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之黑白风云 第一卷 作茧自缚 060.下山猛虎

周于仲谋 收藏 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URL] 岔口路中央,小梅被人一只手勒住脖颈,另一只手端枪顶着头部,“不要动,再动一枪崩了你!”高大壮汉恶狠狠地警示着不停挣扎的女孩。 仲谋迅速隐身在大树后,壮汉大声叫嚣,“你不是一直很牛吗?站出来,让爷看看你!” 中了埋伏,不该让小梅离开自己的保护,没时间懊悔,小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岔口路中央,小梅被人一只手勒住脖颈,另一只手端枪顶着头部,“不要动,再动一枪崩了你!”高大壮汉恶狠狠地警示着不停挣扎的女孩。

仲谋迅速隐身在大树后,壮汉大声叫嚣,“你不是一直很牛吗?站出来,让爷看看你!”

中了埋伏,不该让小梅离开自己的保护,没时间懊悔,小伙端枪紧张观察。这帮杀手肯定不止一个,一定还有其它人埋伏在周围,不能上当。

岔道的左侧是一片低矮的灌木丛,如果藏人的话,刚才双管齐下自己和小梅难逃一死,估计应该没人埋伏。右侧,景观树众多,修剪齐整的常绿灌木林延伸很远,如果还有杀手,他们必定藏在其中。眼睛死死盯着怀疑有人的地方,仲谋耐心等待。

“孬种,自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手中,却不敢站出来,没骨气,人妖!”壮汉看小伙不上当,有些气急败坏,口不择言大声咒骂。

这伙人的目标只是自己,理应不会对小梅如何,时间拖得越长对他们越不利,沉住气,仲谋细心搜索刚才锁定的区域。

夜风一阵一阵温柔刮过,树上的枝叶哗哗作响,灌木林中,似乎有人影在移动。

“缩头乌龟,不出来是吧?我自有办法让你出现!”壮汉也明白局势对己方不利,使出流氓招数,用枪戳戳女孩的脑袋,“快,脱衣服,全部脱光!”

女孩磨磨蹭蹭的不动。

“脱不脱?不脱现在就打死你?”枪支猛顶头皮,做出要马上开枪的姿势。

都市生活的小姑娘哪里碰到过这种场面,惊恐中,无可奈何慢慢解开一层层的上衣,“快,把奶罩也脱下!”矮下身,躲在小梅背后的壮汉想借羞辱女人的方式逼小伙现身。

噙着泪水,小梅脱下上身最后的遮羞物,夜色下,一对雪白而圣洁的玉兔傲然挺立。勒着脖颈的魔爪顺势抓住左侧的乳房,大力揉捏,“啊!”因为疼,女孩嘴里发出痛呼。

“继续脱下面,全部脱光,快!”享受着自己的杰作,壮汉冲树背后的男人大喊,“孬种,你的女人现在被我在玩弄,胆小如鼠的废物,去死吧!”

头嗡的一响,一股热血冲上脑门,脑海中变成一片空白。小梅虽然还不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女人,但在内心中,仲谋早已经把她当成最珍爱的女孩,被人如此肆意侮辱,以后如何去面对?

不顾一切正欲走到大树外,突然,耳边响起狙击教官的警语,“各位,以后不管面对任何情况,请学会冷静,再冷静,毕竟,生命不能重来!”

对,出去就意味着送死,收回脚步,仲谋再次冷静察看。因为太得意,壮汉隐蔽好的身体位置悄悄发生变化,右脚无意中伸出,小梅正在脱长裤,人微微弯腰,头部略微离开一直顶着的枪管。

机会终于来临,瞄准露出的右脚,开枪的同时大喊一声,“小梅,趴下!”呼啸的子弹直扑壮汉,“噗,噗”连续两声,前一枚子弹精确命中外露的右脚,后一颗弹头则准确击中持枪的右肩部,“叮当”枪支脱手坠地,人如同被重击般斜斜倒下。

这还是仲谋不想沾上命案,如若在战场中,此人已必死无疑。十米之内,小伙有绝对的把握一枪毙命,即便成龙大哥在此,也会出现一样的效果,人移动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出膛的子弹,何况对方还是个半吊子?

“快,小梅,朝我这边爬!”大声提醒还愣愣趴在地上的女孩,仲谋用枪继续瞄准锁定的方向。

只要有人敢先冒泡,一旦察觉,子弹会毫不留情飞出,击中何处可没法保证,反正枪响人倒倒是肯定的。

地面上,小梅慢慢向大树的方向爬行。“噗”又一声枪响,蠢蠢欲动的左手掌被打开花,血泊中,壮汉不再动弹。

这个混蛋居然试图用左手去取枪,简直在找死,蹂躏过小梅的魔爪,小伙岂能轻易放过?一定要加倍奉还,方解心头之恨,敢动我的女人,老子让你今生都不能再用左手去害人!

