”、“大凤”、“飞鹰”三艘航母玉碎、两艘油轮及600 余架飞机家和西去,其

他4 艘航母“隼鹰”、“龙凤”、“千代田”、“瑞鹤”以及战列舰“伊势”、重巡

“摩耶”也均有不同程度的负伤。丹阳号与“时雨”及“野分”号驱逐舰连弹片都没被

擦到一块,虽然是宿命中的对手,却也颇有惺惺相惜的豪迈。

10月20日,号称人类史上规模最大的莱特湾海战展开。丹阳号再次发威,是役日本海军

重巡“爱宕”、“摩耶”;战列舰“武藏”、“山城”、“扶桑”、“最上”;航母

“千岁”、“瑞鹤”、“瑞凤”、“千代田”;航空战舰“伊势”、“日向”以及其他

数艘巡洋舰和驱逐舰全部玉碎,即便是和丹阳号同样幸运,在日本海军中享有盛名的

“野分”号驱逐舰也因为在此役中孤身遭遇美军34特混编队(6艘新型战列舰、8艘巡洋

舰、N 多驱逐舰),被美军用足以战翻一个舰队的饱和火力打成零件,无人生还。盟军

方面,同样损失惨重,光美军就损失了轻型航空母舰1艘,护航航空母舰2艘,巡洋舰 2

艘和驱逐舰3艘,损失飞机100余架,伤亡2800多人。然而,这么一场恶战,丹阳号左冲

右突,毫发无伤,还捞起了一大群友军落水船员。

11月21日,日本著名战列舰“金刚”号在驱逐舰“浦风”号的护送中回国,在台湾海峡

被丹阳号和美国潜艇“海狮”号打了个措手不及。金刚与浦风中鱼雷沉没,丹阳号和

“海狮”号安然无恙,轻车熟路地再次发扬人道主义精神,打捞起两艘沉舰的水兵安全

返航。从此,丹阳号也从此与中华民国的宝岛——台湾,结下了不解之缘。

此时,中华民国海军丹阳号驱逐舰的名声已经在日本海军传开,很多人认为丹阳号是不

祥的扫把星,希望日本海军最好躲得远远的。然而,狂妄颟顸的日本海军上层却偏偏不

信这个邪。明知丹阳号在这一带活动,出入日本内海如入无人之境,11月29日,由大和

级3 号舰船体改装,当时世界最大的航空母舰“信浓”号仍然选择在濑户内海试航,诅

咒很快便发挥了效力,“丹阳”号和美军潜艇“射水鱼”号很快发现信浓,后者发射了

6颗鱼雷,其中4颗击中信浓。由于船体尚未完工加上损管人员经验不足,信浓很快便由

于进水过多而沉没,成了海军史上最短命的航母--从首航到沉没仅有不到20小时。丹阳

号,未放一炮,便克死了日军最强的战舰,甲板上坐满了信浓号失魂落魄的船员,扬长

而去。

1945年4月7日,日本海军集结残存力量,发动孤注一掷的自杀攻击“菊水作战”,丹阳

号宿命中的竞争对手,日本海军“时雨”号驱逐舰,被编入联合舰队为旗舰“大和”护

航。果然,在美军机的轮番轰炸和丹阳号的巨大阴影中,自大和以下,巡洋舰“矢矧”,

驱逐舰“滨风”、“矶风”、“朝霞”、“霞”均被击沉或重创后自沉,盟军方面同样

损失惨重,而丹阳号,数百名船员中仅有3 人死亡,15人受伤,这已经是了不起的损失

了。

菊水之后,日本海军在盟军,尤其是幸运的丹阳号的打击下,已名存实亡。剩余的几艘

战舰躲在各处军港中苟延残喘。一次作战中,丹阳号突入日军军港,不料在躲避敌军轰

炸时不慎撞上日本海军铺设的水雷,然而,神迹再次降临,日本海军的水雷引信失灵了,

丹阳号完好无损!而日本海军自己的“初霜”号驱逐舰在混乱中不巧撞上了自家水雷,

当场沉没。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共有82艘各型驱逐舰参战,到战争结束后只有一艘军舰幸存,

相反中华民国海军只有1 艘驱逐舰——丹阳号,作为一艘航程12万4800英里、参加了太

平洋战争大部分重要战役的资深军舰,丹阳号却几乎从没有受到过严重损伤。每次中弹

不是没有打到要害就是近失,要么就干脆哑火。在整场战争中丹阳号只有不到10名船员

死亡,2人失踪,4任舰长全部都是善终。连日本海军都称丹阳号为“不死鸟”、“奇迹

的驱逐舰”,非常的害怕丹阳号,避之而不及,因为,跟它作战的军舰没有几艘能安全

回来的!可以说,上帝是公平和公正的,虽然,在中国大陆,日本军阀横行霸道,国军

总是望风而逃,然而,在太平洋战场上,丹阳号却书写了一段幸运的传奇。

抗战胜利后,因为共军没有海军,所以丹阳号无所事事,眼睁睁看着在返回南京后的两

天后,就看着刘邓大军突破黄河防线,解放军进入战略反攻阶段,最终随着民国海军败

退台湾。1966年,丹阳号退役,停留海军官校小港码头做练习舰用。1971年,虽然丹阳

号战功赫赫,但是国军还是决心将其解体改运。现仅存车叶两只、舰钟一座及锚与舵轮,

分别存放于各地的海军院校和纪念馆中。

尤为可惜的是,由于丹阳号没有跟着重庆号等为国军寸功未立的在国府转进台湾岛时赶

时髦“起义”,纵然在抗战中立下了赫赫战功,但是中国大陆的历史课本却对它只字未

提,仿佛丹阳号从未存在过,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所幸,台湾甚至日本方面的史家

都没有忘记“丹阳”号这一中华民国海军的骄傲,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不用翻墙,我

们也能了解“丹阳”号的真相,让我们知道前人在那艰苦卓绝的悲壮抗战中,曾经创造

的丰功伟业,也算是让追求真理的人们聊以自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