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怜”取眼前人

yngjysl 收藏 19 151
导读: [我八十年代初的一二迷惘亚情] 塗蓝的恨事 一九八零年,个人刚刚复员回原单位,重新分配到糕点厂上班,二十五六岁吧,正是该恋爱的年纪了。大约是三四月间,一天,我突然得知,住在外县大田山车站的母亲,因心脏病和类风湿,已经到某市铁路医院住院了!正巧,第二天是星期天啊,不必请事假不用担心扣工资了,直接去就是了。当晚,心中还惴惴不安的,那所医院,是有我的老同学的,不会巧遇了吧。星期日早上,买上点母亲爱吃的芝麻片和水果,本人就急冲冲地向铁路医院进发啦。 本来,作为铁路子弟,本人的前途,正常



[我八十年代初的一二迷惘亚情]


塗蓝的恨事

一九八零年,个人刚刚复员回原单位,重新分配到糕点厂上班,二十五六岁吧,正是该恋爱的年纪了。大约是三四月间,一天,我突然得知,住在外县大田山车站的母亲,因心脏病和类风湿,已经到某市铁路医院住院了!正巧,第二天是星期天啊,不必请事假不用担心扣工资了,直接去就是了。当晚,心中还惴惴不安的,那所医院,是有我的老同学的,不会巧遇了吧。星期日早上,买上点母亲爱吃的芝麻片和水果,本人就急冲冲地向铁路医院进发啦。

本来,作为铁路子弟,本人的前途,正常发展的话,极可能是和小学初中同学一样,也分配到铁路工作的,这已经是历来的惯例了。可惜六九年来个啥的疏散下放,生生把复课闹革命后,勉强进入初一几个月的我及四姐弟,给安排到农村去了。所以后来,我的所有同学,统统都是就业于铁路的,包括铁路医院在内。事先想得好好的,到了该市,一定得找那些老同学会面,当然先是熟悉要好的男同学,也不排除那些没有正式交往过,在医院工作的女同学。

找到铁路医院,进了内科,见到母亲,满脸兴奋呀,哪象个病人样?奇之怪也,好象喜事到来一般,母亲高兴何来,不明所以。未及我开口寻问,母亲已经微笑着开腔啦:“你在铁路医院给是有个同学叫塗蓝的,在这呢当医生?”忙着回答铁路同学很多,班上确有个文静可爱的女同学叫塗蓝,各铁路部门同学到处分配得是,就是不知他们的具体分配情况,当兵几年几乎没有联系。母亲说,塗蓝确分在铁路医院了,先护士后读工农兵大学生,回院当了医生。

非常巧呀,塗蓝,那个不喜出头露面,印象良好的女孩子,恰恰就是我母亲的主治大夫?听母亲说,她到这家医院一个星期了,塗医生得知碰到了同班同学之母,十分热情,对她的病情非常关心,对她太好了!每天都要多次过问,亲自量血压听心脏测体温,甚至其它一些护士护工事也抢着干,以至买饭菜送水果营养品,令母亲过意不去。其间,塗医生自然也问起过我的近况,言谈中对过往个人似有好印象,并与母亲相谈甚欢。特别是,明言她尚待字闺中!

听了母亲的话,本人一则喜,一则忧,心里忽冷忽热,惴惴不安的。喜者,老同学很有人情人性的,对母亲照顾有加,令我十分欣喜,忧者,人家现在是大学生了,当医生属华丽的职业,能看得起我们这些微的冒牌初一生吗?前者,于情于理,我这个她的老同学到了,应该去感谢一下人家的隆情盛意的,后者,对母亲的鼓励明暗示,主动找她追求表态什么的,初一生和大学生,烤炉工和高贵大夫,那是天上地下的非一类差别呀,我却没这个天大豹子胆了。

胆颤心惊,如履薄冰地,去到内科医生办公室,一看一问,才得知又是一个不巧。塗蓝今天休息不上班!心下似乎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后悔自卑庆幸遗憾,啥味都有,怏怏不乐后怕不已回到母亲床前。她老人家,让我再到其所住集体宿舍去找找看,说人家说不定在宿舍里呆着呢,小伙子找女孩子该主动点,何况还是同学,对母亲大人又那么好,怕什么,可我那儿还有这勇气?不仅仅是灰头土脸的问题,要命的是,我与人家,条件差得远太不般配了。

