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是把双刃剑 第二部 第三章 文治 从性压抑到性变态(1)

月映长河 收藏 0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5.html


太平天国史无前例的禁欲令,带给人们的煎熬是空前惨烈的。

从金田起义,到定都天京,抱着“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侥幸心理,本着“风流事里死,做鬼也风流”的豪迈气概,冒死铤而走险私下约会同居的夫妻,屡见不鲜,屡禁不止。

最早被记录在案,并被拿出来杀给“猴”看的“鸡”,是梁郭溱和韦大林这对激情鸳鸯。

这两口子不知是感情太深,还是性欲太强,经常偷偷摸摸在一起约会,结果被人现场抓住,共赴黄泉路,做了鸳鸯鬼,成了杨秀清等人经常挂在嘴边的反面教材。

高层利用特权明目张胆大行色欲,基层就只好利用职务之便聊解饥渴。近水楼台先得月,方便下手的,当然是女馆的那些工作人员和国家公务员。

最早从事监守自盗这行勾当的,是一个叫做谢三的女馆工作人员,此人是参加金田起义的元老,因为“奸淫”女馆姊妹,被杀头。

面对杀头的危险,前赴后继者不乏其人。

女馆工作领导人蒙得恩,一点也不客气,多次利用职务之便,潜入女馆,假借公务之名,偷偷干些私事儿。

得知蒙总管假公济私的生活作风问题之后,杨秀清很是为难。因为就在不久之前出的两个类似的案子,已经让杨秀清很是恼火。

两个案子的主犯,来头都不小,一个是卢贤拔,一个是陈宗扬。

卢贤拔是拜上帝教中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熟读四书五经,入会以后一直在洪秀全身边担任专职秘书,从事文字处理工作。定都天京后,卢贤拔被杨秀清看中,调入东王府担任秘书(簿书),工作卖力,而且得力,很受东王赏识,先后被封为秋官又正丞相、镇国侯。

身为侯爵的卢贤拔,依然没有资格光明正大地过夫妻生活。要想有特权享受这种特殊待遇,除非做到王爵,否则只能做做春梦聊以自慰。

没有夫妻生活经历的人,大概还体会不到这条规矩的厉害。可怜那些已尝个中滋味的夫妻,大概很难心平气和地忍受这种非人道的折磨。俗话说得好,眼不见,心不动。坏就坏在,卢贤拔的妻子,也是东王府的女干部(女官),卢贤拔看见自己的妻子整天在眼前晃悠,难免想入非非,久而久之,遐想联翩就升级为情不自禁。

有一天夜里,卢贤拔和妻子都在东王府值夜班,他们心想待着也是待着,值班值着值着就值到床上去了。

由于太平天国对男女同居,包括夫妻同居,一直采取严防死守政策,所以卢贤拔违背国策、私自秘密“奸淫”自己老婆的罪行,很快就被人发现。好事不出门,艳事传千里,这是国人的习惯。卢贤拔的桃色新闻很快就在天京城里散播开来,弄得家喻户晓,满城皆知。

政府高级官员带头坏了规矩,群众们怎么看,怎么想?问题已经相当严重,天父决定亲自出马,好好刹刹这股歪风邪气。

1854年3月2日深夜三更,天父不怕辛苦,专门下凡审讯此案。

审理疑难杂案是天父擅长的专业技能之一,自从周锡能被审得服服帖帖之后,天父就没有审不出的案子,再嘴硬的犯人,到了天父面前,只有崩溃招供的份。

为了吸取周锡能“抗拒从严”的教训,卢贤拔力争坦白从宽,天父才问了两句,他就老老实实把犯罪事实交代得清清楚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