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5.html


从城门向外延伸,重点在东南和南方布防,防御来自江南大营的攻击。东南钟山与天京接合过渡带,修建天保城和地保城,协同太平门防务,重点照顾东北城。南门外的雨花台,也是防守的重点,设有营垒,修有望楼,驻扎重兵。

其四,构建多兵种水陆联合防御体系。西北两面防务,主要压在水师肩上,协同城门防守。长江水面,布排船只,城北仪凤门外的大王庙,辟为指挥部。沿江和江中岛屿,修筑营盘、望楼和炮台,拱卫天京。


第二个是防御指挥系统,这是决定城防牢固程度的神经中枢。

在现代通讯还没有发端的年代,如何建立快速反应指挥系统,是件让人头疼的事情。尤其是指挥部如何以最快速度召集守城部队,在最短时间内分拨防守任务,第一时间投入战斗,是问题的关键。

太平天国创造性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北王府和翼王府,先后充当城防司令部。北王担任天京卫戍总司令时,在北王府大门外,修起一座红望楼,楼高十五六米,是全城制高点,上有平顶,围以红栏,故名红望。红色传得远,便于全城目击,引人注目,且有警报之意。翼王接手后,大体沿袭此法。

遇到清军攻城,红楼天兵马上吹响号角,白天用旗,晚上用灯,通告全城。全守城部队将官,第一时间赶到北王府大门前听令,领取防守任务。


最后一个是防御警报系统,这是决定城防牢固程度的一大要害。

天京城大,快速反应,放在今天,已属不易,何况当时?太平天国自有自己的防攻警报,一是鼓语,二是旗语。

鼓语用于示警。天京城内,大街小巷,城外营垒,遍设望楼,置一大鼓,五人轮值,无事报更,战时报警,指挥调动守军。

旗语用于指向。为了便于防守,举旗示意清军进攻方向。青、红、白、黑四色旗帜,分别表示城之东、南、西、北遭到攻击。黄旗表示需要出城迎敌。旗尾再接数尺黑布,表示清军大部队来攻,属最高级别的战报预警。

攻城警报就这样通过旗语和鼓语,经过城外—城头—街巷,传到城防司令部(红望楼)。

司令部除了集合守城将官的号角外,也还有一套旗语,用于调动军队。北王担任司令官时,规定黑旗表示调北门增援东门,红旗代表调东门增援南门,如此等等。

后来又有九通鼓的警报系统。一二三通鼓传令守城将官听令,派遣任务;四五六通鼓通知牌尾,即老年男子和童子军奔赴守城前线,说明战事吃紧,是男人的,都上。七八九通馆通知女馆。这说明,最紧急的时刻到来,女人也得上前线。

因为有了行进的警报系统,天京处于高度警惕和戒严状态,全民皆兵,人人有责。

洪杨坐守大本营,苦于城大兵少,不得不挖空心思,建立起如此严谨细致的防御系统。

太平军的守城系统虽然算不上铜墙铁壁,却也算是专家级水准了。

洪杨做好了充分准备,小本经营准备做成大买卖,坐等向荣前来尝试,检验城防的牢固程度和太平天国的守城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