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捍卫者 正文 第三十章 方舟计划(四)

叮格009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9.html[/size][/URL] 第三十章 方舟计划(四) 朱云雅的自白: 毫无疑问,伯里克上校是个非常出色的教官,他对37号的训练就像严父一般没有参杂任何邪念,成天面对一个含苞待放的美丽天使,常常还会有直接敏感的肌肤接触,普通男人很难做到坐怀不乱,而他却能不折不扣地执行着系统、紧凑、高强度的训练计划,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9.html


第三十章 方舟计划(四)

朱云雅的自白:

毫无疑问,伯里克上校是个非常出色的教官,他对37号的训练就像严父一般没有参杂任何邪念,成天面对一个含苞待放的美丽天使,常常还会有直接敏感的肌肤接触,普通男人很难做到坐怀不乱,而他却能不折不扣地执行着系统、紧凑、高强度的训练计划,这一点十分让人敬佩。

我不懂特种作战的技能训练,但对伯里克为37号制定的训练方案还是持有异议。总觉得他的方案设计完全没有考虑37号的性别特点,除了不断地挑战极限,就是充满血腥的射杀和面对死亡的求生,让一个女孩子成天裹着绑带,满身泥污,看着让人心里不是滋味。我真担心,这样会强化她的极端性格倾向,导致那段模糊的基因组合表现出失控的行为。可伯里克却坚持说,战场上没有男人和女人,只有死人和活人。什么逻辑?!更让我懊恼的是,海德教授对这套魔鬼式的训练没有丝毫异议,他的默认总让我感觉他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按照分工,海德负责37号人类知识的传授,除了使用电感交换程序移植外,海德有时也通过聊天给37号灌输一些观念性的东西。我查看过训练记录,有一段对话让人感到有些不同寻常:

海德问:“所学科目中,你最喜欢哪门功课?”

“数学。”37号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计算是一种很有趣的活动。”

“很喜欢?”

“很喜欢!”

“数学使人精确。除了计算数字,还可以计算人生。”

“人生也是由数字组成的吗?”

“毕达哥拉斯说过,世界的本质是数字。”

“这话有些费解。”

海德博士很神秘地笑了笑:“世间的一切事物都可以量化。懂吗?量化的含义就是用数字或者数学模型来表述各种各样的事物。”

“能举个例子吗?”

“比如说能力。能力是一种很抽象的概念,但我把它量化为Y=E△-E/Q。Y代表能力,E△表示个体素质综合值,E是社会平均素质值,Q则代表社会的约束力。换句话,在社会约束力等同的条件下,一个人超出社会平均素质值的差越大,他的能力就越强。”

“能力越强越好吗?”

“那当然,能力比别人强,就应该生活得比别人好,能力最强的人,就应该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

说这句话的时候,海德用一种忧郁和惋惜的神情看着37号,37号觉得很奇怪。

“您好像不太高兴?”

“我在为你感到不平呵!”

“为我?”

“是的,你天赋和能力无与伦比,你的美丽就可以征服一切,这个星球上再也找不到比你更强的强者了。可你现在却被困在这个狭小的人工岛上,消磨着宝贵的岁月和时光。”

海德的话在37号心底激起一种冲动和欲望,她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您是说,凭我的能力,可以过比现在更好的生活?”

“远远不止这些。”海德的头摇得像个拨郎鼓。

“那又能怎样?”

“基督说过,人类的生存不能只靠面包,还要靠神的教导,通过深刻地思考人生的价值,你会确信在自己的灵魂之中存在着无比强大的力或光。为了掌握自己命运,只有求助于自我的内在之光。噢,你生命的内在之光超过了所有人,你完全有资格做主宰,做整个世界的主宰!”

“我?”37号似乎有些不相信。

“是的,你,37号。”海德的口气坚定不移。

“让全世界的人都服从我的命令,供我驱使,那将是何等惬意的事情。”37号陷入对未来的憧憬,时而亢奋,时而冷笑,时而胀红了脸,时而神经质地震颤,脸部表情丰富多彩,千变万化。这一切,都没能逃过海德那双鹰隼般的利眼。

5个月的时间,37号已经长到1米55的身高,生理发育接近成熟,大脑的理化开发和知识的快速移植,让她的自主意识的形成和分析判断能力的水平远远超前于她的生理成长速度。她并不反感伯里克对她的训练,感觉像是在玩儿,疑惑是在寻求一种刺激。除非37号本人抗拒这种魔鬼式的训练,否则,我无法阻止这种狂虐的训练继续下去。