灌木丛中,出现异动,整齐如一条线的枝叶左右不断摇摆,好像有人影移动。子弹只剩最后两颗,可不能浪费,不清楚还有多少人埋伏着,不过,对方不可能知道子弹的事,刚才精准的枪法或许能震慑住这帮饭桶?

枪管指向摇摆的灌木丛,人静静等待,时间属于自己,不用着急。小梅渐渐爬近大树,“快,蹲到我后面!”催促着女孩,人谨慎前望,丛林上的枝叶摆动得更加剧烈,那地方绝对藏有人。

月光下,从枝叶的缝隙中慢慢伸出一支黑色的枪管,仲谋先发制人,估摸大致位置,“噗”子弹冲枪管的偏右下方呼啸而去,“啊!”惨叫声显得特别刺耳。

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终于没有辜负教官的悉心栽培,枪膛内还剩唯一一颗,仲谋非常紧张,万一对方来的人很多,今天可就挂在这,嗐,怎么不把仿54也带上?悔恨的念头几乎把男人击昏。

蹲在小伙的背后,小梅瑟瑟发抖,“把衣服穿好,不用怕,有我在,谁也不能靠近我们!”两只雪白的玉兔沾满地面上的黑灰,女孩却浑然不觉,轻瞥一眼,仲谋小声提示,枪支依旧指向灌木丛方位。

慌乱穿着衣服,小梅小心站起来,“蹲下!”暴露的面积越小,才会越安全,小伙倒不担心自己,但万一小梅受伤,那可是令人痛心的事情。

“我想穿上长裤!”轻轻辩解,女孩乖乖的蹲下。

“躺着穿一样!”

暮色中,战场死一般的沉寂,小区楼房内,被惊醒的人们纷纷推开窗户,四处观望。“唔···”锁定的丛林中传来人的闷哼声,很快,有人大声呼喊,“兄弟,我来救你,请千万不要开枪!”高举双手,绕到街道中冲大树方向快速跑来。

枪支始终不离陌生人的头部左右,仲谋不动声色观察局势的变化。兵不厌诈,谁知道这人到底是敌是友,哥可不是被哄大的?

继续举着双手,用布蒙着脸庞的男人靠近大树,小声交底,“你叫仲谋吧?我是龙三的朋友,他不方便出面,特意委托我来报信,刚才最后一个埋伏的杀手已经被打晕,你们快随我来,这里很危险,说不定警察会马上赶到?”

子弹接近告罄,这地方也确实不安全,且信这男人一回,“小梅,我们走!”枪支摆摆,示意陌生人在前面带路。

苦笑着,男人顺来时的方向在路肩上跑步前进,身后,两人紧跟上来,前面不远处,地上倒着一个人,旁边停着一辆越野摩托车。

“这家伙应该负责接应,被我打晕,我的摩托车停在前面,快!”头也没回,陌生人边跑边解释。

“兄弟,请把我们送到‘天上人间’,谢谢!”把小梅抱上车中间,仲谋坐在最后面,枪支关上保险,但没收入裤兜。

陌生男人至始至终都背对自己,可能确实没有敌意,放下一半的心,人依然紧张注视着陌生人的举动,一旦发觉不对劲,首先干掉这家伙。

摩托车快速发动,穿大街,走小巷,绕开主干道,很快把两人送到“天上人间”的大门口。先下车,接着把小梅也扶下来,仲谋彻底相信此人,收好枪支,上前紧紧握住男人的双手,“刚才误解,请千万不要放在心上,非常感谢你!”

“可以理解,那种环境下,换作我也会跟你一样的做法,走先,有机会再讨教!”男人调转车头。

“兄弟,你叫啥名字?”

“三哥会告诉你的···”声音飘来的同时,摩托车如离弦之箭消失在对面的小巷中。

“疼吗?”五楼房间内,坐在床边的仲谋看着小梅胸部玉兔上的伤痕,痛惜不已。唉,让不相干的小姑娘跟着受惊、受苦、受侮辱,于理不通,于情不合,让人实在无地自容。

“还真有点痛,哥,要不,你舔舔它,应该会马上就好!”歪着脑袋,调皮的眼神脉脉含情。

天呀,既能治病,又能救人,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可在秋蝉姐的眼皮底下背叛她的表妹,一旦被察觉,后果···?

见兵哥哥还在犹豫,小梅发起主动进攻,上前摁倒小伙···

有两颗原子弹顶着,当然无往而不胜,小日本都抵抗不住,何况仲谋一介久旷匹夫?

得,咱缴枪投降吧,不然,老虎要吃人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