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是把双刃剑 第二部 第二章 西征 武昌,今夜不设防(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5.html


第二件,添造战船,补充力量。湘潭一战,水师立了大功,这让曾国藩确信,要想在长江流域打败长毛,水师是关键。曾国藩一面命令长沙和衡州的造船厂加班加点,赶造战船,招募水勇,添置洋炮。为了加强湘军的战斗力,曾国藩还比较注意建设与兼并同时进行,吸收和兼并比较能打的绿营和练勇。新加盟湘军的,一个是从贵州赶到湖北来支援吴文镕,转而加盟湘军的胡林翼,一个是统带五百广东水师前来的山东登州镇总兵陈辉龙。陈辉龙不久之后就要挂了,可以不去管他,但是胡林翼的加盟,却是极其重要的一件事情。关于这一点,在后续的战事中,将会不断得到证明。

恢复了元气的曾国藩,打响了岳州战役。

1854年7月24日,经过两个多月的休整和布置,曾国藩率领湘军水陆大军一万五千人,兵出长沙,攻打岳州。

曾国藩的战略部署是,陆师分三路北上,东路负责攻打崇阳和通城,西路负责攻打常德,中路负责攻打岳州。中路是攻击主力,主攻手是曾国藩最为器重的刚刚被提拔起来顶替鲍起豹的湖南提督塔齐布。水师分为前锋和中军两拨北进,前锋由彭玉麟和杨载福等人率领,中军由曾国藩亲自统领跟进。

曾天养虽然能打,但手头只有万把人,加上刚刚打下武昌的韦俊无力增援,的确很难抵挡曾国藩三路大军的全面进攻。曾天养从岳州退到城陵矶后曾经组织反攻,后来韦俊也搞过小批量的零售式增援,都没能扭转败局。

曾天养退到城陵矶后,正碰上仇人塔齐布前来挑战,一时气急眼红,策马向前单挑塔齐布,因为用力过猛,情绪比较激动,一枪下去,刺中了塔齐布的马,却没能刺中塔齐布,结果自己反而被塔齐布手下兵将乱枪所杀。

曾天养个人英雄主义表演,其志可嘉,其状可表,但却挫了自己的锐气,长了敌人的威风,也就为岳州战役画上了句号。

从1854年2月27日征湘军攻占岳州,拉开攻打湖南的序幕,到1854年8月25日征湘军全面放弃岳州,退出湖南,进入湖北,为期一百八十天的征湘战役,以太平军的惨败而收场。


曾国藩与杨秀清的第三局,在武昌。

曾国藩在岳州得手后,开始酝酿越省夺城。湖北开始成为曾国藩和杨秀清争夺的焦点。

焦点中的焦点,自然是湖北省城武昌。

武昌一直是杨秀清关注和经营的重点。在武昌,杨秀清还提拔过一位年轻的将领。

这位将领就是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他是在攻打武昌战役中崭露头角的。

论年龄,陈玉成属天国二代。陈玉成是广西藤县新旺村人,清道光十七年(1837)出生在一个苦贫的农民家庭。陈玉成是个苦孩子,家里无地,父母租种地主薄田,直到被累死的那一天,他们都没有吃饱过一顿香喷喷的白米饭。金田起义那年,十四岁的孤儿,无处谋生,无依无靠,跟随叔叔陈承瑢加入了拜上帝会。因为年龄太小,未成年的陈玉成,被编入童子军(牌尾)。

陈玉成很快就成为童子军的统帅,带着一帮苦命的小兄弟,在本来应该还在自由自在嬉戏玩耍的年龄,开始冲锋陷阵杀敌立功。1852年进攻武昌时,陈玉成开始崭露头角,表现出过人的勇敢。当时打武昌,用的是地道攻城战术,就是用地雷炸开城墙,然后从缺口杀进去。第一批冲进缺口的,由于直接面对敌人,所以最危险,也最需要勇气。陈玉成带领五十个小兄弟,执行这一艰巨的战斗任务。地雷响后,文昌门被炸得乱石纷飞,陈玉成听到巨响,带领童子军一跃而起,占领缺口,大部队随后跟进,占领武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