不久,伯里克把37号带到了非洲,在那片充满野性的莽原上进行为期1个月的野外生存训练。这期间,海德教授也离开了伊甸岛,说是回哈佛的实验室去做一些实验数据的确认和整理。我留在岛上,每隔一小时就守在指挥中心观看空间站传回的37号的训练视频,那是一段让人放心不下的危险旅程,37号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踏上陆地,第一次投入到大自然的怀抱,第一次接受长时间的生死考验,第一……,我的心随她去了非洲。

就在37号去非洲的两周后,我在伊甸岛还碰到了另外一件事情。觅觅找到了我,它是一只人工培植的中华豚,智商接近人类。当时,伊甸岛刚刚绕过澳洲南端从印度洋进入太平洋,准备回到马克萨斯群岛。我发现那个灰白色的精灵一直在我们周围转悠,像是有什么异常的发现,我开始不敢确定是觅觅,后来我到下面的观光窗口,它很快游了过来,用嘴不停地碰玻璃,我才确定它就是两年前我海南岛研究所看到的那只中华豚。它不远千里追踪到此,我想一定是有什么重要信息告诉我,我打开了底舱隔离门,让它游进了我们的鲨鱼池。当我抱住它的时候,发现它身上有多处伤口,有的已经开始感染,看着让人心疼。我赶紧给它做了处理,才从它的嘴里取出密封丸,里面装着一个小纸条,上面写着三个字:速回家。这是我非常熟悉的笔迹,因为,写信的人是我想忘却又怎么也忘不掉的恋人,王翰。他现在是中科院海洋生物遗传研究所的所长,觅觅就是他的杰作。虽然只有三个字,但我知道,这里面所包含的内容太多,太多,我能听到他呼唤的声音,也能感到北京领导人的期盼,还有父母的思念……。可是我现在不能回去,37号的性格基因组合很快就要表现出来,我不能在这个关键时候离开,我必须看到最后的结果。我含着眼泪写下了“再等等”三个字,用密封丸放进了觅觅的嘴里,又陪着它在岛上休整了两天,才放它离去。

这件事情让我很伤感,但为了我所追求的目标,也为了对37号尽到我最后的责任,我必须这么做。

37号的非洲之行其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尤其是有过多次野外生存经历的伯里克。事后伯里克万分感慨地告诉我:这家伙简直就是白雪公主在世,野性非洲反到成了她的天堂?!我相信她能够在这个星球的任何角落生存。

一组37号非洲训练视频:

一个矫健轻灵的身影在塞伦盖蒂草原上奔跑,长发飞舞,行装起伏,身后一道笔直的烟尘象一把利剑劈开广袤无垠的绿毯。成千上万头角马乌云一般跟随着烟尘狂奔,裹挟着狮群、斑马、羚羊、野牛形成巨大的扇形编队,浩荡奔涌,气势如虹。草原上空回荡着隆隆的轰鸣,如同庞大的乐队奏响史诗般宏伟的乐章,好一副野性非洲的壮丽画卷!特写镜头:37号抹满油彩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阳光透过浓密的枝叶,斑斑驳驳洒满林间的空地,37号躺在几根藤条上睡得正香。清晨的密林里热闹极了,鹿鸣猿啼,鸟声啾啾,长臂猿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摇得满树枝叶乱响,几只狒狒争抢着37号身边的M99,一不小心碰到了扳机,“啪!”的一声走了火,吓得狒狒四散,惊得群鸟飞逃。特写镜头:那几条缠绕的藤条在缓慢蠕动,原来是三条巨蟒。

一片林木稀疏的开阔地,厚厚的腐叶上,平地耸立几十座1、2米高的土丘,土丘上下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洞。这是个什么东西?37号正想上前看个仔细,只见对面稀里哗啦林叶乱摇,林中急匆匆窜出一头笨拙的成年马熊。马熊走到土丘前,一掌就把土丘拍碎了,哇!原来是一座蚁巢。密密麻麻数不清的白蚁向马熊发动了进攻,刹那间马熊全身都爬满了白蚁,仗着毛粗皮厚,马熊根本不理睬身上的蚂蚁,只顾一把又一把地掏出蚁卵,殷勤地递给37号。特写镜头:37号津津有味咀嚼着白蚁卵,马熊一副暧昧的神情坏坏地看着37号。

傍晚,巨大的宝巴树下燃起了几团篝火,当地的卢贝人在篝火边围成一个大圈坐在地上,中间有几个男子一面吼叫,一面敲击胯下的树皮鼓,发出有节奏的“咚咚”声,十几个女子哼唱着跳起当地的卡巴舞。旁边,木棍搭起的一人多高的看台上,坐着卢贝人的首领和37号。看上去卢贝人把她视为座上宾,给予最高级别的待遇。特写镜头:37号怀抱一个黑小孩,微笑的用嘴亲着孩子的小脸蛋儿。啧啧,连政客糊弄媒体的动作也学会了!

