卅街档案馆 第七章 秦队长的左手 秦队长的左手 3

叶阑珊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9.html


黄三把架在火上的四块熊肉翻了翻,说:“这还差远哪,还有更怪的呢。熊瞎子掰苞米,掰一棒扔一棒你肯定知道;熊瞎子带崽子过河估计你没听说,俺就亲眼见过。这玩意儿下崽子每次都是两个,为了避开狩猎,它带着崽子一天可以转移好几个地方。你猜它带着崽子过河咋整的?我跟你讲了你都不信。它先找块大石头把一个崽子压住,然后带着另一个崽子过河,等到了对岸以后,再把身边的崽子压住,回来找第一个崽子。结果石头太沉,第一个崽子早就被压死了,它嚎上一阵儿再返回去,第二个崽子也断气了。等到野熊走了以后,狼就从草窠里跑出来吃掉两个崽子……” 郝班长拾起一块我们捡来的烧柴往火堆里添,一边说:“黄三啊黄三,我看你每次咧咧起来就没个边儿,你说这些到底是真是假啊?”

黄三根本没有理会郝班长的满脸不屑,而是一把拦住了郝班长手里的烧柴。他把烧柴反复端量了两个来回,居然搁在了屁股后头,他说:“这块柴火不能往火堆里放,不然俺辛辛苦苦密制的熊肉就没法吃啦。”

郝班长撇了撇嘴,趁着黄三不注意猛地把我们拾到的另一块烧柴扔进了火堆,几乎就是一瞬间的工夫,那块烧柴突然噼啪作响起来,迸出的火星飞出半米多高,仿佛爆竹一样响亮。黄三赶紧缩着脖子把那块烧柴扯出来插进积雪里,“哧”的一股青烟儿,烧柴被熄灭了。黄三对着郝班长连连嘟囔:“俺说这玩意儿不能烧,你偏不信。这回瞅见了吧?还好火星子没有迸到肉上。”

我疑惑不解地问:“这块木头怎么回事?怎么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像机关枪射出的子弹。”

黄三卖弄的神情溢于言表,他说:“这种木头叫做爆马子,可是好东西,树叶能当茶泡着喝,香着哩。用这玩意儿做的木碗,就是三伏节气装着饭菜五六天都不会馊臭,所以有人喜欢用这玩意儿做棺材,说是埋在地下人的尸首烂得不那么快。”

郝班长不甘服软地说:“有那么邪乎吗?说的跟你躺在棺材里试过一样。”

黄三舔了舔嘴唇:“现在俺没空跟你胡诌啦,鲜嫩鲜嫩的熊肉烤得正是火候,都来尝尝吧!俺敢说保准比在小西天吃的野猪肉强。”

我们四人每人啃着一块熊肉,尝过之后我知道黄三真的没有吹牛,味道确实比小西天的野猪肉要强上许多。黄三吃得满口流油,嘴唇泛出一片光亮。他边吃嘴里还不闲着:“可惜咱们得赶路,不然等俺剔出一截熊腿骨放在火炭里焖熟后再砸开它,也让你们尝尝骨髓的香味。俺敢说你们要是吃了那骨髓全身都会变麻酥了,那味道能直接飘到小西天山寨。”


大雪飘了一阵后开始变成细碎的雪沙,打在我们身上喳啦啦作响。这时候天色已过黄昏,秦队长决定继续赶路。我挨在郝班长身边,只觉体内发热,精力充沛,问过黄三之后,才知道这熊肉不但味美,还有御风寒、益气力的功效,怪不得当年有那么多人不远万里踏过山海关——这东北的土地虽说天寒地冻,但却真的遍地是宝。

我们快步行进了两个小时左右,眼见着来到一洼圆形的甸子之内。黄三说:“过了烧锅甸,再翻过彭麻地和砂石岭两座大山,咱们就到鸡爪顶子咧。”

这时甸内又出现了三五座半身多高的仙家楼,模样同我们之前追赶刀疤人时见到的如出一辙。我忙问郝班长:“昨天见到的几座仙家楼离城里都挺近的,可是这里已经深入了群山腹地,城里的百姓们真的会赶上几十里路过来烧香供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