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同谋犯之母:我的视而不见让儿子踏上极端主义不归路

豆邮7 收藏 1 149

911同谋犯之母:我的视而不见让儿子踏上极端主义不归路

爱尔兰共和国,都柏林 (CNN)蓦然回首,Aicha el-Wafi才发现儿子萨卡里亚斯·穆萨维在法国南方成长过程中已流露出应当引起警觉的迹象。

“早知道他会和这帮犯罪份子落得如此下场,我当初就应该转移他的注意力的…但我没料到会发生发展成这样”。el-Wafi说。他的儿子是唯一在美国被判刑的911罪犯。“我想当一个孩子一回到家,耸着肩,也不听大人话….并说…你们这些穆斯林都不是好人的时候,就危险了”

El-Wafi 出生在摩洛哥,坚信穆萨维成为受害者是因其肤色。“他暗恋上了一个想见而又不准见的女孩…于是***主义者和极端分子发现我儿子内心的愤恨。儿子出生在法国,他热爱法兰西…但他却没有被这个国度所接受。他被排斥在法兰西社会之外。”

“我儿子每天都浸淫在种族主义的歧视里”她说,在纳博讷市别人叫他“肮脏的阿拉伯人,肮脏的黑人”并且叫他滚回家。“就是这些话把了一个16.18.19岁花样年华的孩子给毁了”

至今El-Wafi都还在为自己直到东窗事发都还对儿子与激进的***主义有瓜葛浑然不知而自责。但是等她明白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逮捕,并被控与裂击美国的911事件有关。媒体给他起了个绰号叫“第20个劫机犯”

在制造几起炮轰西方的言论之后,穆萨维被判阴谋罪,终身监禁。El-Wafi承认儿子和极端份子有瓜葛,而对他的爱却“超越过去”,但她仍然坚信儿子与911事件无关。

现在el-Wafi通过到访学校,对年轻人和家长传授诸如激进化、包办婚姻等知识,以过来人的身份向他们现身说法。在一次感人至深的采访中她讲述了儿子的不幸和裂击时的画面如何魔鬼般时常萦绕进她的生活。

El-Wafi,最近在参加都柏林由谷歌主办的追踪极端分子与促进和解会议上接受CNN采访时,敦促父母要提高警惕。“他们必须睁大眼睛,敞开耳朵,因为我曾经就太幼稚。我深爱我孩子们。”

“他们的父亲离开后家里一切都还安好:我们也不穷,我也在上班,我们过得挺好”

她现在是与穆斯林家庭合作的法国女权组织NiPutes Ni Soumise(不是卖春女,亦非隐忍顺从之女) 的活动人士。“我访问学校,我与女孩们谈论关于14.15岁的包办婚姻问题。我与家长见面并让他们谈论家庭问题,一定要谈”

“当父母没有值得干的工作,学历或资历时候,孩子就会用“鸡肋”的眼光来打量父母。”

早年生活

El-Wafi 14岁就与奥马尔•穆萨维在摩洛哥完婚。5年后他们搬到法国南部城市纳博讷,1968年 萨卡里亚斯在那里出生。据提供萨卡里亚斯受审材料的一名叫做Jan Vogelsang的门诊社区工作者称,奥马尔经常殴打妻子,直到她1972年离他而去。CNN无法独立确认法庭所做的这项声明的真实性,这位父亲亦未就此作出回应。

萨卡里亚斯之前在蒙特利尔学的是财经,1993年迁往伦敦后在伦敦南岸大学学习并获得硕士学位。在伦敦生活期间,穆萨维与鞋弹Richard Reid同去布里斯顿清真寺。

整个20世纪90年代后期,穆萨维在伦敦和其它地方之间来回漂泊,布里斯顿清真寺的朋友和法国的朋友都说看到了他真正的改变。

穆萨维蓄起了胡须,开始穿传统巴基斯坦长衫,并向别人谈论他所拥护的***武装组织。他开始进出伦敦一些更激进的清真寺,因其谈论反西方的杰哈德和圣战,被逐出温和的布里斯顿清真寺。

穆萨维的家人和法国调查人员称他在伦敦的七年间去过巴斯基坦,阿富汗和车臣。他于2001年2月到达(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学航空驾驶。德国调查人员称,那年8月上旬,穆萨维从德国电汇了几千美元到明尼苏达州,8月下旬他在那里接受飞行训练。

一俄克拉荷马州某飞行学校他的教官对其飞行技能进行了测试,结果“不及格”。“在保持飞机水平,转弯和保持这几项技术上他都达不到FAA(美国联邦航空局)课程所要求的标准。” Shahoaib Kassam教官说。

据说那些钱是转自同一部手机,这笔钱帮助过首席劫机疑犯Mohammed Atta—这是911裂击事件调查人员所掌握的最直接的线索。

911事件前三周明尼苏达飞行学校举报称穆萨维形迹可疑,于是美国以移民罪将其逮捕。

他在2001年12月被起诉,被控在911之前几个月参与大规模恐怖阴谋。在受审期间,穆萨维供认他和Reid原本打算驾驶第五架飞机裂击白宫。

执迷不悟的穆萨维对庭审人员说,当看到纽约世贸中心的废墟上冒出的滚滚浓烟感到由衷地高兴,这令大家惊愕不已。并对所受六项阴谋罪指控供认不讳。

但是政府知情人士告诉CNN称,当时被捕的三名基地组织头目告诉调查人员,穆萨维并没有安排参与911,而是计划参与下一起恐怖行动。穆萨维在公开庭审中说了很多,也承认效忠于基地头目奥萨马·本拉登,但否认自己参与911劫机事件。