朱云雅的自白:

看来我对37号安全和适应能力的担心确实是多余的,一个只有是十几岁实际年龄不到1岁的小姑娘,面对大自然俨然成了江湖老手。唯一放不下心的就是随着生理年龄进入成年期,她的倾向性格开始逐渐表现出来。

从非洲回来,37号的个头又增加了10公分,达到1米65,按基因组合的理论推算,她的身高在1米72—1米75之间就会达到顶峰,这也就是一两个月的事情。但眼下,她的生理发育已经完全成熟,女性的天然特征表露无余,无可挑剔的美加上无与伦比的性感,怎么描述都不过分,只不过时常一身迷彩服,长沿帽,战靴再加一副墨镜,使她女性的妩媚受到削弱,而帅气、英武的酷劲儿得到了强化。

为了给国防部以信心,伯里克在奥克兰基地隆重地为37号安排了一次秘密汇报。当贝朗和白宫办公厅以及国防部的要员们都等着看一场精彩的技能展示的时候,37号却骗过了重重守卫,神奇般地失踪了!这一次,让伯里克和贝朗部长丢尽了脸面,并且毫无应对之策。这种事情,除了37号,谁能干得出来?谁又敢这么干呢?用危机来形容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毫不过分,她的失踪引起了当时在场所有人的恐慌。她的存在本身就是高度机密,她的行为以及破坏力更是无人知晓。贝朗命令独步者和美洲豹的几十个突击队员换上便衣加入了对37号的搜捕行动,在她可能去的地方也安排了众多的职业特工。实际上,贝朗和伯里克心里很清楚,就是把全世界最好的特工、杀手、特战精英都调来也无济于事。突击队员和特工们在尤利斯城两次将她围住,有一次还用快捕绳将她捆住,结果还是让她轻易逃脱了。庆幸的是她没有对追捕者下狠手,只是打伤他们。之后,人们再也没有发现她的行踪。

然而,随后的两周里,尤利斯城却并不安宁,媒体不断出现有关蒙面女侠的报道:

一个最大的地下拳击场两名顶级选手被打裂了头颅;

红灯区发现了一具被割掉生殖器的男尸;

三名盗车贼光着身子被吊在停车场;

劫持30多名人质的3名悍匪被扔出25层高楼的窗外……,真是够热闹的!伯里克到过这些现场,确认是37号干的。他甚至还有些转怒为喜,这何尝不是一场汇报呢?一个现代版的超人,行侠仗义的女超人,我,伯里克调教出来的,哈!我怀疑他真这么想过。

两周以后伯里克带着37号回到了伊甸岛,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37号还是那一身酷劲儿十足的迷彩作战服,带着墨镜。大家都为37号平安返回松了一口气,伯里克因为意外看到了自己的真实的训练成果而没有太为难37号,只是让她在禁闭室里象征性的反省反省,时间是以“为这次的行为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为限。这算什么惩罚?37号3分钟就可以找到10个再合理不过的解释,伯里克不是不知道这一点。这恰恰证实了我的怀疑,伯里克对37号的所作所为其实很欣赏,他骨子里已经把37号看成他最得意的弟子。因为,在伯里克的字典里,一个循规蹈矩的人永远成不了顶尖的高手。37号似乎对伯里克的“好意”并不领情,3分钟可以结束的“紧闭”变成了3天的“自闭”,不吃不喝盘腿坐在小床上做冥想状。伯里克几次到禁闭室问她想出合理的解释没有,得到的只是沉默。伯里克以为37号是在给自己叫劲儿,没有理会,自己在给贝朗的报告中写了一个解释:37号对程序性的汇报有抵触,她渴望在实战中表现自己的能力,她需要任务,不需要观赏。她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名战士,她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3天一到,37号自己走出了禁闭室,仿佛一切又回到正常的轨道。

