卅街档案馆 第六章 裘四当家 裘四当家 4

叶阑珊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9.html[/size][/URL] 这时黄三突然来了一句:“俺咋觉得九枪八和震江龙捆一块儿就是刀疤人呢。你看,刀疤人枪法好,九枪八枪法也好,还都是用左手;刀疤人染了风寒,震江龙也有风寒……” 郝班长打断黄三:“别搁这胡咧咧。你是不是以为跟着秦队长自己就是神探啦?还,还两个人往一块儿捆,你干脆说刀疤人长了两个脑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9.html


这时黄三突然来了一句:“俺咋觉得九枪八和震江龙捆一块儿就是刀疤人呢。你看,刀疤人枪法好,九枪八枪法也好,还都是用左手;刀疤人染了风寒,震江龙也有风寒……”

郝班长打断黄三:“别搁这胡咧咧。你是不是以为跟着秦队长自己就是神探啦?还,还两个人往一块儿捆,你干脆说刀疤人长了两个脑袋得啦。”

“两个脑袋?”郝班长的话提醒了我,我对秦队长说,“刀疤人那么狡猾,会不会他事先易了容貌,而山脚下死掉那个不是他,而是九枪八或者震江龙?他们故意把我们引到鸡爪顶子?”

秦队长有些不耐烦地说:“咱们别胡乱猜想了,还是抓紧时间赶路吧。你好好琢磨琢磨大膘子死之前说的话,就知道这些猜测都站不住脚。”

我们四人向鸡爪顶子的方向行进。按照黄三的估计,鸡爪顶子远不止八十里,通往那里的道路积雪密布,就算我们不停不歇地走,也差不多得用掉一天的时间,就是说第二天的这个时候才能抵达。而方老把头行踪不定,在鸡爪顶子找到他的时间可就没法预计。最要命的是我们已经一夜没有休息,体力这块也是个大难题。秦队长斟酌再三后,决定还是尽快赶路,如果实在顶不住到时就地休息,随后他又补充道:“我是怕裘四当家再出什么意外。”

东北的雪真是能要人命,那种满山遍野的白满满地填在眼睛里,特别是深山密林里的雪,它让人往心里凉。沿路上我们时不时要喝上一口烧酒,这种需求强烈地充斥着我的舌尖,我真怕走着走着“咕咚”一声跌倒在地就再也爬不起来。为了抵消这些恐惧,我拼命地跟黄三扯东扯西,让他给我讲他们木帮在深山里的见闻。刚开始黄三还三言两语搪塞我,不知不觉就越说越来劲,最后提到了他早死的爹。黄三说:“其实俺爹就是因为去了一趟鸡爪顶子才把命给丢咧。那旮瘩邪乎得很,说出来你们一定都不信。”

郝班长说:“有啥邪乎的?说出来我听听,你小子就爱整废嗑。”

黄三说:“真的哩,真的哩!这都是俺爹亲口跟俺讲的,他骗谁也不会骗俺。那年俺爷俩穷得实在揭不开锅了,一块饼子恨不能掰开分三顿吃。没了辙咋办?俺爹听说人参那玩意儿值大钱,就跟着几个挖参的人去了山里头。俺爹说大人参都长在深山老岭里,属鸡爪顶子最多,那旮瘩常年没有人走动,全是六披叶重一斤多的大货。没成想他们到了鸡爪顶子还真就看到一大片人参。人参这玩意儿才有意思呢,挖参的人有句口诀,叫啥——三丫五叶,背阴向阳,欲来求我,椴树相寻……”

听到黄三这么说,我顿时来了兴致,忙说:“接着讲,接着讲,这个倒是挺有意思。”

黄三嘿嘿笑了两声,马上又瞪起了眼睛:“谁知道人参这玩意儿不是谁都能动的。俺爹在挖人参的时候觉得旁边的椴树碍事,就跟大伙合计着要把这棵树给砍了,斧子一下去才知道坏事了。你猜怎么着?那棵树吱吱地往外冒血……”

郝班长插了一句:“又扯犊子!我说黄三,你就不能说点正经的?”

黄三歪着脑袋说:“俺不骗人,不骗人。你们听俺把话讲完。俺爹说那棵树一边流血一边叫,跟家里的牛叫声差不多。这下可把俺爹他们吓坏咧。大伙儿扔了斧子就尥出去了,可是没走两步那棵椴树居然自己倒了。俺爹他们再回头看,才发现那棵椴树是空心的,里边是枯死的,树心里麻花花爬出来一球子大蛇。俺爹说,这些蛇可跟一般的蛇不一样,脑袋顶上全都长着红冠子,吐出的蛇信子有一掌长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