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5.html


将东王部下的主力军基本歼灭以后,韦昌辉并没有及时放下他手中的屠刀。

他认为,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与东王藕断丝连的人,都得死!无论男女老幼!

在全面屠杀政策的指导下,韦昌辉和秦日纲在天京展开了新一轮的大清洗!

清洗的对象,是上次天王宫大屠杀的漏网之鱼,还有已经被杀者的家属和亲属,怀孕的妇女和尚在怀中吃奶的婴儿,也未能幸免于难。在韦昌辉和秦日纲的努力下,经过连续作战,一月之内,已经有一万余人,成为他们的刀下之鬼!

东王府被杀的两千余人,还有天王宫附近被集中杀害的六千精锐将士,加上被零星搜捕屠杀的太平军,韦昌辉和秦日纲,还有陈承瑢,他们屠刀下的冤魂已经达到两万左右。

一时间,天京城内尸横遍地,呜咽连连。从城内河道漂出的尸体,如过江之鲫,他们衣着黄红两色,像极了被集体下毒杀害的金鱼,鲜血染红了滔滔东流的江水。

洪秀全此时依然坐在他的中国宫殿,他已经失去了看到杨秀清头颅时的那种轻松和喜悦,面露难色,双眉紧皱。

他知道,韦昌辉已经失控,已经疯狂!

为了保全自己,韦昌辉、秦日纲、陈承瑢只能用不断的屠杀,来消灭被屠杀者对他们的不满和报复。当初约定,只杀东王,结果扩大为屠杀东王部下将士,现在再次演变升级为杀害所有“东党”老少。

比敌人更加疯狂残忍的大屠杀,要进行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难道要把天京城内的军民统统杀光?

必须制止这场无限制的大屠杀!

洪秀全派人对韦昌辉说:没有东王,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本来我是不想杀了东王的,现在既然杀了,也就杀了。天父有好生之德,他的部下,你就放过他们吧,他们是无辜的。

韦昌辉听后大怒:我帮你除了心腹大害,你反倒来教训我?想沽名钓誉怎么的?

听不进劝告的韦昌辉,越杀越来劲。掌握着天京生杀大权的他,终于体会到王者的威风,独尊的乐趣。

过去的韦昌辉已经死了。那个唯唯诺诺的可怜虫,已经撕下面具,露出本来的面目。

唯我独尊!东王时代,已经结束了;北王时代,才刚刚开始!

现在这个世界,只属于我韦昌辉!

在夺去兄弟姊妹们性命的同时,韦昌辉已经迷失了自己,尽情地发泄着一直以来被杨秀清踩在脚下带给他的屈辱和怨气!

韦昌辉没有料到,事到如今,竟然还有人胆敢当面指责他,再次损伤他的尊严。

指责他的人,除了石达开,大概不会有别人。


远在湖南督师指挥作战的石达开,在大屠杀已经开始的时候才赶回天京,准备调停风波。看着满城无辜的兄弟姊妹,惨死在自家兄弟的刀下,石达开心如刀绞,痛斥韦昌辉:东王有错,杀他一人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杀他的家人和部下?难道你准备把兄弟姐妹们都杀光不成!

韦昌辉不语,默然转身离去。

石达开分明看到他沉默的眼神中,一股令人心寒的杀气隐约飘浮。

果然,当晚就有人前来告诉石达开:翼王,您快走吧,北王连你也要杀!

天父他都敢杀,何况天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