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是把双刃剑 第二部 第三章 文治 从性压抑到性变态(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5.html


这些极品美少女,最后的归宿是被选送到天京四大王府,孝敬“四大天王”。

分配的数量,是有等级的:洪秀全六个,杨秀清六个,韦昌辉两个,石达开一个。

这个分配方案,杨秀清非常满意。

杨秀清分配到的美女,比洪秀全一个不少,这让杨秀清很是高兴,一来他有这个嗜好,二来又能体现了他享有与天王同等的特殊待遇。

蒙得恩当然知道东王的爱好,也知道东王的自大,他也明白杨秀清在公开场合对他的暗示:“兄弟聘娶妻妾,婚姻天定,多少听天。”天是谁?天父。谁是天父?只有杨秀清知道。

蒙得恩是个聪明人,他的政治“智慧”挽救了他的一条小命。


陈宗扬和卢贤拔虽说有的丢官,有的丢性命,好歹还能利用职务之便,满足一下夫妻团聚的念头。

下层的官兵们可就惨了,就算他们有这个胆,也没这个机会。

因为女馆不让进,民女不让碰。

怎么办?

一个大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吧!办法总会有的,只要你肯动脑筋。

女人不让碰,弄个男人总行吧?

养男宠,做龙阳,这就是带兵打仗的那些头头脑脑们想出来的办法。

当时有个叫做马寿龄的读书人,写了一本叫做《金陵城外新乐府》的诗集,收在《太平天国》这本资料中,其中有一首叫做《狎娈童》,写的就是这个稀奇事儿。

这首诗是这样写的:


人心不同各如面,水泡不如铜鼓便。

招邀游荡两雄俱,玉貌朱唇大线辫。

噫嘻!老兄弟带娃崽,甘言诱之娃崽悔。

少年莫逞好颜色,城外兵如城里贼。


这首诗还真有点儿意思。不过,要想真正弄懂它的意思,还得先搞清楚里面的几个隐语。

所谓隐语,就是黑话,就是把“儿童不宜”的内容,用委婉的方式表达出来。

水泡,就是打水泡,也叫打水炮,就是奸淫女人。铜鼓,取的是“童股”的谐音,指的是奸淫男童,也就是鸡奸。

老兄弟,是指从两广杀出来的太平军。

按照不成文的规定,老兄弟有一种特权,就是可以将民间的少年美男子,收做义子、义弟、侍童,叫做“娃崽”。

这条规定,让老兄弟们找到了出路。

这些娃崽,名义上是勤务兵,实际上很多都变成了老兄弟的性伙伴。当时就有人写诗指出他们“昼随马后夜床笫”。

这些娃崽,真是可怜。他们还在少不更事的懵懂年纪,就被甜言蜜语诱惑,被老兵权势所压,不得不身负双重使命,白天跟在马后面服务,晚上躺到床上服侍,稀里糊涂就失去了宝贵的“童贞”。

鸡奸成风,天京城内的太平军,跟城外江南大营的清军,拼了个旗鼓相当,不相上下。

这股蓄养童男的风气,很快就流行起来。

在太平军的新占领区,长得清秀点的男孩,都成了抢手货。弄个女孩太招眼,弄个男孩多方便!

性压抑和性苦闷,带来的只能是性变态。

这算什么事儿?

太平天国的高层领导觉得有必要加强道德建设,制定未成年人保护法,来拯救这些被蹂躏的苦命孩子。

出台新的禁欲令,并不比第七款天条有所温柔:“凡奸老弟,如十三岁以上皆斩,十三岁以下专斩行奸者;如系和奸皆斩。”

只是这个规定,在定罪年龄上有些问题。

十三岁的小屁孩儿,懂个屁啊?

被那些老兄弟欺负的小男生,稀里糊涂就被打了“铜鼓”,不要说他们不明白是咋回事,就算明白遭遇了性侵犯,小小年纪,无权无势,无依无靠,还能反了不成?

这个法令,除了刚开始落实了一阵子外,后面就没有下文了。

究其原因,无非有二:

其一,查来费劲,很难鉴定。弄个女孩,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查起来也方便,取证也容易。弄个男孩,只要当事人不说,怎么查证?

其二,查不胜查,普遍默认。鸡奸这个事儿,在太平天国后来发展成公开的秘密,正所谓法不责众,难道把他们都杀了不成?

集体的性压抑和性苦闷,带来的必定是集体性变态,以及对性变态的集体认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