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又过了两个月,一天张筱想陈捷想的实在是郁闷的受不了,卓衍知道以后连忙赶到了陈捷家,见张筱眼睛红红的,看见卓衍进来,她问:“小卓妹妹,喝酒真的可以忘记烦恼吗?”卓衍说:“至少是当时,所以我总在不开心的时候喝酒,喝醉了就好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张筱微笑着说:“以前,你不开心的时候让你大哥陪你喝酒,今天我不开心,你陪我喝酒好吗?”卓衍说:“当然了,可是嫂子你为什么不开心啊?”不说还好,一说张筱又哭了起来:“以前见面少终归可以见,没见面的时候还可以通话,现在倒好,快半年了,就那天一次通话,我受不了啊,我想他啊!”说完放开了伏在桌上大哭起来,卓衍心里本来也有类似的感觉,再看见张筱比她更加想念陈捷,不禁非常感动,连忙去劝张筱,结果张筱没劝好把自己也带着掉眼泪下来。

等两个人都平静下来以后,张筱拿出了一瓶红酒,说:“小卓妹妹,我们来喝酒吧。”卓衍说:“好啊,不过今天不接隽隽吗?”张筱说:“隽隽参加夏令营去了。”卓衍叹了口气说:“难怪嫂子你今天那么不开心的,好不容易休息了家里一个人都没有。”说完给张筱和自己倒了酒。

张筱拿起杯子一饮而尽,卓衍说:“嫂子,红酒不能那么喝的!”张筱说:“你别管了,我今天就是想喝酒,就别说其他的了好吗?”卓衍看着张筱的脸立刻红了,说:“嫂子,你以前喝酒吗,感觉没见过啊。”张筱说:“我不会喝酒,这辈子很少喝。”卓衍着急的说:“那你就更不能喝急酒了,会头晕会马上醉的。”张筱说:“醉了,不更好吗?反正在家里。”说完不挺劝的又喝了一杯。

张筱果然不会喝酒,没喝几杯就醉了,卓衍连忙扶她躺下休息,自己则在房间里看看,装修一般的房间里被张筱收拾的井井有条,她看了看房间里的一些相框,大都是张筱的独照,只有两张是陈捷和张筱的合影,看着帅气的陈捷和美丽的张筱穿着各自的军装站起一起的相片,卓衍心里泛起了波澜,多么幸福的家庭啊,真是让人羡慕,大哥和嫂子都是好人,我心里那点小九九要是真的伤害了他们的家庭,那我就是个万劫不复的罪名啊。

想到这里卓衍忽然心疼起来,因为她一下又想到了陈捷对她的帮助和他在她心中的感觉,刚刚出现放弃的念头让她觉得非常失落,正在矛盾的时候,卓衍看到了熟睡的张筱,恬静如睡美人一般,酒精的作用让她的脸还是红红的,而一行泪水则还留在上面。想到这里,卓衍下定了决心:嫂子,我知道你对大哥的爱,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我对大哥的喜爱永远藏在心灵深处,绝对不做对不起你们两个的事情!

卓衍转了一会,想走,后来一想,家里就嫂子一个人,还喝醉了,她有些担心张筱的安全,于是她想了一下,随便抓了一件外套,在陈捷家的沙发上歪倒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张筱起来,觉得头很疼,跑到洗手间去洗了把脸,出来在客厅发现沙发睡着一个人,盖着陈捷的一件上衣,她喜出望外以为是陈捷回来了,走过去一拉衣服,却发现时卓衍,问:“呀,小卓妹妹,你怎么睡这啊?我还以为你回去了呢。”

