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他是汉奸还是英雄

莱昂德格雷勒

他是汉奸还是英雄

莱昂德格雷勒 莱昂·德格雷勒 (Leon Degrelle) 莱昂·德格雷勒,二战前欧洲最年轻的政治领袖,比利时“雷克斯”党的创始人,党卫军中最著名的外籍自愿者。希特勒对这位出色的年轻人也是欣赏有加,曾说过:“我如果有了儿子,希望他能像莱昂一样”这样的赞语。 德格雷勒于1906年6月15日出生在阿登地区的布永(Bouillon)镇。其父亲是1901年由法国来到比利时的移民,在布永开了一家规模颇大的啤酒厂。富裕的家境使德格雷勒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再加上从小就聪颖过人,在家乡有“天才”和“神童”之称。1920年,德格雷勒考入比利时天主教鲁汶(Louvain)大学攻读法律。在大学里,他不仅学习法律专业,还选修了政治、艺术、考古和哲学等课程。在学生时期,德格雷勒就已经开始展现出非凡的领导才能和个人鬽力。到二十岁时,他撰写的书籍已有五部获得出版。1930年,德格雷勒完成学业并获得法律博士学位。此后,他办了一家出版社,开始发行自己的周报。 由于受父亲的影响,德格雷勒从小就是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后来他加入了“天主教运动”并很快脱颖而出,成为该组织的领导人之一。德格雷勒热衷于群众运动并获得了各阶层的广泛支持。他梦想能在比利时建立一个高效负责并为民谋利的政府,提高国民素质。他经常宣扬:“你要么和人民站在一起,要么就只能孑然一身”。至1931年,德格雷勒已成为一颗耀眼的政治明星,发表的演讲超过2000场,深受大众的喜爱。虽然此时的德格雷勒已是比利时执政三党之一的天主教党(另外两党为自由党和社会党)的主要领导人,但他对执政联盟中的营私舞弊和党同伐异深恶痛绝,觉得与他的政治初衷背道而驰。1935年,德格雷勒毅然脱离天主教党而发起组织了“雷克斯运动”(Rexists),鼓吹发动激进的改革,建立类似意大利法西斯国家体制,公正团结的“总体国家”。此后,德格雷勒对执政党联盟发起了他称之为“清除腐败”的宣传战。1936年5月24日,德格雷勒领导的“雷克斯”党在大选中异军突起,在议会上院和下院中总共赢得了34个席位。然而,执政的三党迅速地结成同盟,一起对德格雷勒进行打压。很快,雷克斯运动陷入低潮,党也发生了分裂,但德格雷勒仍获得了大多数青年选民的支持并在接下来的选举中当选为国会议员。当战争的脚步临近时,德格雷勒在国内力主中立,以使比利时能成为敌对的德法之间的缓冲。作为有远大抱赴的政治家,德格雷勒的眼光并不仅仅局限于欧洲大陆。他以学者的身份先后访问了拉丁美洲、美国、加拿大、北非、中东和所有欧洲国家。他认为,欧洲的唯一出路是以共同的文化传统为纽带实现统一。在访问中,德格雷勒分别得到了墨索里尼、邱吉尔和希特勒等各国首脑的接见。在与各国领袖的会晤中,尽管他极力游说想阻止欧洲再次陷入大战中,然而新老帝国之间的利益矛盾却并非是他能够化解得了的。随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1940年德军入侵比利时,德格雷勒的政敌借此机会发难。5月10日,德格雷勒被比利时政府以“通敌”罪逮捕。在狱中,德格雷勒遭到严刑拷打。在亲属的努力下,德格雷勒逃脱了被处死的危险,最后被送到法国南部的一个集中营关押。随着德军的胜利,德国人开始寻找战前对其持友好态度的德格雷勒。很快,德格雷勒被德国人释放并返回了比利时。然而,获释后的德格雷勒一开始并没有与德国占领军合作。讽刺的是,在“通敌”这一点上,那些前政府官员中的机会主义者倒是走到了他的前面。 当希特勒发动征俄之战后,反共的德格雷勒提出组建一个由瓦隆人自愿者组成的营,希望借此为瓦隆人在今后希特勒的新欧洲中谋得一个显赫地位。