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十一章 飞龙在天 第十二节 战后的朝鲜 01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1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十二节 战后的朝鲜


板门店的那个军事停战委员会,也就在那儿摆了几十年,至今依然摆在那里……

车站成为了一片鲜花和泪水的海洋,不到两公里的街道,志愿军总部官兵们走了整整一个多小时。

随着志愿军部队全部撤出朝鲜,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英名,永远的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


朝鲜停战实现后,为了朝鲜民族的福祉,协商从朝鲜撤退一切外国军队,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并进一步恢复朝鲜的国家统一,成为朝鲜半岛,也成为东北亚政治棋盘上的重大问题。

1953年10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黄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奇石福和美国政府代表阿瑟﹒迪安在板门店举行了关于政治会议的会谈。然而美国人根本就没有撤军的意思。和两年前的停战谈判一样,光是一个议程就扯了十八天。

谈判进行得异常艰难。

后来在1954年的日内瓦会议上,朝鲜代表团提出了“一切外国军队在六个月内撤出朝鲜”的建议。但美国人反对撤出外国军队,理由是:美国离朝鲜太远,而中国离朝鲜太近。

就这样,从朝鲜半岛的板门店谈到了瑞士的日内瓦,谈了几十年,板门店的那个军事停战委员会,也就在那儿摆了几十年,至今依然摆在那里。据时任中央政治秘书室主任并长期在毛泽东身边担任俄文翻译的师哲回忆:


美国顽固拒绝从朝鲜撤军,“美国人依仗美国是金元帝国,在会场上蛮横无理,横行霸道。开会时,他们不顾礼节,将两只脚跷在桌子上。有一次,李承晚的代表卞荣泰讲了一句话,不符合美国的口径,因为卞荣泰想多多少少解决一些问题,美国代表马上跳起来,当着大家的面呵斥他,如同在家里呵斥自己的孩子一般。弄得卞荣泰尴尬万分,下不来台。真是有强权而无公理。”

(“当代中国口述史”,《师哲口述 ——中苏关系见证录》,第165页至166页,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


对于美国人而言,他们希望长期借故滞留不走,但是长期驻军就必然会产生人员轮换、武器更新、设备替换等问题,严格的监督对其不利,因此,监督作战双方在停战后不从朝鲜境外输入人员及武器装备的中立国监察委员会成为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不久,在南朝鲜口岸先后发生了一系列破坏和阻挠中立国视察小组活动的事件:驻在大邱的瑞典籍上尉遭美军士兵殴打;美军军官拒绝驻釜山港的中立国监察小组上船检查作战物资;禁止驻仁川港的中立国监察小组进港视察等等。根据中立国监察小组发现的不完全材料,自1953年8月至1954年2月,美方经由南韩各口岸运入的各种武器和拆散件至少可以装配机枪5000挺、榴弹炮135门,迫击炮146门以及喷气式作战飞机37架。

美方当初首先提出实行停战监督是为了限制我方,没想到它就像自己投出去的飞镖一样,又飞回来打在了自己身上。恼羞成怒的美国人于是开始公开限制,甚至最终废止了中立国的监察活动。1954年7月31日,驻釜山的中立国监察小组遭到三发枪弹的射击。8月1日,驻群山的视察小组驻地被投进了三颗炸弹。1956年5月31日,美国公然要求中立国监察委员会停止在南韩执行任务。1957年6月21日,美方在停战委员会上又单方面宣布,他们将不受停战协定所规定的禁止增强军事力量的约束。

从此,美国开始放开手脚大搞扩军。

美国政府蛮横的所作所为,充分证明了谁才是朝鲜半岛和平的绊脚石。

1953年5月至7月下旬,志愿军第39军、第38军、第40军陆续返回祖国。这几支部队都是首批入朝的雄师劲旅,几乎参加了战争的全过程。

1953年11月23日,中朝两国缔结了《中朝经济文化合作协定》,同时发表两国政府代表团联合公报,宣布中国将大力援助朝鲜政府重建国家,恢复国民经济。

1954年3月29日,志愿军总部也发出了《关于帮助朝鲜人民恢复与重建工作的指示》,要求各部队在严阵以待维护停战协定的同时,抽调大批人力、物力、财力,帮助当地朝鲜政府和人民恢复生产,重建家园。一直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全部撤回国内为止,八年之间,志愿军官兵共帮助朝鲜人民修建了公共场所八百八十一座,民房四万五千四百一十二间,恢复和新建大小桥梁四千二百六十三座,修建全长四百三十公里的堤坝四千零九十六条和全长一千二百多公里的大小水渠两千二百九十五条。在元山、咸兴、新义州、兴南、开城,到处都可以看到志愿军官兵参加朝鲜建设的身影。

