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鹰出击 第一卷 亡命金三角 2丛林毒玫瑰

wo94tang 收藏 0 4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9.html


凌峰鹰眸般的眼睛血红,道道血丝布满整个眼球,背上被缅甸兵用军刺划出的足足有十公分长的伤口不断涌出鲜血,他顾不得去理会,右手反扣着夜王刺和剩下的两名缅甸特种侦察兵对峙。

“凌峰,你没事吧?你的背上在流血!”吴邪望见凌峰后背上拿到长长的伤口心头一惊,他是兵刃行家,一眼就望到这处伤口已经深到骨头,要不是脊柱的保护军刺完全可以刺入内脏。

“没事,我现在的感觉好极了!”凌峰丝毫不为背部的伤口所动,嘴角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弧度。

“凌峰,你别逞强,剩下的两个人交给我!”吴邪握紧鬼头刀,一步步挪到凌峰身边,眼睛一直紧紧盯着两个缅甸兵,虽然知道对方奈何自己不得,但是他还是不敢大意,特种侦察兵是可以在败境求生的。

“我终于找回这种感觉了!我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这种战斗的感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凌峰转头望着吴邪的眼睛神秘的说道,话音中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兴奋。

吴邪闻得凌峰的话全身一惊,半晌后他也露出和凌峰一样诡异的笑容,右手缓缓收起鬼头刀插回腰间,他感觉到曾经的凌峰回来了!那个在热带雨林在枪林弹雨中连眉头都不会眨一下的蓝剑特种大队里鼎鼎大名的凌峰回来了!

两个缅甸兵听不懂凌峰和吴邪在说些什么,但是战士那种特有的直觉让他们感觉很不好,他们两个包围上来,一左一右两把军刺直向凌峰心口刺来。凌峰不敢硬接,两把嗜血的军刺早已渴望他的热血,但是他不能后退!

说起徒手格斗,中国特种兵的功夫在亚洲可谓龙头老大,但是仅限于亚洲,人种上的差异,美洲和非洲就不是中国特种部队的称雄之地,那些子家伙都是吃野牛肉长大的,身子壮实的跟座铁塔似的,力量上中国的特种兵跟老美没得比!但是说到徒手格斗技巧,中国特种部队称第二,还没有人敢当老大,就是牛的不行不行的美国大兵都自愧不如。

凌峰先发制人,先缅甸兵一步抬脚,一击鞭腿想要扫掉他手里的军刺,却不想缅甸大兵的反应也够快,虚晃一个步子就闪了过去。忽的一声风响,在凌峰发起进攻的同时,右边的缅甸大兵挥刀而起,尖利的军刺直直刺进凌峰的右后肋区,鲜血顺着豁开的伤口涌出,滴答滴答,鲜血一滴一滴落在灰色散发着腐臭气息的泥土上,还好凌峰的反应够快,在军刺刺入躯体的瞬间他便单手撑地倒下,军刺只是捅进很短的一部分。

“妈的,去死!”凌峰大骂一声,扬起左臂用肘部狠狠的磕在缅甸兵的脸庞,接着手腕发力,雪亮的夜王刺刺穿了缅甸兵的脖颈,凌峰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是如冰霜的冷酷,眼睛里满是杀气。

“啊~~”最后的一名缅甸大兵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怒吼,右手化掌一记劈砍式逼向凌峰左眉迹。凌峰闻得风声弯身躲避,反手把夜王刺捅向缅甸大兵的腹部。呲~~一声肌肉撕裂的声音,凌峰手中的夜王刺划破缅甸兵的胸前壁直刺入肺脏。

“挡我者,杀!”凌峰自心底发出一声怒吼,双手把缅甸兵的身躯往后一推纵身跃起,右脚一个连摆,嘭嘭嘭嘭~~~~四记“龙摆尾”都击在缅甸兵的面颊,伴随着颈骨碎裂的闷响,他的脖颈被颈部的碎骨划破皮肉只露出森森白骨,鲜红的动脉血如同开闸的洪水般飞溅。

噗通~~凌峰体力支撑不住,一个趔趄单腿跪倒在地上,右手里的夜王刺深深插进地里才没有让他倒下。吴邪几步跨到凌峰身旁弯下身,从自己的丛林迷彩上呲的撕下两条长布条缠在凌峰的伤口,“凌峰,没事吧?你伤的不轻。”

“嘶~~”凌峰倒吸一口冷气,咬紧牙关笑道,“没事,我终于找回征途的感觉啦!”说完凌峰踉踉跄跄的站起身子,和吴邪在空中一击拳头,“同生共死!”

“救~命~”一个微弱的声音从不远处的一个灌草丛里传出来,吴邪和凌峰猛地一惊,回身摆出防御的架势,可是身后却是空空如也连个鬼的影子都没有,哪里还有人的踪影?所有有威胁的缅甸侦察兵都已经搞定了,那这个声音会是?

