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鹰出击 第一卷 亡命金三角 1杀!杀!杀!

wo94tang 收藏 0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9.html[/size][/URL] 前面就是缅甸和中国边境交界的热带丛林,闷热的空气让人窒息,空气中有一股浓重的生物腐烂气息,这里地形环境极为复杂,常常活动着越南,缅甸和泰国的特种侦察兵,任谁都不会想到,就是在这片散发着死亡气息的热带丛林里正有一股外来的顽强的生命在此间隐藏。 晨晓前夕,几许露水透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9.html


前面就是缅甸和中国边境交界的热带丛林,闷热的空气让人窒息,空气中有一股浓重的生物腐烂气息,这里地形环境极为复杂,常常活动着越南,缅甸和泰国的特种侦察兵,任谁都不会想到,就是在这片散发着死亡气息的热带丛林里正有一股外来的顽强的生命在此间隐藏。

晨晓前夕,几许露水透过丛林间隙洒落在地面的腐叶上,凌峰和吴邪悄悄的潜伏在一处茂密的灌草丛中,褪色的丛林迷彩紧紧贴在两个人身上,几只蚂蝗在暴露的手臂和小腿上叮咬,然而两个人却都不为所动仿佛根雕一般牢牢的潜伏在灌木丛里,两双鹰一般犀利的眼睛直直的逼视着前面的丛林深处。

“前面有人。”凌峰目不斜视轻声说道,话语很轻很快但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吴邪的身子微微一颤,两条浓重的墨一般的浓眉皱紧,他扭过头望向身边的凌峰,低声问道, “你怎么知道?”

“直觉。”说话的瞬间,凌峰的左手已经下意识的移到腰间,手指轻轻触到腰间悬着的利刃上,这是一把三尖的利器,手柄上刻着一个日文的“皇”字,是凌峰的曾祖父在一位日军上将手里缴获的,相传为日本天皇御赐的夜王刺,饮过无数人的鲜血,整把利器通体银光闪亮,即使在夜间也会发出幽幽的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几个人?”吴邪伏在灌草丛中没有动弹,他丝毫不会怀疑凌峰的话,作为兄弟他可以替身旁的凌峰去死,但是作为真正的雇佣兵战士他决不会甘心输给任何人。

“两个。”凌峰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这是他的习惯,每一次执行任务他都会有一股来自骨子里的亢奋,“要不要先告诉萧大队?”

话音刚止,凌峰在一瞬间愣住了,脸上的肌肉变得僵硬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犀利的目光在那一刻黯淡下来,像是黑暗中的无尽深渊。吴邪没有太大的反应,呆呆的扭过头,眼睛在凌峰身上已经褪色的破旧的丛林迷彩上划过,他慢慢的闭上眼睛,一颗不易被察觉的泪水在眼角滑落。突然,吴邪的神情像是换了一个人,年轻刚毅的脸庞写满绝望,右手转眼间已经揪住凌峰的衣襟,左手“啪”的一拳狠狠打在凌峰脸上,凌峰没有招架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噗~~”凌峰朝地上吐一口一口血水,拿沾满污泥的袖口抹去嘴角的血迹。

“啪~~啪~~”吴邪两个嘴巴子抽在凌峰脸上,“你醒醒!你醒醒!凌峰你给我听清楚!这里没有萧大队!也没有该死的蓝剑特种大队!你不再是特种兵战士!我也不是!永远都不再是啦!!”

“吭~~吭~~”凌峰咳嗽了两声,嘴角流出一抹鲜红的血液,他愣愣的盯着吴邪愤怒的面孔,默默的从迷彩口袋里取出一支盾形臂章,臂章上绣着一支利剑和“蓝剑”两个字,这是中国东南军区蓝剑特种大队的臂章,就是这支利剑,曾经斩杀过无数敌人的头颅,但是此刻它已经被泥浆水玷污,失去了昔日的锋芒。

“信念?忠诚?全部都是虚伪的!骗人的!扔了它!没用的东西!”吴邪抬脚嗖的踢掉凌峰手里的臂章,愤怒的对他吼道,“我们是雇佣兵!雇佣兵!为钱卖命血腥的雇佣兵!!该死的蓝剑,该死的特种部队,我们被抛弃啦!明白吗?被抛弃啦!这里不是蓝剑的训练场,是中国!是缅甸!我们是大陆的通缉犯!”

