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是把双刃剑 第二部 第四章 破围 业余导演向荣(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5.html


向荣本来是不想去攻打天京的。他对检验太平军的城防技术和水平,并不感兴趣。因为他知道,虽然自己手握重兵万余,但相对于百里大城,只能在东南划一个弧形,表达一下围攻的意愿而已。

自知夺城无望的向荣,认为只有两个办法比较可行:一是向城内派间谍搞破坏,二是实行孤立主义,以便肃清太平军江面船只,割断天、镇、扬三城联系,再行各个击破。

向荣一方面积极筹备建立水师,征调制造水师炮船,并向外国人求援,购买洋船洋炮。另一方面,就是向天京派出间谍,策反太奸。

除此以外,向荣两三个月时间,只在天京城外转悠,除了攻占七桥瓮之外,战果乏善可陈。

远在天边的咸丰,听在耳里,气在心里,警告和命令向荣道:“若能迅克金陵,则汝功最大,前罪都无;若仍吃紧时巧为尝试,则汝之罪难宽,朕必杀汝。凛之!”(《东华录》咸丰卷23)

向荣慑于咸丰血淋淋的恐吓,加之内应张继庚被识破,水师迟迟建不起来,只好硬着头皮,以真诚而勇猛的姿态,扑向天京外线阵地。

为了给咸丰一个满意的答复,向荣开动脑筋,怪招迭出,每月策划一个主题攻城,先后组织了重点进攻和全面进攻。

1853年6月,攻城主题是声东击西。向荣派总兵音德布佯攻朝阳门和通济门,主力放在神策门,结果无功而返。

1853年7月,攻城主题是敢死队。向荣在各支队伍中,选取精兵三千二百人,大摆酒席,亲自酌酒,等将士们吃饱喝足后,他发表了动员令:兄弟们,拜托了!给我狠狠地打吧!我的希望,就在你们身上!

从战果来看,向荣的酒会,开得并不成功。

两次重点进攻的结果,除了宣告向荣浪费感情和表情之外,再就是提醒他:攻城尚未成功,向荣仍须努力!

向荣只好继续努力——他不努力攻太平军的城,咸丰就会努力要他的命。

1853年8月,攻城主题是分进合击,攻击目标是雨花台和聚宝门。

重点进攻破产后,向荣恍然大悟:老祖宗不是常教导我们“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嘛!来明的不行,干吗不玩点阴的?

1853年9月,攻城主题是化装偷袭。向荣命江宁将军苏布通阿、游击张国梁等人,偷袭南门外大街,放火烧了民房后,就逃之夭夭。

吃一堑,长一智。向荣觉得有必要提高偷袭的含金量,这一次他派出的是便衣队。在向荣的策划下,清兵集体化装,穿着老百姓的衣服,挑着鸡鸭菜瓜,做赶集状,混在人群中,向神策门外的市场走去。

导演向荣的剧本的预设情节,是让便衣队披着赶集的皮,靠近太平军神策门外营垒时,就露出狼的本性,打太平军一个措手不及,同时放火为号,后队继续跟进冲杀。

不知是剧本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还是哪个演员穿帮,潜伏在老百姓中的清兵冒牌货,居然被太平军发现。戏演不下去了,导演向荣只得宣布半路杀青。

黔驴技穷、无计可施的向荣,终于在年底想到一个好办法。他命令铸造三万斤铁炮数尊、六万斤铜炮一尊,向天京发射。

可惜距离太远,向荣除了浪费钢铁和火药之外,没有听到天京城有人员伤亡的报道。

大炮发出的巨响,开始还能在精神上打击一下天京城内军民,收获他们脸上的冷笑或讥笑,后来大家习惯了、麻木了,就像久居闹市不闻噪声一般,暗笑向大钦差又在开始自欺欺人自娱自乐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