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乡村的光棍:偏远的地区看不到妻子的身影

豆邮7 收藏 0 12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重男思想引起的男性过剩意味着贫穷生活的农民没有机会找到配偶


中国乡村的光棍:偏远的地区看不到妻子的身影


段边生(音译),是湖南省“光棍村”板竹山村(湖南省新邵县大新乡)的一个单身汉。摄影:Tania Branigan


当然他想要一个老婆。但是问道他想找个什么样的时候,段边生看来有些困惑。


“我真的没什么要求,”这位35岁地农民说道。“只要有个老婆我就满足了。”他想找到个老婆的希望,他补充道,“几乎为零”。盘踞在湖南省中部的遥远山峰上的板竹山村有很多的单身汉——同时没有一个适婚年龄的未婚的女性。


成千上万的中国男人要面临作光棍的未来。他们是一个以孩子为中心的国家里的遗憾而不是羡慕的来源。


段担心年老时没有人照顾他。他也感受到来自他父母和邻居的让他结婚的压力。所有中最糟糕的是孤独。


这是国家长期偏爱儿子和快速现代化的不合常情的结果。传统上,家庭主要靠男人。女人结婚后,她就到了丈夫的家里。


有个儿子是个文化的和务实的选择:你希望他传宗接代和年老时赡养你。结果就是男性过剩,因为女性杀婴以及因为疏忽而过量的女性死亡。但是在过去的20年里,因为产前检查的普及问题爆发了。


选择性堕胎是违法的,但实际上却广泛存在。


正常的人类出生比例是每106个男性对应100个女性。在中国,儿子的数量上升到118个。那意味着接下来的20年里有3000-5000万男性将找不到老婆,根据西安交通大学的人口与发展协会研究所李树茁教授的研究。


它等同于英国每一个男性对应一个垂死的单身汉。


专家警示到,这些没结婚的“光棍”会威胁社会稳定。一些人表明,过剩的男性会导致更多的犯罪和性暴力,官员警告女性非法交易的增加。板竹山村民承认,已经有女性被绑架然后被卖给人做妻子。


另一些评论员说,虽然有些女性面临更大的风险,但是有很多女性将因其稀缺受益更好地待遇。“我们现在还没有破坏稳定的证据,”伦敦大学学院全球卫生协会的特里萨·赫斯基(Therese Hesketh )教授说,他与人合著了一篇关于不平衡影响的论文。在那女性别比例高的地区犯罪不高,但是现在说还为时尚早(要看其影响)。女人想嫁给有钱的或者有潜力的男人。


“这可能不是男性压迫女性——可能相反。情形对女性有益。”


贫穷可能是“光棍村”性别比例倾斜的原因。女性可以通过“结婚”改善她们的状况,男人很少能够这样做。出生贫困的女孩远走高飞,外人远离。


“虽然这个村子里有女孩,我们一起长大,但是她们知道她们在外面会有更好的生活,”段说道。


夏末,板竹山——“栗子竹子山”——迷人的美丽,当你凝神看向山谷的深处,棕色的大蝴蝶在牛油树间震颤。


对于一个舒适的家来说确实太远了,甚至对它的300位居民来说也是如此。他们勤劳地种植足够多的土豆、玉米和大米来养活自己。卖木头可能营生,但是收入一年也只有300-400元((£30-40),而农村居民的平均平均收入是每年5900元。


塑料片和硬纸片拍打着破旧的砖屋的玻璃碎了的窗户。冬天,有时厚厚的雪能两个星期切断村庄的联系。村庄现状以20年前好多了。长而陡峭的小路已经推平修成马路,有电、电话和电视覆盖。政府甚至建了一栋两层楼的社区中心,闪亮的白墙掩映在松树和竹子之间。


但是这些改善加剧了单身汉的窘况。


更容易了解到外界世界,也更容易搬离出去,当地的改善被其他地方快速的变化远远超过。


“约摸三十四十年前,山谷里的女孩愿意嫁到这里来,”54岁的金世秀(音译)说道。


“大家都又穷又饿。到处交通不便。现在道路更好了,但是这里仍然一样。一些小伙子认识外面的女人,但是她们来到这里,看到我们的房子,知道我们有多穷,她们就走了。”


金渴望一个孙子——“其他人都有了”——但是她说她不敢奢望有一个。


她鼓励她的两个儿子去深圳挣钱、讨老婆,但是他的大儿子现在32了,仍然单身。


即使是男人变成了移民劳工,他们仍缺少找一份体面工作的教育,村党委书记金义勇说。“帮这些男人找老婆仍然很难。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他说。


段的大哥采取了不常见的路子,到另一个村当了上门女婿,离开家成了新娘那边地人。


第二个哥哥是一个进城务工人员,但是年已40还是没找到老婆。他的妹妹嫁给了一个更富的低洼地区的男人。


只有段留下来照顾他的双亲。


“即使我能说服他们搬来,我们还是没有足够的钱修房子,没有地种庄稼,”他说。“他们去世后,我可能结婚就太老而不能结了。我觉得我是没有希望了。”


但是他不怪自己,他说。他什么也做不了的。“虽然有压力,别人在我后面议论我,但我觉得不是针对我,有数万人是这种情况。”


家是心之所在


在中国这是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单身男人一定要一栋房子。


“每个人都在抱怨压力太大了,”经济学家张晓波(音译)说。


“如果你为别人婚姻市场中什么指标最重要,75%的人说有一套房子是最重要的因素。”


张和合著者尚金伟(音译),哥伦比亚大学,认为中国倾斜的性别比例抬高了房价,导致了有儿子的父母为了买更好地房产的“竞争节约”。


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的张先生举了贵州省的一个农民的例子,他为了买大的新房子卖血。


这是男人认为的为他儿子娶老婆的唯一机会。


“这完全是浪费。几乎所有的年轻男性或女性外出务工,”张说。


“他们修一座两层或三层的房子,但是第二次根本没装修。”


这个偏僻山区,在未来的几十年可能成为一个国家公园。


在农村没有房地产市场,因为土地都是集体所有。


“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强大的影响。”张说。


国家最高法院的一项具有争议的新决议——给予配偶一方谁婚前买房离婚后仍然保留房的权利——可能会帮助态度转变。


张说,像北京这样的城市,不管怎样越来越多的夫妇联合买房:父母一方置房价格太高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