卓衍揉揉眼睛说:“嫂子你起来了呀,昨晚太晚了,我怕你一个人在家不安全,我好歹是个警察,帮你把把门,嘿嘿。”张筱说:“谢谢你了妹妹,这个小区还算安全,小区安保还不错,一般贼是进不来的了。”卓衍说:“我在大哥面前喝醉的时候,他总是通知我家里来接我以后才离开,昨天是嫂子你喝醉了,我当然要照看到底了,不然对不起大哥啊。”张筱说:“呵呵,谢谢了,不过嫂子问你哦,你喝醉以后他有没有吃你豆腐啊?”卓衍想了一下说:“哈哈,好像没哦,不过是我回去酒醒了以后接我回家的大哥说的。”张筱莞尔一笑,一看时间说:“我去弄点早点吧?都8点半了。”卓衍说:“啊?8点半了?不成不成,我要走了!今天还要上班呢!已经迟到了。”

张筱怪不好意思的,卓衍一边安慰她没事,一边飞奔下楼,却发现自己的车上有个条子,心说好家伙今天谁的班效率也太高了,把条子一拿钻进车里发动汽车以后才慢慢的看条子上的警号,也巧了,正是孙莉。

等到了警署,签了迟到单,处理完了事情以后,卓衍给孙莉打了个电话:“小孙,上岗挺早啊。”孙莉说:“卓姐?怎么了啊?”卓衍说:“你8点20就开始贴条子了啊?”孙莉说:“我8点15分到政务小区,贴了两辆压线停车的,你怎么知道啊?”卓衍说:“我怎么知道,其中一个中招的是我了。”孙莉说:“啊?真的,呵呵,对不起啊卓姐,那等我回来我个人把钱赔给你,不过罚款你还是要交哦。”卓衍乐了,说:“你做的对的为什么要赔我钱,我给你打电话只是因为觉得好巧而已了,没事的小孙,最近想我没?”孙莉说:“想,好想呢。”卓衍说:“呵呵,看下次有出外勤的时候我们俩再搭档一回。”

两个女人漫长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有一天张筱给卓衍打电话说陈捷已经回来了,昨天晚上从她所在的空军基地坐的运输机然后直接回他们的基地。更好的消息是,陈捷因为出外训练接近一年时间,所以给了个长假。张筱问她方便开车出来去接他吗,卓衍当然愿意了满口答应。

到了红狼基地门口,陈捷已经在那里等了好久了,张筱一下车就扑到他的怀里,哭着埋怨着,而陈捷则也抚摸着她的头发小声劝慰着她,卓衍在后面感动的看着,看着心中喜欢的人站在那里,她也觉得好想去抱抱她,不过那天晚上的决心和现在的场合让她拼命抑制着自己的这个想法。而当张筱平静了一些,陈捷看到卓衍,笑着说:“死条子,谢谢你来接我啊,那么久没见,还好吗?”长久未见得一种麻木感让卓衍纵有千言万语都不知道如何开口,只是说:“嗯,还好了。”

陈捷走过去把卓衍也拥抱了一下,虽然是友情似的普通拥抱,虽然他还说谢谢你在我不在的时候照顾你嫂子和隽隽,但是,对于内心非常矛盾拼命压抑情愫的卓衍来说,这个举动足以让卓衍所有的压抑行为崩溃,对陈捷的爱意顿时又充满了整个心灵,她不由自主的双手也搂住了陈捷,在她看来,现在仿佛时间停滞了一样。所以说这个举动可以说是一个错误。

客观事实上只有几秒钟时间,陈捷就马上放开了卓衍说我们回去吧。在张筱来看这是很普通的朋友式拥抱,而卓衍搂住陈捷的手不是没使劲,之所以没影响陈捷的动作是因为陈捷原本力量就大,这次训练过后更加如虎添翼,本来就没多大力气的卓衍的双手压根就没让陈捷有受阻的感觉。

陈捷坐到车上,招呼半天:“喂!司机呢!再不来我自己把车开走的啊!”卓衍这才醒过味来,喊:“你敢!”说着就钻进了驾驶室。

张筱仔细看着快一年没见的丈夫,又比以前黑了,但是显得更壮实了,而脸上却多了一道算比较明显的伤痕,张筱用手摸着心疼的问怎么弄的,陈捷说都忘记了,没事,别担心,卓衍在前面通过后视镜都看到了,心里也觉得有一丝心疼。