对他的一些指控,检察官也对其证据的确凿性提出了质疑。

在穆萨维被指控犯有阴谋罪后,尽管有些专家对他所犯下的罪行和心理健康状态都存有疑问,但他还是面临被处死刑。辩护律师Edward MacMahon说,他相信他的当事人渴望成为烈士。

McMahon敦促陪审员们不要判处穆萨维死刑,说:“你们的判决是成就他梦想的唯一途径,之后他微笑的面容会出现在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招募宣传画上而名垂青史。先生们女士们,求你们别把他塑造成那样的英雄,他不配。”

精神病学家Michael First也告诉陪审员们穆萨维患有偏执妄想症并且思维紊乱。穆萨维最为偏执的想法,First说,是他以为美国总统布什可能会把作为与基地组织交换囚犯的一部份,将他释放。

据社工Jan Vogelsang称,现居住在法国的穆萨维的两个姐姐也都患有精神分裂症,靠服药来控制病情,而他们的父亲也患有躁郁症。

“他们三个都患有精神分裂症” Vogelsang在作证时这样说,“都被形容为妄想症”

穆萨维的父亲在法国一所精神病医院住院“无法镇静地接受采访” Vogelsang说,Nadia(穆萨维姐姐,译者注)“认为她变成了石头,动不了”她补充说Jamilla(穆萨维的另一个姐姐)曾试图烧掉她母亲的房子。CNN再次无法独立证实这些说法的真实性。

2006年5月陪审团判决穆萨维终身监禁。他现在正在位于克罗拉多州的“无敌”监狱服刑。尽管穆萨维之后宣称他撒了谎,在宣判结束离开法院时他对陪审员嘶吼道“你们永远不可能得到我的血,上帝诅咒你们”

会见罪犯亲属

El-Wafi确信儿子炮轰西方的言论是致使其入狱的祸根。“ 他是因为庭审期间说了‘犹太人去死,美国人去死’这样的话才获罪的。但没有其它的证据支撑他的言论。对他进行这样的判决是不公平的,但是如果他有钱,或许他可以更好的为自己做辩护。”

庭审刚开始64岁的el-Wafi就给儿子写信,但石沉大海。“我告诉他我爱他,我时刻想着他,半个我已经随他而去。就算他不回答我,我也依然爱着他。”

“庭审一结束,律师们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个都没有。我不知道儿子遭遇了什么。我问过监狱是否儿子不想再和我有任何交流….我没有得到回复。”

el-Wafi说在庭审前儿子对她说“妈妈,他们想要我人头,你不要哭。妈妈,如果你爱我,就一定要照料好你自己。”

她催人泪下地阐述了她对911事件的看法以及经常浮现在脑海中的儿子。“这样的代价太过沉重,相信我,911之后我如同活在地狱。我真的好想拥有片刻的宁静,哪怕短短数小时。他让我寝食难安,我仍然止不住想他。”

如今仍然居住在纳博讷的el-Wafi,从911事件中醒悟过来,她接洽那些受害者的亲戚并与他们见面。她说她是想“向他们表明,对过去发生的事我有不同看法,我和他们共担苦痛。”

纽约人hyllis Rodriguez是她2002年在美国面见过的人之一,她31岁的儿子Greg死在了世贸中心大楼里,她反对阿富汗战争并批评美国“爱国者法案”。这两个女人走到一起,开始为“宽恕项目”工作,并和其它社会组织一道,促进和解。

Rodriguez 描述了她2010年12月参加由公益组织树苗基金会发起的TED(科技,娱乐与设计)会议上的那次见面会。Rodriguez回忆道她和其它母亲意识到她们与el-Wafi在看法上如何惊人的一致。尽管在会见一位被指控犯有密谋罪的母亲时,他们显得有些紧张,但最终见面还是很成功。“这场悲剧之后我变得富有同情心,但是Aicha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她说。

Rodriguez在她所在组织的官方网站上表达了对el-Wafi的赞美之情,她这样写到:“和Aicha见面的那天是改变我人生的一天,因为它从情感上改变了我人生的方向。它开启了我向Aicha 们学习的道路,她受过如此多的苦,却还可以如此海纳百川。它也唤醒了我内心沉睡的宽容,让我觉得舒坦。”

“Aicha带给了我勇气,带走我的愤恨和悲伤。也帮助我宽恕我自己,因为一个母亲总是会为儿女做错事而感到自责。”

Rodriguez也相信穆萨维是司法不公的牺牲品。“萨卡里亚斯虽然承认他是基地组织成员,但没有证据表明他知道任何与世贸中心袭击有关的事情,他认罪要么是因为他以为可以在监狱获得更好的人道条件那么是因为他原本就知道这是一个没有道理可讲的国度。”

“当我看到萨卡里亚斯受审我心如刀绞,我无法将他视作陌生人,因为他是我朋友Aicha的儿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