1941年8月8日,德格雷勒自愿加入德国陆军成第477步兵团一名普通士兵。对于德格雷勒的这种行为,他的瓦隆人战友都戏称他为“谦虚第一的勃艮第公爵”。在第477步兵团服役3个月后,他被提升为军官并调职到由比利时自愿者组成的第373步兵营。1942年5月1日,他晋升为少尉。1943年5月15日,他被提升为中尉。6月1日,他以党卫军预备役中尉的身份转调到党卫军维京师任后备军官。当月,他调往由原陆军第373步兵营扩编而成的党卫军“瓦隆人”突击旅(SS-Sturmbrigade Wallonien)任军械官。1944年1月30日,他晋升为党卫军上尉。2月13日,“瓦隆人”突击旅旅长卢希恩·利珀特(Lucien Lippert)阵亡,德格雷勒接管指挥权继续率部作战。6月21日,卡尔·布尔克被任命为“瓦隆人”突击旅的新旅长,但实际上是和德格雷勒合作指挥部队,布尔克负责组织和训练,德格雷勒则负责作战,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该旅扩编为党卫军第28师为止。1944年2月20日,德格雷勒获颁骑士十字勋章。其推荐人奥托·吉勒在推荐书中写到: 在切尔卡瑟西部持续一周的战斗中,“瓦隆人”突击旅与其他陆军和党卫军部队一起依靠自身的力量击退了敌军的进攻。当英勇的卢希恩·利珀特旅长于2月13日被一颗子弹击中胸部而壮烈牺牲后,德格雷勒接管了全旅的指挥权。在此前的无数次战斗和最后的突围行动中,德格雷勒以勇敢的行动向我们展示了其优秀的作战指挥能力。在同志般的战斗友情凝聚下,他和勇敢的瓦隆人一起,与陆军和党卫军的日耳曼官兵并肩作战,使突围得以顺利实现。我建议向这些勇敢官兵的领导者颁发骑士十字勋章。 1944年4月20日,德格雷勒晋升为党卫军少校。8月8日,他到达爱沙尼亚,开始担任“瓦隆人”战斗群的指挥官并参加了纳尔瓦战役。8月27日,他获颁骑士十字勋章橡叶饰,其推荐书内容如下: 1944年8月23日,敌军以爱沙尼亚部队为主要进攻对象并一举突破了他们的防线。整个多尔帕特(Dorpats)的西和西南方侧翼都已直接暴露在苏军的打击之下,仅有一些没什么战斗力的警卫部队防守。 与此同时,德格雷勒少校正赶往在西南面阻击苏军进攻的重步兵连。在那天早晨的旅程中,德格雷勒确认了战场形势并将正向多尔帕特溃逃的爱沙尼亚部队收拢起来。他将爱沙尼亚和德军部队组织成一个战斗群并部署在战略要点莱玛茨(Lemmatsi)山,建立起一条防线以阻挡苏军的进攻。而这支由残兵败将组成的战斗群竟然坚守莱玛茨山防线达一整天之久。 德格雷勒在战斗中的勇敢表现,激励了爱沙尼亚部队残部继续奋战到底。当官兵猫着腰在战壕中作战时,德格雷勒则站在高处下达命令。敌军向多尔帕特市进攻的企图被挫败,应完全归功于德格雷勒少校在关键时刻的个人决断,否则我方仍在更南面作战的部队将有被合围的危险。 1944年10月9日,德格雷勒因在1942年8月-9月的普鲁斯卡娅(Pruskaja)、切尔雅克夫(Tcherjakov)、库班诺-阿尔米安斯基(Kubano-Armianski)地区和1943年12月在切尔卡瑟地区的战斗中的突出表现而获颁金质德意志十字勋章。从前线下来以后,德格雷勒被希特勒亲自授予骑士十字勋章橡叶饰。 此后,他作为宣传部的特邀嘉宾四处发表演讲直至1945年1月底。当德格雷勒自苏联回到布鲁塞尔时,比利时人为他举行了历史上最盛大的欢迎仪式。一万多名布鲁塞尔市民在街道两旁夹道欢迎。而就在两个月前,盟军部队已经攻入了比利时境内。1945年1月1日,德格雷勒晋升为党卫军中校。1月30日,他被任命为党卫军第28“瓦隆人”自愿装甲掷弹兵师(28. SS-Freiwilligen-Grenadier-Division Wallonien)师长。4月20日,他被提升为党卫军上校。 在首批赴东线的800名瓦隆人自愿者中最后只有三个人得以幸存,其中之一就是德格雷勒。