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学校:儿被撞智残 母亲在家“办学”教子

因5年前的一场车祸,肖继亮昏迷28天;醒来之后的他因脑部受伤,成了一个有智力障碍的多动儿;在母爱呵护下,肖继亮智力渐渐恢复,却在学校遭遇歧视被迫选择退学,母亲肖咸玲在家自办学教子…[祝福这对母子]

别人都是拼命把伤残级别定高,但我不想为孩子办精神残疾证。虽然一年什么都不干就可以获得1200元补贴,但孩子要一辈子背着精神病的名义活下去。


每当我在报纸上看到关于脑瘫儿上大学的报道,就把它剪下来鼓励自己。


我不想接受别人的资助,宁愿他给我一个岗位,因为那样会给我的孩子头上戴上一个压力的环。


——肖咸玲


9月1日,是武汉市中小学开学日。


当同学们参加开学典礼,和伙伴们互相分享暑假趣闻时,12岁的肖继亮却要走进一个人的四年级课堂。在这里,他没有开学典礼。


妈妈就是老师,家就是教室,课表是妈妈排的。没有同学,没有同桌,他要一个人读书、写字,一个人上学、放学。


当老师的妈妈,初中文化


昨日上午,在江汉区姑嫂树路红光小区的家中,12岁的肖继亮在母亲的指导下,用二手电脑看教学视频。


“妈妈,我看完了。”肖继亮大声喊。正忙着的肖咸玲忙说,“小宝(肖继亮的乳名)乖,再去做两道数学题。”


肖咸玲忙完了,就从门边拿出一个小黑板,在上面写起了数学题。


这块小黑板还是大儿子肖继光小时候用的。前几天,她把它翻了出来,重新刷了一遍漆。


58岁的肖咸玲只有初中文化程度。之前曾做过小学老师的她,想尽办法鼓励小宝学习。


她没有直接讲解怎么答题,而是故意把题目写错,让小宝找出错误,并写出正确答案。“这是为了培养他的逆向思维能力。”肖咸玲说。


黑板上的几个题目,小宝很快就做了出来。她欣慰地夸奖说“小宝真棒。”听到妈妈夸奖,肖继亮呵呵笑起来。


“小宝虽然反应慢点,但他一点也不笨,只要耐心跟他讲,他学的还是很快的。”肖咸玲扭过头对记者说。


爱画汽车,他因车祸智力受损


如果没有那场车祸,这会是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让人忍不住从心里喜爱。“每次我带小宝去菜场买菜,老板都会给我打折,因为觉得他可爱。”肖咸玲泪光闪闪地说。


2006年2月15日,肖咸玲骑自行车带小宝到小区门口时,被一辆面包车撞倒。好心人来救,痛苦呻吟的肖咸玲一直喊:“帮我把小宝送到医院。”


车祸使肖继亮重度脑外伤,昏迷28天;肖咸玲的左眼失明,左腿也出现了残疾。


说起小儿子,她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了出来:“他本来是个很聪明的伢,最喜欢画小汽车,别的孩子画车都是画个大概轮廓,他连后视镜都能照着画下来。”


因为母爱,孩子智力逐渐恢复


小宝从昏迷中醒来后,因为脑部受伤,成了一个有智力障碍的多动儿,还伴有精神障碍和癫痫。吃喝都要人喂,上厕所也要人抱,生活无法自理。


他的智商几乎为0,只认识妈妈一个人。医生说能醒过来就是奇迹。不堪重负,小宝的爸爸坚持离了婚。


“《士兵突击》里的不抛弃、不放弃,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肖咸玲说,“不能让儿子变成一个毫无自理能力的废物。”她坚持为儿子复健。当时,她的月收入只有500多元,她决定把房子抵押出去救儿子。


“我每天都要抱小儿子去打针吃药,在路上就不停教他各种知识。”由于大脑受到伤害,小宝教育起来非常困难,光从1数到10,就花了整整半年。


肖咸玲不厌其烦一遍遍教,经过两年的训练,医生说,“小宝可以上正常人的学校了,这样有利于他恢复。”


