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鹰出击 第一卷 亡命金三角 5穿越国境线

wo94tang 收藏 0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9.html[/size][/URL] 吴邪,曾经的蓝剑特种大队特战队员,比凌峰要小一届是他的小学弟,他的各项军事考核都是全优,尤其是格斗更是出色,只紧紧排在凌峰后面。短兵相接,利刃在手我就是兵王!吴邪从腰间抽出鬼头刀,刀锋一挺就向缅甸兵的心口甩去。 面对吴邪的攻击,缅甸边防兵怎么可能坐以待毙?他虽不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9.html


吴邪,曾经的蓝剑特种大队特战队员,比凌峰要小一届是他的小学弟,他的各项军事考核都是全优,尤其是格斗更是出色,只紧紧排在凌峰后面。短兵相接,利刃在手我就是兵王!吴邪从腰间抽出鬼头刀,刀锋一挺就向缅甸兵的心口甩去。

面对吴邪的攻击,缅甸边防兵怎么可能坐以待毙?他虽不是特种兵,但也经受过严格的训练,哪里会让飞来的鬼头刀击中要害?缅甸边防兵稍稍一侧身,飞来的鬼头刀就从胸前擦过,射进泥潭里溅起大片浑水花。

就在缅甸兵侧闪的瞬间吴邪的一记重拳流星闪电般打过来,‘咔吧’一声清脆的骨头碎开的声音直把他的下颌骨打断!缅甸边防兵的下巴无力的耸拉在脸上,鲜血从口中喷出。吴邪一个箭步冲到受伤的缅甸兵身前,一个锁喉扣在他的喉咙上,只听见“咔嚓~~”一声,缅甸兵的喉骨被吴邪生生捏碎,他的一双眼睛还在惊恐的望着比自己先死一步的同伴,接着“轰~~”一声倒在泥潭里。

吴邪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炫耀似的望向凌峰,这次一击毙命他用的也可谓完美,他还很年轻,争强好胜是难免的,尤其是在凌峰面前,他做梦都想堂堂正正的胜过凌峰!凌峰没有说话,在泥潭里捡起吴邪甩出去的鬼头刀,擦干净上面的泥浆丢给吴邪,眼睛一斜,“我要是你就绝不会让随身利刃离身!”

吴邪和凌峰把两个缅甸边防兵的尸首扔到草丛深处,换上他们的衣服端起两挺缅甸军方不知从哪儿弄来的格兰德步枪往前面的岗哨走去,他们现在的打扮不会轻易让人产生怀疑,但是必须在短时间内干掉岗哨里的三名士兵,他们手里都有军方专用的通讯设施,稍不留神他们就会和缅甸军方联系,这样一来后果就不堪设想,缅甸军队会强行动用武力驱逐他们出境!

江萨邓克宝和其他的复兴公司的雇佣兵们把头埋低,仅仅露出两只眼睛看外面的情况,远处两名缅甸边防兵荷枪实弹慢慢走来,眼神时刻注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邓克宝一眼就看出俩人是凌峰和吴邪,凌峰倒是不容易辨认,但是吴邪那股子与生俱来的寒气逼人是谁也无法比拟的,称之为丛林眼镜蛇一点也不为过。

在所有的雇佣兵战士里面,邓克宝最最看重的就是凌峰和吴邪,凌峰沉着稳重,大兵压境依然能够泰然自若,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统帅人才!吴邪则是最坚强但是战士,虽然他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才能远远比不上凌峰,但是过不了多久他在复兴公司的威望会和凌峰一样举足轻重!他身上所具有的霸气和求胜之心是凌峰所没有的。

紧张的国际形势让身为军人的士兵的神经变得异常敏感,就连搞通讯的士兵也不例外,岗哨里的三个缅甸兵也做起了兼职的巡逻兵,时不时会出来巡视周围的动静,不仅为缅甸国,也为了他们自己的小命。所谓的岗哨其实就是用木条搭建的小屋,起到防雨防日晒的作用,因为是热带,不必考虑御寒的问题。

凌峰和吴邪在缅甸军衣的掩饰下走近岗哨,里面的一名年纪稍大的士兵看两名巡逻兵过来,也没产生怀疑,眼睛斜一下瞄一眼没有看出破绽。凌峰故意把脸侧到一边,不让那三名士兵看到他的样子,吴邪干脆把格兰德步枪竖起来用枪托挡住半个脸,他们的举动让那名老士兵产生怀疑,“你们的脸上怎么搞得脏兮兮的?”

