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是把双刃剑 第二部 第三章 文治 天国影帝杨秀清(1)

月映长河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5.html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一把手洪秀全的专业是创作兼编辑,二当家杨秀清的专业是天父下凡表演。

洪秀全不停地在折腾,杨秀清也没闲着。

定都天京后,面对洪秀全疯狂抢占宗教理论高地的严峻形势,杨秀清认识到搞文学创作不是天王的对手,凭自己的学历在文坛里也混不出什么名堂,搞政治也要扬长避短,只有干自己的老本行,加快天父下凡专业化发展的步伐,才能进一步巩固自己的地位和权威。

杨秀清下凡的重点,当然是在军国大事这个领域,比如在定都天京这个重大国策之上。

早在炮制《建都于金陵论》和《贬妖穴为罪隶论》两本论文集之前,杨秀清就表演过专题下凡节目,彻底解决他与洪秀全在建都问题上长期存在的分歧。

前面在第一部说过,定都之争至迟在武昌就已经开始,进入天京后达到白热化,最后天父一锤定音,定都天京。洪秀全虽然被逼在天京安了家,却仍然念念不忘河南,时常念叨开封。

杨秀清得知洪秀全还在打河南开封的主意,并不安心在天京上班之后,不由大为恼火:这不是公开叫板么?那时候我已经表演过天父下凡的节目,作了明确指示,岂容更改?

天父也很恼火:你什么居心?难道要否决天父的旨意?这让我儿杨秀清的脸往哪里放?他的威信岂不受损?将来他的话还有谁听?我如果以后心血来潮,附身降托于他,他们还把不把我放在眼里?

天父不高兴,自然要下凡。

杨秀清口吐白沫,像得了疟疾一样打了一阵摆子,天父就从天而降,发布最高指示。

天父厉声道:“把秀全那小子给我叫来!”

洪秀全被通知来东王府朝见父亲大人的时候,天父他老人家正靠着椅子打瞌睡养精蓄锐。

天父经过一阵子的休息,精神健旺,火气很大,厉声骂道:“秀全,尔要迁都河南?”

天王不敢吱声,只能默认。

面对沉默的羔羊,天父声嘶力竭:“秀全,尔要迁都河南,便是要变妖!尔可知错否?”

“小子知错,再也不敢了!劳烦天父受累。”洪秀全赶紧认错。他知道,这事惊动天父下凡,绝非儿戏。

天父见洪秀全检讨和认错的态度,可以与听话的小学生面对班主任时的情形相媲美,心情稍慰,决定放他一马:“尔既已知错,这回且饶了你吧。下次再犯,就打你屁股!”

“小子不敢!”洪秀全做了保证后,天父面露微笑地说:“如此才好,我回天矣。”


杨秀清天父下凡表演的领域很广阔,题材很丰富。

他不但管军事,还管文教。比如洪秀全的文化建设工作,就遭到了天父下凡的严重打击,天父明确表示,不能一棍子把孔家店打死。

要是说读书人反对洪秀全焚书禁儒,洪秀全还可以理解。让他不能理解的是,连文盲杨秀清,或者说那个天父上帝,为何也加入到反对派阵营,并且成为冲锋陷阵的主力军。

1853年5月,定都天京刚刚两个月,洪秀全的文化措施,正在如火如荼地得以落实,天父下凡第一次干预了文化政策:“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这句话说得有道理,并不是妖话,还是不要全部删掉了。”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这句话,来头不小,出自《中庸》。按道理杨秀清应该不具有这样的国学功底,可能是他的秘书告诉他的。《原道觉世训》早在1852年刊行的时候,的确引用过这句话,可是到了天京后,洪秀全出版的修订版里,这句话就被删掉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