2008年,小宝进入了姑嫂树小学读一年级。第一学期,语文考了93分。


遭遇歧视,被迫选择退学


孩子能正常上学了,肖咸玲很高兴,她以为孩子会逐渐好转。但是,近半年来,她给儿子洗澡时,经常发现孩子身上有伤,有时旧伤没好又添新伤。


她到学校打听后才知道,班上有几个调皮的同学,经常无故欺负小宝,有时甚至会掐着他的脖子,让他喘不过气来。小宝胆子小,回家也从不敢说这些事。


上个学期,在找老师还不能解决问题后,肖咸玲做了一个决定——让儿子退学。


“再多的苦我也能坚持,但孩子在学校被歧视,像沙包一样被打来打去,我实在没有办法让他继续上学了。”肖咸玲含着泪水说。


采访中,小宝也几次跑过来拉着记者的手说:“阿姨,我不想去学校了。”记者询问为什么?小宝怯怯地说,“因为同学们欺负我,没有人跟我好。”


妈妈希望,找一位爱心家教


像小宝这样智力微残的孩子,上学是个难题。因为,上普通学校容易受歧视,上特殊学校又会被耽误,他的智力比真正智障的孩子要好很多。


从报纸上看到,有些家长自己在家教孩子,也培养出了高中生、大学生后,肖咸玲决定,她也要在家教孩子。


7月下旬,她买来一台二手电脑,每天看请人帮忙下载的课件,自己先学习,再一点点教给儿子。


按照她给小宝制定的课表:每天早晨6点半起床,在小区内跑10圈;回家后练一个小时的打字,然后学生字;休息一会后,接着学数学;下午,去小区附近的健身房锻炼。


肖咸玲将体能训练摆在很重要的位置,这也是为了完成她一个心愿。


因为担心小宝的身体,上学3年来,老师从不让他上体育课。小宝非常羡慕同学,有一次上体育课,他偷偷站到了队伍中。不想,老师却喊他出列。他倔强地拒绝说:“我也是人。”听到这一消息时,肖咸玲瞬间泪流满面。


小区健身房的老板知道后,让小宝随意去上课,每周只象征性地收20元。


妈妈的教学方式,小宝可以接受,但他皱着眉说,“很辛苦,作业太多,我压力太大了。”他最喜欢的课是街舞和跆拳道。现在他已是跆拳道黄带了,“我想练到黑带,以后就可以保护自己了。”


“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肖咸玲说,现在,她最担心的就是小儿子的学业,担心自己教育不好儿子。


她希望能找一位大学生志愿者,帮帮小宝,有空时来给小宝上上课。“小宝很乖,他只是希望有一个年龄相近的玩伴,这也可以弥补他缺失的父爱。”


◇特写


“我不需别人资助”


肖咸玲每月退休工资加低保只有一千多元,这几年来,为了给孩子看病,肖家已是家徒四壁,50平米左右的房子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


为了两个孩子能够上学,连家里的煤气坛子都卖了,只能靠烧柴做饭。


“我们有时候一两天只做一次饭,炒一两个青菜,剩下的第二天热下再吃。”每天的伙食就是土豆、馒头,偶尔买点猪皮,就是难得的美味。


“越是困难的家庭,越是要教会孩子自尊。”说起两个孩子,肖咸玲扬起嘴角,一脸骄傲。


大儿子肖继光曾是湖北省艺术学校的学生。弟弟遇车祸后,由于交不起学费,他从艺术学校转入71中,跳了一级后,还考入12中火箭班。正在读高三的他,吃不起学校的盒饭,每天从家里带饭。晚上放学回家,他也是一边写作业一边照看弟弟。


面对家庭的逆境,肖继光却很淡定。他甚至劝母亲说,“妈妈,馒头很好吃,咱们不要接受别人的救助,人穷也不能丧失尊严。”


孩子的支持让肖咸玲也更加硬气,虽然今年她已经58岁,头发花白,身体也跟不上。但她坚持说,“我不需要别人资助我。如果想帮忙,我宁愿他们给我一个岗位,我们要凭自己的能力吃饭。”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