在整个二战期间,党卫军中先后有约2500名瓦隆人自愿者在与苏军作战中阵亡。德格雷勒曾说过,“如果没有党卫军,整个欧洲可能在1944年就已落入苏联的魔掌。他们会比美国人早得多达到巴黎。党卫军曾在莫斯科、哈尔科夫、切尔卡瑟和塔尔诺波尔英勇地挡住了苏军。党卫军的抵抗使苏军失去了超过12个月的时间,否则他们将在爱森豪威尔之前抵达诺曼第。人们应该感谢这些作出牺牲的年轻人”。 当德国投降后,德格雷勒自知,作为最反共的斗士之一,他在战后将会成为苏联除掉的重点人物,同时他也不愿意向胜利者屈服。于是他首先逃到当时仍处于德军控制之下的挪威。在那儿,他和追随者搭乘一架飞机出逃,沿途曾多次遭到地面防空火力的打击,最后因燃料耗尽迫降在西班牙境内。在迫降时,德格雷勒有多处骨折,后来在医院住了一年才完全康复。住院期间,德格雷勒一俟他的右臂能够活动后就开始埋头撰写他最著名的一部书《Campaign in Russia》。 二战彻底结束后,盟军开始威胁西班牙政府,如果不交出德格雷勒和维希法国首相皮埃尔·拉瓦勒,将对其采取军事行动。佛朗哥采取了折中的办法,交出了拉瓦勒,而以身体有伤不宜移动为由留下了德格雷勒。德格雷勒伤愈出院后,即被安排到一所修道院躲藏起来。然而,他的家人、朋友和支持者在被遣返回比利时国内后即被逮捕,有些甚至被拷打至死。他的七个女儿一个儿子被强制分送到欧洲各地的拘留中心看管,连名字都被全部更改,以避免他们以后恢复联系。同时,比利时政府下令禁止他们互相联系,也不许他们与其父有任何形式的往来。比利时新政府不仅以缺席审判的形式宣判德格雷勒死刑,而且还颁布了一项名为《德格雷勒法》的法案,该法案禁止任何人运输、拥有、收受有关德格雷勒的书籍。其中《Campaign in Russia》就被宣布为禁书。 1954年,改名为莱昂·何塞·德·拉米雷斯·雷纳(Leon Jose De Ramirez Reina)的德格雷勒正式加入西班牙国籍。在西班牙举目无亲的德格雷勒并未被困难压倒,他以新的热忱投入到建筑行业中。就像在战场上他能够从士兵成长为上校一样,德格雷勒凭着自己的奋斗白手起家,逐渐建立起一家大型建筑公司。此后,德格雷勒的公司以优质和高效而蜚声海内外,甚至连美国政府都曾委托他的公司承建一些在西班牙境内的诸如军用机场等大型军事工程。在此期间,德格雷勒的忠实追随者在欧洲各地找到了他失散的所有子女并送至西班牙与他团聚。 在战后约四十年里,德格雷勒曾12次在公开场合向比利时政府发出信息,只要比利时政府在有陪审团的情况下公开进行审判,他愿意回国受审。然而心存顾忌的比利时政府没有作出正面回应。在德格雷勒流亡西班牙期间,曾发生过数起试图清算他的事件。1961年7月5日,西班牙警方逮捕了两名自法国比利牛斯山一个小村子非法进入西班牙国境的“旅行者”。这两人,一个是名叫Zuis Alduide Idelon的以色列人,另一个叫Suison Jake De Mon的人持法国护照。警方在他们的行李中搜出了武器、弹药、大约相当于50万美元的各国货币、一套麻醉工具、一张某西班牙别墅的详细平面图和一个像棺材一样的盒子。最后,那两人供认自己是为以色列情报部门服务的特工,奉命潜入西班牙绑架德格雷勒。 1983年,西班牙社会党在国际犹太人组织的压力下,鼓噪要驱逐德格雷勒,但最终没能实现。后来,犹太人追捕纳粹逃亡者的组织悬赏10万美元抓捕德格雷勒,这一举动也没有产生任何效果。德格雷勒仍旧在西班牙生活地无忧无虑,经常出现在公众聚会上,招待朋友聚餐,接见来自各国的前军界和政界的仰慕者。 1994年4月1日,88岁高龄的德格雷勒在西班牙的马拉加(Malaga)去世。在德格雷勒的回忆录中,他仍然坚持其法西斯信仰,而且至死不悔。在临终前,德格雷勒留下最后遗愿希望其骨灰能送回比利时安葬。由于比利时政府的反对,这一遗愿最终没能实现。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