那时,我就感觉到,塗蓝,并非是拿架子,故意规避老同学的,而是女性特有的羞涩在起作用。既然我与她,彼此历来都有好感,那可能是有一定感情基础的,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必定成就一份好姻缘。可惜,在中国这块天空,哪有女性求婚的?历来只有男性大胆追求,她,这是要我主动表示哟。可我自己,受“门当户对”之封建毒害甚深,囿于学历层次,职业差别,表面条件巨大差异,忽略了真正的感情因素。后再未找过塗蓝,彻底葬送了这一可能。

李平的憾事

一九八二年,已调到市糖业烟酒公司机关工作的本人,奉市商业局派遣,和多个部门的半百男女年轻干部一起,参加了市委组织的“林业三定“工作队,到卡房镇蹲点工作了半年。时年正值自身生理心理都正走向成熟期,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对爱情的渴望与希冀,这是十分正常的。区间,很自然地,结识了来自市委机关的年轻女大学生李平,由此产生过一段可能走向爱情,最终还是因身份学历条件等悬殊太大,而导致本人犹豫自误,最终失去了的难得友情。

李平七八年参加高考,被录取到云大读书,九二年毕业,分配到党政机关后,和许多同龄同年同学历的年轻人一样,按照正常的途径,即被下派参加林业“三定”工作队,美其名曰培养锻练年轻干部。此女,当时芳龄二十四岁小本人一二岁,鹅蛋形脸庞,大眼睛,肤色白晳,一米六七高与我几乎一致,文静娴淑,身子较为清瘦,十分好看感觉宜人。家庭情况比较好,父母一是某公司的经理,一是某公司的干部,三兄妹学历单位都不错,比我的家庭强多了。

由于同在一个工作队吧,不知不觉间,也许是林业三定工作的交往,或者是由于相互气质的吸引吧,双方有意无意中,就接触多了。李平被分在设在镇上的队部办公室,我呢,则分在了下属的路赶藤大队部,到队部开会和就餐,两人总会坐到一起,有关三定事务,我总爱找她办理,有事无事到她办公室坐坐,说上一阵子话,就是回锡城休息,我俩也常常约好一起往返,感觉真好。我最喜欢的,是一见李平,她就爱脸红,或显呆滞,明显是心里欣喜的样子。

慢慢熟悉了,回城里时,她会邀请我到她家里去玩,见过了她的父母和两个哥哥。多次去她家里,在得知我的单位和学历后,其父亲仍较为热情礼貌,感到相当温和亲切,有知识有素养有水平的,其母亲却感觉冷冰冰的,没有个好嘴脸,爱理不理的,两个哥哥,一比较客气有礼,一不闻不问的,半是温暖半是冰窖的体会啦。尤其是,感到其母对我是不欢迎的,称她伯母常无回答,偶然路遇视而不见,似乎小人是来高攀其女的,低人一等,心里不太好受。

相处中,李平为人诚恳,心地十分坦率,为人处事平和,绝无小家子气,心性亦不骄纵,从未因本人学历低,单位不怎么样而嫌弃人,和谁都好相处,一切使我非常欣赏。若能有女友如此,无论人才还是性格心性,抑或家庭单位条件等等,无不令我感到极为心满意足,夫何以求?但横亘在其中的,仍然是我自身的不般配,和其母亲明显反对的态度,这是两条巨大而难以逾越的天堑呀。一方面是极度的自卑,另一方面是孔孟传统的男强女弱心态,难受呀。

如此心理,注定了,我与李平的结局,是无花又无果。尽管李平曾言之凿凿,亲口向我表示,决不计较双方文化程度的差异,可以平等公平地交往,但本人仍然一根筋地拒绝了她的愿望,极大地伤害了其自尊。到九十年代初,本人经十余年奋斗,终于如愿以偿地取得了数个成人大专本科毕业证书,并调入政府机关工作,有了公平资格后,双方却早各自已婚。受伤的李平更不愿与我再相见,迅速从市委机关调走了,让自认平等了的我,大大地受了刺激与打击。

相恋别自误,“怜”取眼前人

以上恨憾两例,除了部分时不作合,个别人为因素外,不可否认,最根本最核心的原因,在于我自己的|“女不能高于男”,“男女能力不平等”的,封建传统旧文化心理在作怪,是它葬送了我可能的应季的美好恋情。当然其中,也有上年我曾经在《亚恋》一文写过的,此生我唯一钟情过的委苹这一心理靓影暗自作崇,误已子弟呀。近年来,不知咋地,此两恋事老在脑海中晃动,搅得自己不得安宁,大概是内里有愧,曾负于人,良心不安吧。故一吐以告慰。



2011-9-6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