当37号在伊甸岛度过了整整8个月的成长期的时候,终于迎来第一次她渴望已久的作战任务:突袭卡努多斯毒品基地。这是伯里克为37号精心设计的一次“毕业考试”。

卡努多斯毒品基地人称罪恶堡垒,是大毒枭梅森在南美的一个重要基地,位于南美森林之中,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毒品生产基地建在狭谷一侧的半壁上,梅森在那里经营了十几年,防御系统相当完善。基地内至少有700名装备精良的亡命徒把守,拥有导弹、激光、榴弹等重武器,还有红外线雷达预警系统,据称还有武装直升机。两年前,卡努多斯军方联合国际缉毒队出动2000多人突袭毒品基地,双方激战三天三夜,结果联合部队死了近300人,报销了两架直升机,罪恶堡垒却分毫无损。此后,国际社会谁也不愿去捅这个马蜂窝。

伯里克的想法出于多重目的,拔掉这个眼中钉,不仅可以证明37号非凡的素质,而且可以在国际社会面前大长美利坚的威风,为上一次的汇报表演发生意外挽回面子。即便是不能得手,他也坚信37号也是进得去,出得来,不会有闪失,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37号的卓越能力。

贝朗对伯里克的并不完全放心,37号只带9个突击队员,而且全是智能仿真机器人,也就是说,37号是一人独立作战,这样悬殊的力量对比,即使武器装备再强大,也还是显得唐突。况且37号毕竟是个孩子,没有真正的战斗经验,这不能同非洲的生存训练相提并论。但伯里克一口咬定这是37号自己的选择,其他任何挑战她都没有兴趣。37号提交的行动计划经过计算机模拟演练,结果也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改变任务,他担心37号会出现上次的逃避行为。两个同样固执的家伙!贝朗对37号的信心只能转化成对伯里克的信任,他只好半边屁股坐在椅子上(悬吊吊)签发了任务计划,但要求伯里克必须一同前往督战,同时,独步者和美洲豹做好接应准备。

突袭卡努多斯毒品基地视频:

奥克兰基地附近的一个简易机场。37号和伯里克全副武装站在一架私人小型运输机旁边,看着9名突击队员鱼贯登机,一个个悄然无声,动作灵活,只是过于标准、整齐的队列状态让人感到有些别扭。

“现在改变决定还来得及。”伯里克说,他并没有看37号。

“唯一的改变就是您最好别去,我可没法保证您的安全。”37号同样没看伯里克。

“出发吧。”伯里克觉得没有什么可讨论的了,剩下的就是行动。

两人登上了驾驶舱。运输机随即从草坪上轰然跃起,擦着树尖飞去。

运输机沿着海岸线飞行了大约1个小时,翻越科迪勒拉山脉进入南美丛林,顺着一条曲折的河道做超低空飞行,两边浓密的热带丛林缓缓掠过,鸟兽惊恐地四处奔逃,引起丛林里一片不安地骚动,但很快又恢复了宁静。37号像个游客,好奇地打量着丛林的美景,而伯里克则闭着眼睛靠在副驾驶座上养神。

37号在方案中,选择了一条迂回接近目标的路线。首先到达巴利加尔的一个偏僻的简易机场,然后乘坐飞行车越过巴利加尔东北部边境,穿过玻利卡亚,进入帕雷西斯山脉。这条线路几乎与毒品贩子的秘密运输线重合。

“嘟——嘟——嘟!”舱内的小红灯一闪一闪,表明第一个目的地即刻到达。

小型运输机平稳落在一块足球场大小的草坪上。卡努多斯军方准备的四辆飞行车已经停在草坪边,一个穿土黄色制服的中尉军官向运输机走来。37号一行在舱内换上运动外套,鱼贯走出机舱。开始,那个中尉以为搞错了,他接到的命令是接突击队,而不是什么登山队,但走近一看,走下飞机的人个个身材匀称,虎头虎脑,还有全套精良的武器装备,他猜想这一定是突击队。他第一反应是向伯里克敬礼,伯里克立马向后退了半步,示意前面这位才是头儿。那中尉一见是个女的,反应有些迟钝。

中尉向37号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说:“我是沙肯鲁中尉,在此迎接你们,飞行车已经准备好了。”中尉指向草坪边上。

“我关心的是车上的通讯系统怎么样?”

“一切按你们要求准备好了,连驾驶员也是百里挑一的好手。”

“谢谢!不过我们自己驾驶起来恐怕更方便一些。请带我向你们优秀的驾驶员致谢。”37号向9名突击队员—摆头:“上车!”