吴邪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会有士兵问话,当下不知如何是好,情急之下便把手握紧格兰德步枪,万一发生意外他这一梭子过去,对方就不多就OVER啦。凌峰怕吴邪沉不住气露出破绽坏事便悄悄做一个小动作,胳膊肘顶到吴邪手里的格兰德步枪,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看看情况再说,“刚刚在巡逻的时候看到一个人影我们俩就冲过去,谁知是一头野猪!霍!好大的一头野猪!咱们这个破地方十几天都见不到一顿荤腥,我们俩就像把那头野猪搞来给哥几个打打牙祭,结果~~就成这个样子啦。”凌峰说得很轻松,仿佛和熟人闲聊一般,也不去望老士兵的眼睛,就跟没事人一样的随便,往前走几步想要进岗哨。

“哈哈,看你们俩灰头灰脸的就知道给它跑了!”一个年轻的缅甸大兵大笑着说道,“我说你们俩真是吃干饭的?连头猪都打不到!去去去,赶紧滚进去把脸洗洗,让人看见还以为是野人呢!”

“就是就是!”凌峰说着往前走,到了吴邪身边时停下来拍拍他的肩膀,“我说兄弟你也别太往心里去,不就是一头野猪嘛!改天老子再搞一头大的来!走走走,赶紧进去免得给人看见!”

老士兵的警惕并没有因为凌峰的随口一说就放松,相反,凌峰的随便倒是引起他的怀疑,他说是打野猪但丛林里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怎么没有听见枪响声?想到这里老士兵越发觉得蹊跷,“等等!你们俩把脸转过来!”

“你们都不知道那头野猪有多大!”凌峰故意把说话的声音提高许多,装作什么也没有听见,径直往前走,脚步也随之加快,握紧格兰德步枪的手在不经意间碰了碰别在腰间皮套里的寒光闪闪的夜王刺,“我要是动作再快一点,咱们今晚就有野猪肉吃啦!”

“你们两个停下!”老士兵发觉事情不对,陡然起身,另外两名稍微年轻的士兵也被老士兵的举动提醒,都很紧张的起身望向外面正在走近的凌峰和吴邪,老士兵急了,端起步枪朝凌峰冲过来,“我让你们俩停下!”

凌峰的脸上仍旧笑呵呵的,仿佛看到了好笑的小丑一样,不过他的脚步却在迅速加快,在和老士兵的距离在五米之内时,凌峰急速向前迈出半步,右手向前一伸握住格兰德步枪的枪口,手臂猛地发力将枪身用力一甩,枪托“飕~~”地砸在老士兵的脸上,枪托可是金属的无疑,这一下就把老士兵打蒙了,趴在地上抽搐几下便不再动弹。

枪托砸中老士兵的后一秒内,凌峰扭动身躯腹部收缩抬脚一记侧踢正中缅甸兵的胸口。凌峰的脚力是何等的力度,这一脚直把缅甸兵踢得飞了出去,噗通一声落在地上脑袋撞在树根上昏死过去。

岗哨里的最后一名缅甸兵趁着两名同伴用生命换来的宝贵时间迅速跑到话机旁边抓起话筒就要拨号,凌峰暗叫一声不好,这个电话要是被接通他们就无路可逃了!缅甸军队一定会毫不客气的用武力把他们驱逐出境,或者直接把他们所有人遣送会中国大陆,这是最糟糕的结局,凭着他们犯下的罪过要是落到这个警方的手里必死无疑!

就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当~~”的一声,一把鬼头刀闪电般飞来插到放话机的木桌上,硬生生的把半个刀身插进木头里面!连同上面的电话线一同切断!慌忙之际,那名缅甸士兵以为电话接通了便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当他低头看到断成两截的电话线时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毫无半点血色,手中的电话“当~~”砸在木桌上,缅甸边防兵的眼睛几近绝望,身子软绵绵的瘫在地上,吴邪“忽~~”的身子一闪来到缅甸士兵跟前,用膝盖毫不留情的抵在他的脖颈上,使劲扭转,只听“咔嚓~~”一声,缅甸士兵的全身一抽搐,眼睛翻了白。

“真有你的!这次多亏了你!要不咱们都得跟阎罗王报到了!”凌峰抹抹脸上混着汗水的污泥渍说道,“赶紧回去向大老板报告,参谋长还等着制定下一步计划呢!”

“等等!”吴邪取下岗哨木墙上挂着的一把格兰德步枪,校准一下对着昏死过去的那名缅甸兵,凌峰走过来挡在吴邪面前,“没有必要,他已经昏死过去,等他醒过来咱们早就到达安全地带了!饶他一命吧!”

嘭~~一声轻响,吴邪闪过凌峰的阻拦短枪瞄准射击,一枪正中缅甸兵的眉心结果了他的性命,他慢慢转过脸面无表情的对凌峰说道,“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