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是把双刃剑 第二部 第五章 自残 做人不能太贪(1)

月映长河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5.html[/size][/URL] 杨秀清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也许已经察觉到,或者已经感觉到,天王洪秀全对他的定位,一直是矛盾的。 杨秀清是一个敏感的人,善于察言观色的他,应该能够察觉到洪秀全趴在他面前,撅起屁股准备挨揍时极其复杂而痛苦的心情。 洪秀全与杨秀清之间扭曲的权力分配体系,让洪秀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5.html


杨秀清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也许已经察觉到,或者已经感觉到,天王洪秀全对他的定位,一直是矛盾的。

杨秀清是一个敏感的人,善于察言观色的他,应该能够察觉到洪秀全趴在他面前,撅起屁股准备挨揍时极其复杂而痛苦的心情。

洪秀全与杨秀清之间扭曲的权力分配体系,让洪秀全常常说出一些自相矛盾的话来。

一方面,洪秀全虽然说过“朕是禾王,东王禾乃,禾王、禾乃俱是天国良民之主”的话,也宣布过“东王所言,即是天父所言也,尔等皆当钦遵”的命令,但是另一方面,他却又常常向天国军民灌输“天无二日,土无二王”、“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的观念。这种观念,本质上与儒家所强调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实在是一丘之貉。

洪秀全对东王态度的矛盾,来自杨秀清复杂的双重身份,以及这种身份带给洪秀全的尴尬。

就神权体系而言,洪秀全虽然承认杨秀清在天父下凡时,拥有宗教最高权力,但他自己依然是拜上帝教教主,可以算是天父委托的常务教主,只要天父不亲自前来指导工作,他还是无可争议的一把手。

在世俗权力范围内,洪秀全是一国之主,是国家元首,杨秀清作为军师,只能算是二号人物,政府首脑。

正是这种政教分离的二元政体,扭曲得犹如畸形的政治怪胎,形成了两个中心并存的局面,让杨秀清陷入心理二律悖反状态:一方面让他产生错觉,居功自傲,野心膨胀;另一方面又让他觉得底气不足,跃跃欲试而又有所畏惧和犹豫。

熟悉洪秀全的杨秀清,也知道洪秀全的脾气暴躁,完全有可能激动失控之下,启动君主权力将他杀害。自从第三次落榜大病四十多天后,洪秀全就落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原来的他,活泼可爱,喜欢说笑。事后病愈的他,发生了两个显著的变化。

这个变化,可以借用一句成语来形容——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安静的时候,洪秀全表情严肃,正襟危坐,颇有王者霸气;发怒时,狂躁不安,火气冲天。火气一上来,洪秀全就打老婆发泄,害得这些女人们时常垂泪。

为了调和洪秀全的家庭矛盾,萧朝贵和杨秀清曾经多次表演天兄天父下凡节目,来教育这些挨了打而又心有不甘的女人们。

洪秀全的意思是,我发火的时候,不要惹我。我发怒杀人,有如曹操梦中好杀人,既不需要负刑事责任,也不需要说明原因。

杨秀清在利用天父下凡打击洪秀全的同时,又不得不忌惮洪秀全至高无上的君权。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杨秀清正是死于他一直热衷的下凡表演事业。

据史料记载,从1848年阴历九月初九第一次表演天父下凡节目开始,到被韦昌辉杀死的这八年里,杨秀清先后演出天父下凡连续剧二十多集,定都天京前大概有三分之二,定都天京后约占三分之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