陈捷挨个打电话叫人,大吴可以来,陈曦快足月了来不了,于是陈捷接了陈隽以后他们先到了德香楼,等大吴来了以后就上去了。这又是一番闹酒,大吴问你小子不厚道,把那么漂亮一老婆扔家里你玩失踪你真忍心啊!陈捷说:“我没办法啊,我去是西南训练丛林战了,没想到我们部队丛林战还要那么多不足的地方,哎。至于我老婆,你放心,她是这世界上最善良最老实的人,何况还有你们朋友照顾着,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只是,让她想念了,担心了,这个还真的是好对不起她。”说到这里,陈捷站起来,走到张筱面前深深的给她鞠了一躬说:“对不起老婆!”张筱眼睛噙着泪花说:“你没喝多吧,和我说什么对不起啊?”

陈捷只顾着和老婆诉说离愁,再就是和大吴叙旧骂娘,却无意冷落了卓衍,不过卓衍这次倒没失落,她只是转着酒杯,呆呆的看着陈捷,他的脸庞,动作和表情。

正发着呆呢,陈捷忽然看了过来,卓衍连忙眼睛移到酒席上做掩饰,陈捷端了杯酒过来,说:“听你嫂子说,我不在的时候你经常过来陪她,安慰她还总照顾隽隽,真的感谢你,有你这样的朋友是我的福气,我敬你一杯!我干掉,你随意!”说完把那杯白酒一饮而尽,卓衍不也把自己面前的这一杯饮料给干了,陈捷笑了笑,拍了拍卓衍的肩膀说:“你们署长现在还用不用我们去教格斗啊,我训练的时候和总队长说了的,他说只要报酬到位无所谓啊,呵呵。”卓衍一下来了精神,说:“真的吗?那我明天上班就去和署长说做安排。”陈捷说:“别急,起码等我长假休完再说,我还想和小筱好好相处几天呢。”

陈捷这次又喝的有点多,张筱把他扶上车,陈捷不停的亲她的头发和脸,大吴也红着脸,直着喉咙说:“NND,你急什么,这在外面,回家以后你们两口子关起门来再说,别跟着丢人!”继而对张筱说:“弟妹!让他悠着点,这家伙比头牛还壮,你这小身板别给整垮了。”张筱打了大吴一下说:“大吴哥,你也喝多了啊,嘴也没个把门的,隽隽听不懂这里还有大姑娘呢!”卓衍忍不住笑了起来,大吴马上做文章:“现在啥年代了,人家姑娘啥都知道,是吧?”卓衍连忙回过头去,因为这话可没法接茬。张筱说:“看吧!把别人说不好意思了!”大吴说:“得得得,我自己打车回去,陈捷,把弟妹伺候好的同时一定要记得悠着点啊,你这打死牛的身板啊,哈哈哈哈!”张筱脸红红的,扶着陈捷上车,自我解嘲的对卓衍说:“这两个人啊,没喝酒都是大好人,一喝酒都成流氓了。”卓衍笑着说:“没事了,偶然放松一下心情也是排解压力的一种方式吧。”心里却在想:要是我是嫂子那个角色,我才不会让大哥悠着呢,嘿嘿。

到了陈捷家楼下,卓衍想帮着扶,张筱说“|今天已经麻烦你半天了,都不好意思了,我自己能扶动,你先回去吧。”卓衍想开个玩笑,笑眯眯的说:“嫂子那么急啊,理解理解,悠着点哟。”张筱哭笑不得,望着卓衍,卓衍笑着摆了摆手说:“开玩笑的嫂子,那我走了。”

卓衍开车准备回家,却发现才20点过一点点,今天心情很怪,一时不想回去,于是把夏绵绵等以前视觉无限的一些老朋友call出来K歌喝酒,闹了半宿才回去,又挨了老爸和大哥一顿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