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9.html


曹老九战战兢兢地挪了挪身子,说道:“这都是两年前的事咧。二当家你那时还没来小西天山寨。有一次大当家领着我们去戚家坎砸窑,大膘子和他兄弟二膘子都去了。咱们砸的是张老抠家,他家有个使唤丫头,我瞧着水灵灵的就没管住裤裆里的玩意儿,就把她给……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那个姑娘是大膘子和二膘子失散的亲妹子。就为这事大膘子非要弄死我,后来大当家出来说话他这才算放过我。谁知道这小子一直憋着劲不算完,今儿早我去他屋逛荡,看见他正拾掇东西,我去摸他的烟,结果从他怀里摸出来一把锃亮的喷子。我问他从哪儿倒腾来的,他就跟我抢,抢着抢着喷子就走火了……其实,我想他是故意打我的,他就是记着我糟蹋他妹子这个仇呢!”

九枪八问:“你就是怕他再报仇所以又打了他一枪?”

曹老九说:“大膘子打完我一枪之后想溜,他嘴里嘟囔着什么……噢,反正你早晚都得死,这绺子早晚都得亡,一个也剩不下……俺听他这话觉得奇怪,就死死地扯着他,后来兄弟们就赶过来了。当时二膘子也在场,二当家要是信不过我可以问问他。二当家,我当时就是被大膘子弄急眼了,不然我也不会开那枪,你千万得给我做主哇!”

九枪八听过曹老九这番话之后说:“秦队长,你看……”

秦队长说:“二当家,我看老九兄弟没说假话,他确实跟这件事没有太大的关系。至于贵寨如何处理他,我想二当家自有分寸,我们外人不便插嘴。”待崽子们将曹老九抬出去之后,秦队长才又说道:“刚刚我说到信号枪,二当家似乎对这把枪十分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

九枪八沉默了良久,在这期间他那双锐利的眼睛有些黯淡无光。最后还是郝班长打破了僵局,他说有些尿急想方便方便,九枪八招呼崽子领他出了屋子。这时秦队长端起酒桌上的酒抿了一口,他说:“二当家,我们想去见见裘四当家,不知你可否告知他的去处?”

九枪八看起来有些为难,他的手指“嘡嘡”的敲击着桌子,好一会儿才说:“秦队长,我是不想再让老四卷进来的,山寨已经够对不起他的了……你们说的那只火麟食盒真的就那么重要吗,非要找到它?”

秦队长用力地点点头,他的坚持让九枪八的眉头聚起一道深线。九枪八说:“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们老四的去处,只是我希望贵军不要为难他,他毕竟已经退出了绺门。我听山下眼线传来的消息,贵军正在大力剿匪,我是怕老四……”

秦队长说:“这个二当家可以放心。贵寨当年跟着杨靖宇杨司令打过日本鬼子,说到底寨子里的弟兄都是英雄好汉,自然不能同其他绺门相提并论。办完这件事情之后我也会向上级禀明一切,绝对会保证裘四当家的身家安全。”

九枪八这才说:“八十里外,鸡爪顶子。老四去找他的干爹方老把头了,那老头是他的救命恩人,常年在深山里穿林越梁的猎户,行踪不定。你们要是真有心就去找吧。如果真的找到老四,替我带句话,就说我九枪八对不起他,下辈子还跟他做兄弟。”

九枪八说起这“老把头”,我倒是想起郝班长跟我闲聊时候说过的一些话。他说东北的深山密林里有这么一种人,专门以狩猎、挖参、淘金、捡蘑菇为生,几十年穴居野外,从不下山,所以这里的百姓也称呼他们“洞狗子”。只是黄三在听完九枪八这一番话后,开始变得坐立不安。他支支吾吾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一口唾沫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