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是把双刃剑 第二部 第五章 自残 韦昌辉的假面舞(1)

月映长河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5.html


韦昌辉原来也带兵打仗,永安突围时,韦昌辉就是前卫军统帅,可是自从萧朝贵死后,他就基本上被晾在一边。进入天京后,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城防总司令,不久就被换成了石达开。

西征打响后,杨秀清曾经多次命令韦昌辉,带兵支援安徽和湖北,可每次都在韦昌辉做好一切准备之后,杨秀清就改变主意,临时换人。第一次被换成韦昌辉自己的弟弟韦俊,第二次被换成石达开。

被剥夺了带兵权的韦昌辉,就在天京协助杨秀清处理国家大事,凡事禀报东王拍板,上奏天王签字批复后,再由杨秀清执行落实。

与二把手杨秀清待在一起,三把手韦昌辉感觉越来越压抑。

1853年3月,北王府殿前右二承宣张子朋,奉命统带水师逆江而上,进军湖北。张子朋是张飞式的猛将,喜欢殴打士兵,激起两湖新兵哗变,杨秀清指示水营司令唐正才平息此事后,打了张子朋一千军棍。

张子朋带兵无方,实属该打,令人信服。可是杨秀清觉得这事不能就这么完了,竟然顺藤摸瓜,说张子朋的领导也该打,结果韦昌辉也被打了几百军棍。

堂堂三把手北王,被当众打屁股,痛在身上,更伤在心里,从此窝了一肚子火,对杨秀清怀恨在心。

但是,手上无权无兵的韦昌辉,知道自己挨打也是白挨,只好把这笔账先记在心里。

令韦昌辉更受不了的是,杨秀清似乎总是看他不顺眼,总要找找机会修理修理他。

最让韦昌辉害怕的,是天父下凡的时候。

定都天京后三年里,天父下凡的次数越来越多,要求越来越高,有时甚至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半夜三更突然袭击,而且要求放炮鸣锣。

天父后来自己也觉得这样有些过分,便取消了放炮鸣锣的规定。可是不放炮鸣锣,半夜三更,难免有人睡得沉重而缺席。

天父开始觉得不爽。

1856年4月14日,天父搞了个专题下凡,重点解决下凡时候的纪律问题,强调不能迟到和缺席。

在这次整顿观众集会不及时的专题下凡中,韦昌辉遭到严重批评。天父说由于他工作不力,影响下凡大剧表演效果,这可是蔑视天父之“大不敬”,该打四十军棍。

韦昌辉被冤打了屁股,心里骂娘,口中无语。东王的威权,已经让韦昌辉失去正面对抗的勇气和决心。

韦昌辉的沉默和示弱,并没有换得杨秀清的收敛。杨韦之间的矛盾,因为一件小事被激化到了顶峰。

一次,韦昌辉的哥哥与东王娘娘的哥哥,因为争夺房屋发生矛盾,闹了口角。

杨秀清知道后大怒,扬言要杀了韦昌辉的哥哥,要韦昌辉自己看着办。

韦昌辉还能怎么办?他只好请求将自己的哥哥五马分尸,说如果不这样的话,不足以警告其他人,更加不足以表示自己对杨秀清的唯命是从和绝对服从。

韦昌辉这样请求,是怀着极大的恐惧心理和虔诚的认罪态度,当然还有一丝侥幸,希望杨秀清看在自己良好的认罪态度上,对自己的哥哥手下留情。他没想到的是,杨秀清居然照单全收,下令将他的哥哥五马分尸!

看到自己的哥哥,为了一点口角,竟然被处以极刑,死无全尸,韦昌辉彻底愤怒了!

自己挨打挨骂也就算了,大不了逆来顺受。可是自己身为北王,天国第三号领导人,竟然连自己的哥哥都不能保全,这算怎么回事儿!

无端被侮辱打压、身负血海深仇的韦昌辉,决定以软攻硬,开始以弱者形象出现在杨秀清面前,极尽讨好吹牛拍马之能事。

从此,只要看到杨秀清的轿子一到,韦昌辉便三步并做两步,跑到轿前,跪下迎接。开会议事时,杨秀清话还不到三四句,韦昌辉就说:要不是四哥教导,小弟才疏学浅,根本不知道这些。(非四兄教导,小弟肚肠嫩,几不知此。)

面对韦昌辉的示弱,杨秀清终于找到一种强烈的优越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