凌峰打了一个哆嗦,浑身的汗毛都倒竖起来,抛弃,一个多么刺耳多么让人心寒的字眼,更加让人不能接受的是被自己引以为忠诚的信念所抛弃,对于一个战士而言,信念是他全部的精神支柱。“唉~~”凌峰仰面长长的叹一口气,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眼里的那抹绝望已经荡然无存,“这两个是边境线上巡逻的缅甸边防士兵。”凌峰轻声回答道,话语平和沉稳没有半分波澜,“要不要通知大老板?”

吴邪一愣神,愤怒的脸庞旋即露出骄傲的笑意,沉着稳重,这是他最佩服凌峰的地方,无论在任何情况任何遭遇,凌峰都能很快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哪怕是~~自己的信念已经不复存在!“直接杀了他们!”吴邪面无表情的说,犀利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杀气。

“别乱来!”凌峰快速的伸手按在吴邪肩头,“还是先通知大老板让他做决定吧!这里是缅甸境内,前面就是中国,我们现在是逃命,遇上特种侦察兵就不妙了!”

“哼!你怕?!”吴邪冷笑一声,从鼻子里哈出一口气,略带几分讥讽的看向凌峰,“我还以为你凌峰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想不到你也有怕的时候!”

“我不是怕这两个边防兵,他们好对付,但这里是中缅交界,前面肯定有中国的边防岗哨,那里有无线电通信,要是被发现就糟糕了!”凌峰冷静的分析当下的处境,和刚才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嘶嘶~~一阵林风吹过,半人高的灌草丛发出细微的响动,虫鸣声断断续续的传来。凌峰眉头一皱,目光已经改变了方向,虽然刚刚只是很平常的一股林风,但是林风敏锐的神经早已捕捉到潜在的危机,他的后背一阵发凉,一个很不好的念头涌上他的脑海,那细微的突来的林风,那断断续续的虫鸣声~~

吴邪观察到凌峰表情的变化,直觉也告诉他潜在的危机正在一步步的逼近,他轻轻的动了动嘴唇,从牙齿间挤出几个字,“怎么了?”

“恐怕不是边防士兵,是执行任务的特种侦察兵!”凌峰小声回答,额头上渗出一摸细细的汗水,“而且~~另外几个方向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他们正快速向这边靠拢!”

黑乎乎的夜色里,只能勉强看到三步之内的静物,凌峰悄悄摸出腰间的夜王刺,犀利的鹰一般的眸子在恐怖的黑暗中游荡,吴邪也拔出了随身携带的鬼头刀,这把刀是吴邪亲自锻造,用的是西域极品玄铁,刀锋锐利,通体如墨一般乌黑,只有刀刃颜色稍浅饱饮人血,只比普通的丛林匕首要大一点但却锐利许多,刀柄尾端刻着一只青面獠牙的阎罗鬼。凌峰和吴邪两个人均是衣衫褴褛满面污泥,一点雇佣兵的模样也没有,倒像是沿街乞讨的乞丐,只有他们手中寒光闪闪的利刃散发着逼人的戾气。

“这样最好!自己送上门免得咱们去找~~”

远处一颗炮弹“轰~~”一声炸开,明晃晃的火光照亮了这片热带丛林边缘的草甸,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凌峰敏锐的鹰眼泥潭深处草丛里的那一抹别样的颜色,那是迷彩服,异国特种兵的丛林迷彩!!吴邪也发现了即将到来的致命危险,他心里很清楚的认识到,对方是特种兵,而且很有可能是正规的特种侦察兵,杀伤力自然不能可同普通的侦察兵相提并论。

双方的距离不超过五米,一场厮杀不可避免,值得庆幸的是在国境线上是不能动用的枪支的,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国家间的麻烦,对方的人数要在5~7人,一旦真的短刃厮杀,吃亏的必然是凌峰和吴邪!!但是凌峰和吴邪也有他们的优势,刚刚的那颗炮弹应该是对方在执行任务的同伴发射的,现在对方的人都卧于草甸,行动上要慢一步,这是凌峰和吴邪唯一的优势,吴邪从嗓子里吼出一股最原始最豪放的声音,“杀!!”