“可是……我们怎么回去呢?!”那个中尉急忙喊道。

37号从车里伸出头,做个鬼脸说:“噢,再次感谢你们的合作,我想你们有办法回去,再见!”说完,飞行车尾部喷出热流,在草坪上疾驶了一段,打开了折叠三角翼,随着底部气流的喷出,车体慢慢升起,掠过草坪边上的树梢,朝边境方向飞去。

飞行车在100米左右的高度疾速飞行,不到40分钟就横穿过玻利卡亚全境,进入帕雷西斯山脉。37号选择了一片开阔的缓坡降落,位置正好是茹鲁韦纳河的源头,从这里顺流而下,大约70公里便是茹鲁韦纳河与泰来斯皮里斯河的交汇点,卡努多斯基地就在两河交汇点附近。

37号让所有人下车,打开皮划艇,用飞行车的动力给皮划艇充足气,然后检查了一遍装备的防水措施后,坐上两个皮划艇。上艇之后,她又取出一个多功能遥控器,按了几下,只见三台飞行车自动前进、后退。他放心地收好遥控器,做了一个手势,两只皮划艇向下游漂去。

皮划艇漂进狭窄陡峻的河段,巨大的岩石不时迎面扑来,湍急汹涌的河水如恼羞成怒的斗牛,随时要把皮艇颠翻。37号和几个突击队员泰然若定,从容地舞动手中的短桨,调整皮划艇的方向,避开了一个又一个岩石。显然,他们的平衡和应变能力非一般机器人可比,甚至超过专业选手。

“我们距基地还有两公里,现在已经进入他们的警戒区。”一个突击队员说道。

皮划艇过了狭窄河段,水流变得驯服了许多,37号喘了一口气,“现在已经到了警戒区,我们准备上岸。”37号边说边朝左岸望去,想选择一个登岸点,岸边没有滩头,全是陡峭的崖壁,光秃秃的,好不容易看到有几块大岩石在水面上靠近崖壁的地方露出光滑的头。她立即从装备袋里取出龙爪,在头顶旋了几圈,嗖——,一个潇洒地投掷动作,龙爪带着长长的尼龙绳飞向崖壁上一块凸出的岩石,并牢牢缠在上面。

“上岸!”37号命令道。

第一只皮划艇向岸边靠去,第二只皮划艇上的突击队员运用摹仿程序,如法炮制,很快跟着靠向岸边的另一块岩石。

11个人沿着崖壁一条小道往上走,到了半山腰,37号在一块平地上站住了脚步。她朝对面观察,没有发现任何迹象,但直觉告诉他罪恶堡垒已近在咫尺。她让队员全都换上迷彩服,进入战斗状态。

“好戏开场应该有个什么仪式吧?”37号蹲在一个岩石后面对身边的伯里克说道。

“仪式?什么仪式?”伯里克像是没听明白。

“您能吻我一下吗?”37号俏皮地看着伯里克。

“哼哼,调皮也得挑个时候。”伯里克一副不想搭理的样子。

“我是很认真的。这点儿要求很过分吗?”

“这个时候你怎么还有这些奇怪的念头?”伯里克这才认真地看了看37号。

“您要是不愿意,那我也不想干这活儿了,咱们收队吧。”

“你……,”伯里克本想说,你敢!可一转念,这家伙没准儿真敢,那就不好收场了,于是没敢发作,“你这是从哪儿学的怪毛病?”

“我在尤利斯城到处看见男女接吻,好几个坏男人也想吻我,我烦,我只想让您吻我,这有什么不对吗?”

“这,这会儿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等任务完成了,我一定慢慢告诉你行吗?”伯里克像是在求饶,还没有那个弟子让他感到如此窝囊。

“不行,我就现在想让您吻我,这难道比完成任务还困难吗?”

“真是个小无赖,把眼睛闭上。”伯里克偷看了一眼不远处待命的几个突击队员,小心凑近37号,用嘴闪电般碰了一下37号的嘴,马上就回到观察敌情的状态。

“这不算,蚊子叮一下还会痒痒呢,您这叫什么呀?”

伯里克无奈地又凑近37号的嘴,稍慢地轻贴了一下,就想了事。哪知37号乘机搂住伯里克的脖颈,实实在在地深吻了一口,弄得伯里克差点儿没了魂。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呢?”一个不识象的突击队员在一旁问道。

“关你屁事!我们这是在交换密码,怎么啦?你就老老实实给我盯住前面就是了,谁让你东张西望,嗯!”伯里克满脸涨红,像是在用鼻孔骂道。

“唔,不错,这感觉真的很奇妙。这大概就叫给力吧!”37号一副陶醉状。

“你那好戏可以开始了吧?小无赖。”伯里克其实也很陶醉,只不过这会儿他将这陶醉埋藏到了心里,眼下玩儿命的“游戏”还没开始呢!

