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我一生的战争 正文:第一卷:浴血之战 第四十二章:蓄势待发

qazwsxedczzzz0 收藏 0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URL] “出发,在连长的振臂一呼下,我们又继续向前开拔,与师长他们默默的分别,遇到这样几位同甘苦的的好首长,没说的,只能说是让我们摊上了,在最后的师长还发出感慨,要是老子在年轻20岁,一定抱着机枪突突的突死那些杂碎。师长这样的人都不怕死,咱们当小兵的当然也不能装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


“出发,在连长的振臂一呼下,我们又继续向前开拔,与师长他们默默的分别,遇到这样几位同甘苦的的好首长,没说的,只能说是让我们摊上了,在最后的师长还发出感慨,要是老子在年轻20岁,一定抱着机枪突突的突死那些杂碎。师长这样的人都不怕死,咱们当小兵的当然也不能装熊。

有一句话,将熊熊一个,兵熊熊一窝,有这样的一个大将,想当熊兵孬兵都难。

当我们转过一道山梁,师长,团长他们完全在我们的视野里消失的时候,我们便加快了速度,向着中越边境急行。

当天刚要黑下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到达了指定位置,一个就在红河右岸一个不远处小山坡的,全连就藏在位于小山坡的背面,当然,在我们的身后,还有千军万马呢,就只是等着上面的一生命令,就冲上来呢。

在这个小上坡山,拿着望远镜,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红河左岸也在不远处一个林子里的越军,而且经过无数次观察,我军还发现敌人筑了许多的暗堡。随时对着我们,只要我们一过河,躲在暗堡中的火舌就会吐出夺命的火星。把我们y一个个的吞食掉。

其实,在云南跟越南交界的漫长边境线上,由于一条红河隔断了两边的交往和往来,所以在和平年代中越两国还是共同修建了一些交通设施,比如说那个时候连接中越的中越友谊桥。那时候在中越关系同志加兄弟的时候,中国的物资就是从这里运往越南,支持越南的抗法,抗美战争的。

想到马上就要和中国的这个小兄弟开战了,我们很多人都是有着那种教训忘恩负义的家伙的想法。


六七点钟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天空中残留着的最后一点光线也被北方而来的暮色给遮住了,浓浓的夜色中夹带着厚厚黑色素,把我们的视野仅仅的停靠在一米左右的范围内。

今晚很是安静,偌大的空地上,只有风儿吹着刚吐出新枝的树儿偶有的摩擦声,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在这安静得要死的晚上,却是显得那么的清脆。


连长叫我们拿出随身携带的干粮,准备吃战斗晚餐。

我们带的干粮是九块压缩饼干,连长他们说是三天的干粮,每天三块,一餐一块就行了。我们这些农村来的土包子的,见的世面不多,在部队上这么久,也没吃上过这玩意,大家都没有见过压缩饼干,只是听说过,这回发下来了,大都好奇,这饼干有种特殊的香味,忍不住背后偷偷地吃掉一块,越吃越香,后来又吃掉一块,仗还没打,我就快把一天的干粮给报销了。后来,连长发现了,严令我们不许战前吃饼干,说干粮是重要的战斗物资,对胜利有重要保证,就象子弹一样,没打仗就不能乱打,谁要乱吃,就要当没开仗乱放枪一样处分,还吓唬我们说,我们团执行的可能是师里的穿插任务,要跑得快,打得狠,不恋战,而且没有后勤保障,弹药干粮全靠自带,如果到时缺粮跑不快,掉了队,当了俘虏,影响全团,后果自负!说得很多人张着大嘴咽不下去。可我发现其实很多人都在偷吃,有人说,谁知道过了越南还能活几天,说不定一过河就牺牲了,别连压缩饼干都没尝过。

到现在,我包里还有九块干粮,本来我已经在之前偷偷的吃上好几块,但是被连长发现以后,虽然骂了我一通,但是还是重新有给我发了三天的干粮,我问连长为什么还要发给我,连长倒是不屑的说到时候老子还准备着你给老子跑快一点,给咱们的指导员抢一个越南娘们呢。

其 实我知道连长这只是玩笑话,真正的原因是害怕我在战斗中体力跟不上,会掉队,至于其他的人有没有被连长特殊照顾那我就不知道了,但是在二狗大毛他们拿出饼干的时候,就只有五六块了,有个别的甚至只有三四块了,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们是真正的理解了这句话的精髓了,兵马到是没有动,但是粮草倒是全都到我们肚子里了。

在我们吃着饼干的时候,连长又宣布在晚上过河的严格要求,第一就是不准说话,就是连咳嗽都不准,二是不准擅自行动,三是保管好枪支,在没有命令之前,谁也不许开枪。谁要是出错了,就等着好受吧。

这个时候,连长的话就是真理,谁敢不听,上了战场,他可是有着生杀大权的。平时跟他唱点反调还没有什么的,吗,妈的,要是这个时候干跟连长对着干,那他妈的就是找死啊。








红河是云南中越边境的界河,宽160至200米,水深3至5米,不能徒涉。红河右岸,耸立着230、248、318、489、新官等高地,敌人重兵设防,控制要点,封锁河面。

所以,我们要进入越南,首先就是要过红河。

在晚上20时,南国的天空已是被黑夜所笼罩,似乎上天也要记住这个难忘的时刻,所以特地地洒了一些雨水下来,为我们的壮烈之行增添一点悲凉吧。冰冷的雨水滴在脸颊,还是能感觉到一丝丝的寒冷,再加上都是穿着单衣,所以我们还冷的打摆子。握枪的时候也是抖得要命。一半是因为冷,另一半那就是紧张了。

谁也不知道,就在这南国的一个无名小山坡山,静静地躺着共和国的一百多名战士,一群钢铁铸就的勇士。

在天黑之前,连长就命令我们不许随便走动,就是撒尿拉屎都是就地解决。

我趴在一颗小松树下,左边是二狗,右边是班长宋世杰,那棵小松树的一跟树枝是向下趴着的,松树的叶子刚好就在我头顶,由于松树的叶子是针状的,有一部分在我脖子处,随着细风吹拂,针叶也是轻轻的摆动着,这可把我害苦了,这样来回的在我脖颈摆动,使我那样又痒又难受,支撑了一半天,实在是受不了了,正准备挪动一下身子,在我头上面的连长就是一脚揣在我头上,口里还骂着,你个狗日的乱动什么,给老子放安静点,这下倒是不用挪动身子了,因为在连长踹我一脚的时候,由于是斜坡,我的身子也随着力,也向下面缩了一节,终于摆脱了那狗日的松树,心里这样想着,虽然被连长踹了一掉,但总比一直被这么一小颗松树欺负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