“在那里。”吴邪对着凌峰轻轻的扬了扬下巴,指着刚刚缅甸大兵出现的那片灌木丛里,凌峰会意的一点头,猫腰从地上抄起一把缅甸兵的狙击步枪,左脚一勾一扬把一把微声冲锋枪甩给吴邪,两人一左一右形成一个包抄圈围向那个灌草丛挪过去。

“救~命~”轻微的呼救声再次响起,声音软弱无力却又带着几分轻柔,凌峰眉头一皱,心里满是疑惑,怎么好像是女人的声音?这要是在一般的树林里有女人的呼救声还说的过去,可是现在是在哪里?是在热带丛林!是在中缅交界的茫茫无人烟的热带丛林!怎么会有女人的声音呢?!

吴邪小心翼翼的挪着步子,食指已经扣在微声冲锋枪的扳机上,要是有突发事件先一梭子扫过去,量他是大罗神仙下凡也先给他放放血!他的心里和凌峰有同样的疑惑,那轻微柔弱的声音是女人的无疑,可是连野外探险队也不会踏入这种杳无人烟的丛林,难道还有幸存的缅甸侦察兵在给他们设陷阱等着他们上钩?

“呼~~”吴邪轻声唤凌峰,做一个开枪的手势,此时此刻,这种情况绝对不是正常现象!凌峰左手持枪摇摇头,右手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吴邪和凌峰是从蓝剑一起出来的生死战友,自然理解他的意思,会意的点点头,端起微声冲锋枪对准目标。

凌峰收起狙击步枪,轻步后退不发出半点声响,在大树边上找到一根垂下的藤蔓悄无声息的摸上去,透过层层枝叶间的缝隙,凌峰望见那片灌草丛中还隐藏着一个人正低伏在草丛间,身体轻微的晃动使得杂草不自然的抖动。完全是出于习惯,凌峰的手不自觉的就握紧了腰间的夜王刺。

吴邪的额头上早已满是汗水,不光是高度的温度,还有那让人心惊肉跳的神秘的隐藏者,微声冲锋枪对准目标时刻待命。凌峰墨色般的眉头皱成一条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视野里是一个女人惊恐不安的面孔正和他对视,蓬头垢面的,长长的头发早已凌乱不堪满是草屑泥渍,身上的衣服难以分辨出颜色,只能通过身形和神态上的细微差别能分辨出那是一个女人,而且身上还被绳子捆着。

“是个女的,走,过去看看。”凌峰从大树上一跃而下,边对吴邪解释边朝灌草丛跑去。

凌峰和吴邪此时才看清楚那个女人的模样,长发凌乱不堪,身上的衣服也是泥渍满布脏字不堪还满是被撕开的裂口,仅仅能够遮住女人身体的特殊部位。吴邪猜出女人是缅甸大兵捉来的俘虏,手被反绑着,脸上嘴角还有血水未干的血渍,身子骨很虚弱,勉强能够站起身来。

女俘虏的警惕性很高,望见凌峰和吴邪围着她便用一双疲惫的布满血丝的眼睛直鄙视着两个人,“你们是什么人?”

不等女俘虏做出反应,吴邪从腰际抽出鬼头刀抵在她的喉咙上,乌黑发亮的刀刃直抵在她的颈动脉上,稍稍偏离一寸就会致她于死地,“你又是什么人?怎么会在缅甸兵的手里?”

“吴邪,你在干什么?!她已经没有反抗能力啦!”凌峰见吴邪凶狠的模样怕他杀心已起一时间收不住会杀了女俘虏。

吴邪没有言语,蛇一般毒辣的目光盯着女俘虏半天才慢慢收起鬼头刀。女俘虏的身体虚弱,干咳几声眼睛一翻晕了过去,脚跟没站稳一头栽倒在地上,凌峰见状一只手架住她,右手扔下狙击步枪在腰间一滑拔出夜王刺在捆着女俘虏手腕的草绳上轻轻一划。

在草绳落地的一瞬间,女俘虏眼睛忽的睁开,伸出手抓住凌峰的衣领猛的一拽,用额头直直磕在凌峰的面颊,右手一翻直接用肘部把凌峰撞得飞了出去。女俘虏的速度非常之快,连凌峰都没有来得及抵抗就被直接摔了出去。

女俘虏就地一翻,朝距离她最近的那个缅甸大兵尸体旁边的步枪翻过去。女俘虏刚刚站稳脚跟,一只手才触到步枪的枪托,就听见身后忽的一声风响,从她背后飞来的微声冲锋枪直砸在她的脑海,女俘虏脑袋一沉昏死过去,远处的吴邪还保持着甩出枪的姿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