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5.html


1855年2月11日,真正的大戏正式上演,这一天将会作为曾国藩的耻辱,永远铭刻在湘军作战史上。

这一天深夜,石达开的第三攻击波开始!

石达开没有给曾国藩太久的喘息时间,湖口大捷不到半个月,他命令罗大纲和林启容再次趁着夜色,打击曾国藩的水师大营。

罗大纲从九江对岸的小池口出发,林启容从九江城出发,他们各自命令将士抬着一百多艘小划子,悄悄靠近湘军水师,放进水中,冲进大营,到处放火,焚烧战舰。

湘军水师一片混乱,纷纷窜往上游逃命,水手士兵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之时,早已将忠信仁义以及给他们灌输忠信仁义的曾国藩,一并忘得干干净净。

曾国藩坐舰拖罟船体庞大,招摇打眼,早已成为太平军的重点攻击目标。旗舰上的一帮护卫和秘书全部被杀,曾国藩的办公文件,还有刚刚收到的咸丰的赏赐,都成了石达开的战利品。曾总司令要不是坐上舢板,逃到罗泽南营中,早就成了石达开的俘虏。

曾国藩接二连三遭石达开重拳痛揍,一向倚重的湘军水师连遭惨败,连自己的坐舰都丢了,还差点就成了让人耻笑的俘虏,于是一时想不开,一跃而起,跳入水中。幸亏部下反应迅速,赶紧把他捞了上来。

曾国藩的高调跳水并没有博得石达开的同情,强劲的攻势仍在继续。石达开显然是一位高明的拳手,虽然反击已经奏效,可是只要对手还没有倒下,胜负还没有最后揭晓,他就不会让自己的拳头温柔下来!既然对手已经快被打晕了,那就不能再给他缓过神来的机会!

九江水战石达开偷袭曾国藩成功之后,湘军水师已经被肢解得七零八落,萧捷三的一百多号小船和两千精锐水兵被关在鄱阳湖,江中大船被烧掉和俘虏将近一半,剩下的一半也是伤痕累累,都被曾国藩打发到武昌,名为守城,实为修理,曾国藩的水师算是差不多完蛋了,一时之间很难恢复元气。

石达开决不会给曾国藩喘息的机会,继续发起第四波攻击,用第二次“西征”来彻底瓦解曾国藩的“东征”。


石达开反击的重点,在九江至武昌一线。受命负责反击的,是罗大纲兵团和秦日纲兵团。

石达开不想在江西与曾国藩纠缠,他决定避实击虚,出兵九江上游,攻击湘军后方,这样既可以夺回武昌,又能迫使湘军回撤,九江之围可不救自解。

第一个受命发起西进攻势的,还是骁将罗大纲。1855年2月12日,罗大纲受命从小池口西进,进占龙坪、武穴,打响了西进湖北的第一枪。

第二个受命发起西进攻势的,是秦日纲、韦俊和陈玉成兵团。

这是西征军团前期保存下来的精锐兵团,也是石达开手中最重要的一颗棋子,他们已经在安徽根据地休整了整整一个冬季,一旦进入进攻状态,其威力自然不可小视。

秦日纲兵团的目标是武昌。此时湘军陆师主力都在九江一带,长江北岸,从安徽到湖北一线,只有湖广总督杨霈兵团。

杨霈兵团原本是与曾国藩的湘军夹江向东进攻,但由于行军速度太慢,此时尚在湖北广济一带负责阻截太平军反攻湖北。只要打败杨霈,湖北就能长驱直入,武昌也指日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