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5.html


江北大营的统帅,是钦差大臣琦善。

琦善率直隶总督陈金绶等将,领军万余,驻扎扬州城北,主要目的是切断太平军沿运河北上之路,并相机夺取扬州。

阻止太平军北上,这个目标不难实现,但是要夺取扬州,琦善是没有信心的。

他的对手,是天国猛将男一号天官副丞相林凤祥,男二号地官正丞相李开芳。早在1853年4月1日,他们就已经打下了扬州。

在北伐开始之前,扬州由林李二将镇守,他们能攻善守,在杨秀清的指点下,将扬州城守得如铁桶一般。

林凤祥和李开芳的策略,还是守险不守城。他们依托城外东虹桥、法海寺、仪征、瓜洲等据点,修筑营垒阵地,组成严密的防御体系。

琦善自知兵力有限,对手生猛,只是坐战,等待机会。

机会很快就来了。5月,林凤祥和李开芳被抽调出扬州,组建北伐军团,留守扬州的是指挥曾立昌、陈仕保等将。(北伐事宜,参看第一部)

琦善欺负扬州兵力单薄,赶紧将扬州合围,并派陈金绶、胜保和总兵双来,攻打扬州,结果无功而返。

无功而返的琦善,觉得有必要向咸丰澄清事实。他说:“各省大炮皆为贼有,足抗我兵,非兵力厚集者不能围攻。各营除调拨外,仅三千九百余名,统计琦善所带仅六千余名,而扬城四面要隘甚多,万不能分兵布置。遇有兵到,各省纷纷截留,以致进剿兵单,反不能克期奏效。”(《琦善奏》,《剿平粤匪方略》卷三十六)

看来钦差琦善也是写奏折的高手,一如钦差大臣赛尚阿。

高明之处有二。一是特别强调要想打下扬州,得兵力雄厚;二是强调自己兵力单薄,各路兵力分散,最好能统一指挥,统一调度。

咸丰心中有气,六千人,也不少了吧?得多少兵,才叫“厚集”?!你这弦外之音,不就是要扩大指挥权嘛!给你!

琦善的高明,终于有了回报。5月27日,咸丰命琦善节制江北所有军队。咸丰满足了琦善的要求,也等着琦善来满足他的要求——打下扬州。

权力大了的琦善,攻城的积极性也随即增大,随后四川总督慧成等率军前来助战。从5月底到6月初,琦善与慧成联合行动,发动了七个昼夜的进攻,却毫无战果。

琦善和慧成这两个败军之将,都继承讷尔经额的“优良传统”(参看第一部),向咸丰报捷,邀功避过。

看了多年奏折,咸丰这会儿也看出了其中端倪。加上随营的眼线打回来的小报告,咸丰了解到琦善之所以屡战无果,主要的原因是与陈金绶不和,两人经常互相拆台。

被愚弄的咸丰,气得一面大骂奴才无能,一面感叹人心叵测。他说,贼(太平军)其实没什么大本事,就是人心齐,合作愉快;咱这兵虽然成千上万,可是互不买账,各自为战,哪里能打得赢?也难怪太平军总是处于安全状态!

琦善的戏演不下去,只好另想办法。


琦善的办法很猛。他从江南淘来一尊旧式大炮,猛轰扬州城墙。这个大炮绝对是个极品,重一万六千斤。这种非常规制式的超级大炮,威力果然不同凡响,几炮过去,就把城墙炸得稀烂。

与此同时,琦善命令总兵双来前去督兵攻城。在双来的指挥下,眼看清军就要翻墙而入,指挥曾立昌急中生急智,火烧跑马楼。

跑马楼,是太平军在扬州加宽的城墙。扬州城墙狭窄,为了便于防守,太平军在城墙边搭建木楼,与城墙平齐,宽约十米,阔可跑马,故取此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