在缅甸的某个热带丛林里,两个国家最优秀的特种兵战士相遇了,没有半点的忧郁,他们用最原始也最为有效的方式——厮杀,来解决彼此的生存问题,刚刚交手凌峰很快就发现对方的手段迅速敏捷有效,是绝对短兵相接的高手,他们是另外一个民族引以为骄傲的最坚强的战士。

灰蒙蒙的天根本分不清敌我,吴邪完全就是杀红了眼,一把乌黑通亮的鬼头刀上浸满鲜红的血液,浓浓的血液顺着刀尖一滴滴落在灰色的泥土上。

吴邪侧身躲过前面的一记飞脚,左臂轻扬把锋利的鬼头刀捅入对方的小腹部,后面又一个缅甸兵冲过来,手里是同样闪着寒光的军刺。吴邪双臂发力把面前失去抵抗力的缅甸兵甩到身后当做挡箭牌,同时右脚飞起直踢在对他有威胁的缅甸兵的左肋区,“咔嚓”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

缅甸兵的左臂微微弯曲,前臂回收抵住受伤的左肋区,右手的进攻却没有慢下来,闪着寒光的军刺转眼间已经刺向吴邪的心口,可就是他的这一个微小的动作让他暴露了自己的弱处,吴邪闪身躲过军刺的攻击,右手反握刀柄用刀锋在缅甸兵的喉咙上轻轻一划而过,一朵鲜艳绚丽的血花瞬间炸开。缅甸兵的眼睛瞪得老大,他到死也不明白对手到底是不是人,那种速度和技巧的配合是那么的完美无缺!!在他倒下的同时,吴邪的一记锁喉口早已扣向距离他最近的那名缅甸兵,食指和拇指稍稍一用力,“咔嚓~~”清脆的喉骨爆裂的声音,又一名缅甸战士的躯体倒下了。

“嗖~~”一阵极快的风声悄然而起,向吴邪的身体飘去。吴邪问得风声,眼角一斜,瞄见背后一个黑影一记悄然而至,他并未忙着转身迎敌,而是向前方不远处的一棵高大的遮天的榕树跑过去

追击吴邪的黑影速度很快,但是吴邪的身形移动的更快,转眼间他一记来到树下,右脚飞起左脚尖点地而起,嗖的一声风响,吴邪一飞而起越到坚实的树杆上,双腿收敛弯曲转身发力反弹,只见又一个灰色的身影迎着追来的黑影直冲而去。

吴邪的速度极快,如同闪电般令追击的缅甸兵防不胜防,还没有来得及做出防御,吴邪的右膝盖就狠狠的顶撞在他的面门上,然后右臂屈曲,右肘猛地磕在缅甸兵的头顶天灵盖上,一记凶狠夺命的“鬼拜佛”顷刻间完成。这“鬼拜佛”是吴邪拿手的一击必杀,膝顶肘磕两记必死无疑,讲究的是速度和技巧的完美融合。

吴邪在空中飞身落下,被他击中的缅甸兵轰的一声摔在地上,脑门上血流如注,整个面门深深地凹陷下去,几处断骨刺穿皮肉暴露在外面露出森森白骨煞是骇人,不到几分钟的功夫,已经有三名缅甸特种侦察兵死在吴邪的手上。

在吴邪出手的同时,凌峰正被四名缅甸兵团团围住,短兵相接,双方出手都是要制对方于死地的狠招,绝不会留下半分的情面,他正面一记鞭腿扫翻了前面的缅甸兵,侧身后退时听得后面呼呼的几声风响,接着是入骨的刺痛,一把锐利的军刺划破了他的后背。

凌峰咬紧牙关,一个快速转身扬臂挥刀,手里的夜王刺在空中一扫而过,站在他身后偷袭的两名缅甸兵的眼睛被划破刺瞎,鼻梁骨断成两截。凌峰纵身而起,右脚纵风起舞,一记“龙摆尾”啪啪扫在两个受伤的缅甸兵的面门上。这招“龙摆尾”是凌峰在蓝剑时练就的绝技,可以凌空连着踢翻五人,整个蓝剑特种大队无人可比!

轰轰~~缅甸兵两具高大的躯体轰然倒地,鲜红温热的血液喷涌而出,染红了热带丛林肥沃的土地,染红了凌峰褴褛不堪的丛林迷彩,也染红了他那颗曾经失去信念的心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