志愿军全军各部队还节约口粮七百多万公斤,救济朝鲜灾民。

新中国军队的官兵们,还在朝鲜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故事。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舍己救人的罗盛教。

罗盛教是47军第141师侦察队文书,1952年1月2日晨,他正在成川郡栎沼河边进行投弹训练时,一个名叫崔莹的朝鲜少年不慎掉进了冰窟窿,罗盛教当即跳入冰窟,三次潜入冰水中,将崔莹托出水面。

崔莹获救了,然而,精疲力竭的罗盛教却再也没有上来。

罗盛教壮烈牺牲后,志愿军领导机关给罗盛教追记特等功,追授他“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爱民模范”荣誉称号。朝鲜政府授予罗盛教一级国旗勋章和一级战士荣誉勋章。

朝鲜人民牢牢地记住了这个中国普通士兵的名字,为了永远纪念罗盛教,朝鲜人民把烈士献身的栎沼河改名为“罗盛教河”,把获救少年崔莹的家乡石田里改名为“罗盛教村”,把安葬烈士的佛体洞山改名为“罗盛教山”,并在山上修筑了“罗盛教纪念碑”和“罗盛教纪念亭”。

朝鲜人民和政府对志愿军官兵的鱼水深情同样令人难忘。1951年9月,在后方交通中断,前线供应非常困难时,朝鲜政府曾先后在黄海道、咸兴南道为志愿军借粮五万吨,蔬菜、咸鱼及马草数千吨,本书在前文“反绞杀战”一章中曾提到过,不再赘述。

据不完全统计,战争期间,朝鲜人民为志愿军运送伤员和物资,抬担架和出战勤就有三十多万人次以上。其中不少人为保护志愿军伤员付出了流血牺牲的代价。上甘岭战役中,一个名叫朴在根的朝鲜农民,11月9日在护送伤员途中遭遇敌机轰炸,他毫不犹豫地毅然扑到了伤员身上,自己却中弹身亡;女游击队员安玉姬为救出志愿军侦察员而英勇牺牲;被战士们亲切地称为“志愿军妈妈”的支前模范咸在福,在严冬敲开冰层,为志愿军伤员洗净了七百多件血衣……。

在昌都里一个十九岁的韩桂芝姑娘家,住有四名志愿军伤员,当敌机来轰炸时,她冒着浓烟烈火,不顾小弟弟的哭叫,先把四名志愿军伤员一个个地背出来,最后才去背她的小弟弟,但这时她的弟弟已经被烈火烧死。伤员们都非常感激她,她却安慰伤员说:“你们好好养伤休息吧,你们比我弟弟更重要。”

飞虎山战斗中,朝鲜人民为了支援两天没有吃上饭的志愿军部队,冒着敌人炮火的猛烈轰击,前仆后继地牺牲了三十多个人,终于爬上主峰,把饭送到战士们的手中……

——这是鲜血凝成的友谊。

在战争中,志愿军官兵涌现出了大批英雄、模范和功臣。据统计,全军三等功以上的功臣共有三十万二千七百二十四人,其中特等功臣二百一十七名,一等功臣一百五十四名,并有二百八十二名功臣获得了英雄和模范的荣誉称号。荣立集体三等功以上的单位有五千九百五十三个,另有十六个单位荣立集体特等功。人民解放军在全军开展了波澜壮阔的立功运动,极大地激发了指战员的积极性。不但如此,立功者的家属也在家乡享有很高的荣誉。许多志愿军家属都纷纷寄信给前线的亲人,表示“家中一切都好,就是缺少一张立功喜报”……

1954年9月,彭德怀正式辞去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职务,由邓华任志愿军司令员。同年11月,杨得志接替邓华,就任志愿军司令员。1955年,中国从朝鲜撤军的工作继续进行,4月,杨勇将军接替了杨得志将军,继任志愿军司令员。

