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宋晓梧:中国为世界工厂付出了很大成本,用世界上将近50%铁、水泥、煤炭和10%左右石油天然气,创造不到8%全世界的GDP,维持了9%经济增长”。


15年前亲戚从日本带回来一个指甲刀作为小礼物,当时标价300日元,用到现在依旧是家里最好用的一把指甲刀。后来旅途中用过的本土指甲剪不知道有多少,寿命能超过2年的基本没有。同样是用100克左右的钢铁生产出来同样功能的产品,日本人的 100克钢铁保守估计能创造30年的使用价值,而国内的100克钢铁却等不到2年便成了待收回笼的废品。


这同样100克钢加工生产所需消耗的能源相差无几,但是所产生的实用价值却相差N多倍,因此而导致的重复生产与消耗也是N多倍,由此派生出的浪费与污染惊人。


由一把指甲剪上虽则管中窥豹,但却可以看出中日对待资源的不同态度,日本的资源匮乏由来有自,绝大多数原料都必须依赖进口,因是对待资源的态度很是尊重,尽可能通过技术手段的提升来发挥材料的最大商业价值。我们的主流行政思想似乎依旧停留在民国初年“幅员辽阔、地大物博”的痴人说梦里,随意浪费国民的公共资源和任意挥霍纳税人的公共收入成为某些阶层的特别待遇。仅从乡镇、县、市、省、部一级级的招待餐桌上看,从普通民众酒店餐厅消费的习惯上看,这种粗放式的类似于农耕文明阶段的管理模式无处不在。


粗放式的好处对于管理阶层而言是很显见的,那就是只管开支、永远不用报账,因为本身就一直有意的漠视与模糊数字化的管理技术,前来历朝大多如此,嘉庆不抄了和珅恐怕永远不晓得他有多少银子,而抄没和珅以后,国人也永远不晓得嘉庆得了多少银子,这便是粗放式的模糊化社会管理给行政阶级带来的福利。


因是这帮人所主持修订的政策与法规必定舍不得、跳不出这个粗放式的怪圈,为了消弭基层的质疑,大量豢养御用文狗,猛搞意识形态运动,大肆宣扬虚无的政治利益与道德福利。多年的积弊直到今日都并未得到有效的消除,反而在很多公开领域经常上演各种新版“官场现形记”。


所谓的高消耗低产出,环境成本居高不下,依我看远不是单单改变一个经济发展模式并经常在电视里开会的时候捎带提一提产业升级就OK,解决类似相关问题的切入点假使不放在杜绝肆意支配与浪费公共资源的特权有效监管上,不给马套上嚼子、拉上缰绳,一不留神必定野性萌发,肆意妄为。


制度改革的方向我以为不该是堵漏洞,反倒该是多开口子,丰富全民监管通道,让公权力真正透明地在阳光下生长,才可能能减少腐烂变质。延伸到产业界才能保证资源的配置更有效率,更符合市场发展的基本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