“嗯哼,您瞧好了。”37号说着掏出遥控器,抽出天线,嘀嘀嗒嗒地按了起来,她要做的事情就是让罪恶堡垒彻底暴露出它的火力体系。

不多时,远方空中出现了三辆飞行车的影子,紧接着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在狭谷发出震耳的嘶鸣。这时,37号和伯里克瞄见对面山顶上,伪装网、假树枝悄然移开,防空雷达、大功率激光炮、导弹发射架相继冒了出来,但看不到一个人影。

37号调整飞行车,一辆继续朝山头飞来,另两辆沿狭谷低空穿越。

随着飞行车的临近,对面崖壁陆续打开了大大小小的射击孔,一时间激光束、电磁枪弹在狭谷组成密集的交叉火网。37号看得真切,有几束激光是从头顶上发出的,这和她事先想象的一样:自己所在的山顶也有火力点。

转眼,向对面山顶飞去的那辆飞行车在距目标约300米的空中被高能激光束击中,仿佛被蓝色长鞭猛抽了一下,飞行车冒着轻烟痛苦地栽下了深谷。从狭谷接近目标的两辆飞行车也未能逃出火网,冲在前的一辆被击伤后,撞向右侧崖壁,变成一团火球落到崖底。后面一辆被无数条激光洞穿,最后又被一发电磁炮弹命中,临空爆炸,了结得很干净。

对付头顶上的火力点,只用了不到10分钟就得手了。上面是一个短洞,里面就只有四个人,两台激光发射器,一台潜望镜,一个通讯系统。

37号摸上去后,见铁门虚掩着,便悄悄溜进去。那四人哪里见过37号闪电般的拳脚,不等哼出声来,已被打翻在地不能动弹。突击队员跟着进来,见状也吃惊不小,眨眼功夫竟然放倒了四人!再看37号,毫发无损,像刚打了一个哈欠似的无所谓。突击队员将那四人捆绑好,封了嘴,关在洞内的库房内。

奇怪的是,37号透过观察镜猛然看见罪恶堡垒的入口就在对面崖壁上,戒备森严,此时正有一辆飞行运输车停在洞口,十几个人正往上搬运箱子。

37号一下明白以前的突袭为什么让卡努多斯军方和国际缉毒队吃了大亏,原来是老奸巨猾的梅森玩了一套高技术把戏,在这里用上了一套全息幻影伪装系统,在崖壁前有一个全息影像蒙蔽了人们的视觉,让人只见崖壁不见入口和通道。而现在佩戴了带有电子滤波镜片的观察镜,它可以透过全息波看到真实的景象,基地入口毕现眼前。

“叫‘空中皇后’把云彩送来。”37号对一个突击队员说。

“明白。”那个突击队员用微型对讲器,调好频段,叽里呱啦叫开了。

这边37号已经装好了一支榴弹枪,又小心翼翼地取出—支形似火箭箭杆一样的东西,从枪口插入。

准备停当,正好“空中皇后”发射的云雾弹飞临峡谷,顿时大雾弥漫,白茫茫一片。

37号从射击孔伸出榴弹枪,透过红外瞄准镜,看到对面洞口乱作一团。他屏住呼吸,扣动板机,“嘭”的一声,榴弹飞入洞中。

“好了,让卡努多斯军方派一架中型运输飞行器来,告诉他们我们准备进入基地。”37号收拾好东西对那个突击队员说。

37号和伯里克一行大摇大摆进入罪恶堡垒基地,如入无人之境。所有守军都沉睡过去,像死狗一样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那些用于提炼毒品的器皿还在咕噜咕噜地翻腾着,报警器、通讯系统的无数只五彩小灯眨着惺忪的眼睛。

就像游览古人类遗址,37号和伯里克在基地内四处游逛。

突击队员们倒像是见惯不惊,兢兢业业地干起活儿来。他们把沉睡的人一个个搬运出去,送到上面,又把成箱成箱的毒品和拆卸下来的仪器,运了上去。干这种活儿,机器人可算是大显身手,效率极高,不到1个小时,偌大一个基地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最后,他们又把堆放在山顶一侧的毒品、器械浇上油,一把冲天的大火,烧了个彻彻底底。

“这些人怎么办?”一个队员指着码放成小山一样的守军人堆问道。

37号用厌恶的眼神瞟了一眼,冷漠地说:“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