1958年2月中旬,周恩来总理、陈毅元帅、张闻天、粟裕将军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了朝鲜,并同朝鲜领导人磋商了志愿军撤军问题。2月19日,中朝两国发表联合声明,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民志愿军将于1958年底全部撤离朝鲜。联合声明指出:


“朝鲜人民和中国人民有着休戚相关的利益,帝国主义对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任何侵犯,中国人民过去没有,今后也绝对不会置之不理。”


10月21日上午,志愿军司令员杨勇上将、政治委员王平上将率领总部官兵来到位于桧仓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向留在这里的战友们进行最后一次悼念和告别。将军们和全体官兵绕墓地一周,在烈士墓前敬献花圈,栽植青松。此前,陈毅元帅曾有诗为证:


烈士墓园座座坟,

漫天大雪祭忠魂。

助人自助保家园,

万世千秋拜典型。


桧仓人对志愿军有着深厚的感情。后来他们年复一年、一代接一代地守护着志愿军烈士的陵墓。2003年清明节时,一个中国记者曾采访了一位桧仓老人,老人说:


“当时志愿军纪律非常严明,毛主席指示志愿军只能用朝鲜的水,不能动用朝鲜的一草一木。为了救济我们,志愿军每顿都吃稀饭,后来又搞戒烟运动,把节余下来的粮食发给老百姓。

……我今年已经六十岁了,本来应该退休了。但是,现在有我这样经历的老人不多了,我要把志愿军的事迹讲下去,讲给志愿军的后代,也讲给我们的后代,教育他们不能忘记志愿军,让朝中鲜血结成的友谊世代相传。

……请中国同志放心,陵园的七千棵青松可以作证,为了朝中友谊,我们会好好管理志愿军烈士陵园,只要朝鲜人民在,烈士们的坟墓也同在!”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志愿军烈士们,毛岸英烈士,安息吧!朝鲜人民没有忘记你们,祖国人民更没有忘记你们。你们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你们为了国家而献出了青春和热血,你们所建立的丰功伟绩,将永远与日月争辉!

24日,“朝鲜人民致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的感谢信”由朝鲜最高人民议会代表派专人送达北京。至8月底,这封信上已经有六百八十二万七千余人签名 —— 这个签名人数,是当时北朝鲜人口数的三分之二。也就是说,除了婴幼儿,朝鲜北部几乎全体人民都签了名。

1958年10月24日晚上,金日成首相在平壤举行盛大宴会,欢送志愿军总部官兵。他在致词中说:“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所建立的伟大功勋,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榜样,它将永远记载在人类进步的史册上!”

次日,1958年10月25日 ——即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纪念日,最后一批志愿军部队撤离朝鲜。三十万平壤市群众涌向平壤车站,欢送志愿军官兵。车站成为了一片鲜花和泪水的海洋,不到两公里的街道,志愿军总部官兵们走了整整一个多小时。

10月28日,首都各界群众在北京体育馆举行了隆重集会,欢迎自己的儿女胜利归来。北京市市长彭真和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会长郭沫若代表全国人民将一面巨大的锦旗献给了志愿军代表。锦旗上书写着几行大字:

“你们打败了敌人,帮助了朋友,保卫了祖国,拯救了和平。你们的勋名万古长存!”

同日,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怀仁堂接见了以杨勇、王平为首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团。“你们为祖国赢得了荣誉,热烈欢迎你们啊!”毛泽东欣慰地说。杨勇、王平立正答道:“光荣属于祖国和人民!”

当晚,周恩来总理主持了盛大宴会,欢迎志愿军代表团。

一向豪爽的陈毅元帅参加了宴会,和志愿军代表团团员们言谈甚欢,他说:“抗美援朝战争让世人懂得了这样一个道理:如果说世界上有个美国不好惹,那么现在还有个中国,也不好惹!”

周总理手拿茅台酒,挨个儿与代表团的每一个人碰杯。谁也数不清总理究竟喝了多少杯酒,但许多人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总理喝醉了,他太高兴了 ——这是周恩来总理一生之中罕见的几次醉酒之一。

在经历了血与火的较量之后,中国人民志愿军胜利地完成了祖国人民所赋予的神圣使命,1958年10月2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走完了在朝鲜八年的漫长征程,随着志愿军部队全部撤出朝鲜,“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英名,永远的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成为了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的象征,而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们所创造的丰功伟绩,也永远地镌刻在了历史的丰碑之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