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5.html


更要命的是,天京一天到晚提心吊胆,没有一丝小天堂祥和安宁的景象。杨秀清一目观天下,一幅宏大的战争预想图,在他的脑海逐渐清晰起来,似乎还带着一缕祥瑞的阳光,一扫冬日的逼人寒气。

杨秀清决定,继续用兵天京,拿向荣开刀!

从1853年3月起,向荣负责打理江南大营,已经有三年多了。三年多来,向荣没少努力,也没少挨批评,甚至恐吓威胁。江南大营的经营状况,却并没有欣欣向荣,反而有江河日下的趋势。最初的一万六七千人,走的走,死的死,已经所剩不多。

向荣肩上的担子却越来越重。坐镇城南孝陵卫到七桥瓮一带的向荣,西要打芜湖,东要顾镇江,实在是有些应接不暇。在其位,谋其政。三年多,从广西算起的话,应该是六年多,与太平天国死拼死磕,对于久历戎马的向荣来说,也许算不得什么。

作为一名职业军人,直面战争,战胜对手,本来就是生活的主要内容。这一次,也是他报仇雪耻的机会。碰到有挑战性的对手,并不是每个军人都能有这种建功立业的机会。

现在机会主动送上门来了,太平天国把目标已经牢牢地锁定在向荣身上,希望能在击溃江北大营之后,再创造一个军事的高潮,开创天国美好未来。

令向荣意想不到的是,这次与他交手的,竟然是四年前在长沙橘子洲伏击他的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

翼王大军从江西三路杀进安徽,向东北方向长驱直入,先后攻克祁门、婺源、太平、泾县等城,于1856年5月2日占领宁国府(今宣城)。

翼王入皖,宁国失守,天京地区,全局震动。宁国乃战略要地,东接广德和建平,是江苏浙江两省的咽喉,西进可以威胁芜湖后路,是江南大营侧腰防务的要害之地。

江南大营防区危急,向荣惊慌,急忙派出两路人马,共一千五百人,会攻宁国。

又是一个以卵击石的悲剧!区区千余人马,岂能挡得住翼王三万雄兵!

5月10日,石达开率军北进湾窑,歼灭江南大营援军,随即乘胜前进,攻克芜湖,兵分三路,杀向天京。石达开自率主力,于6月5日,进抵天京北郊,其余两路分别进驻秣陵关和溧水,威胁向荣后路。

太平天国包抄后路、内外夹攻的军事构想,向荣是有所预测的,他曾忧心忡忡地向咸丰透露:“镇江逆焰方张,金陵贼又冲至,蔓延蚁聚蜂屯,四出窥伺。万一上下两路窜并石埠桥,扼截甚难。而由仙鹤门一带横冲,更可抄断大营后路。东南大局,实属不堪设想!”(《向荣奏稿》卷11)

向荣不愧是块老姜,他的这个报告,的确道出了当时的危急态势。

前来攻打向荣的,除了西路的石达开,还有东路的秦日纲。秦日纲接到东王命令后迅速返回天京。令秦日纲感到意外的是,东王杨秀清竟然不准他进城!既有功劳,又有苦劳,就算没表扬和奖励,休息下也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