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9.html


就在我们重新接近那座新坟之时,郝班长突然拍了一把我的肩膀。他轻声说:“小冯,我咋觉得死掉的那个鬼子身边蹲了个东西呢。”

我歪着脑袋观察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大概是因为沿路发生了太多的怪事——先是冰面之下浮动的恐怖黑物,接着是那只神秘的火麟食盒,还有踩着高跷穿着长袍的两位老乡,以及坟墓里爬出来的日本鬼子……这一连串的经历难免会让郝班长感到精神紧张,从而产生幻觉。所以我没有像先前那般同他开玩笑,只是暗自加强了警戒。待来到新坟近前,我和郝班长这才松了一口气,除去那具僵硬的鬼子尸首之外,确实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们沿着先前那个人走掉的方向行进。黑松林里积雪绵密,死死地咬着脚踝,我们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地追逐,不知不觉走入了松林深处。就在这个时候,郝班长不知什么原因竟然一下子跌翻在地,整个身子哗啦啦扑进雪窠里。我赶紧去拉他,将将伸出手臂便发觉肩头被猛地扯了一把,我侧脸观望,身上背着的步枪居然不翼而飞了!紧接着我的屁股被重重地踹了一脚,身体失去重心跌在郝班长身上。一个冰冷的硬物戳在我的后脑勺。我能猜出那是步枪的枪口,只要扳机扣动一下,我的这条小命就算彻底交代了。不知道你们是否感受过那种等待,但是我确信:人在等待死亡时的那份恐惧远比死亡本身来得更加激烈。

——那一刻,我确实很害怕!

这时候持枪之人说话了:“刚刚在坟地里是谁打死了那个鬼子?”

我从此人铿锵有力的声音中判断,他并不是此前拿走火麟食盒的人。我连忙说:“是警备连秦队长开的枪,不关我们的事!”

我把事情的原委磕磕巴巴地描述了一番,他听后这才说道:“你们上当了,这个人根本就不是秦队长。”

我说:“郝班长也察觉到了,所以我们才返回这里来找他。”

他把我和郝班长拉起来,又把我的步枪还给了我。他说:“我是警备连秦铁,就是你们要找的人。”他见我和郝班长谁都没说话,又满口镇定地补充道:“这回是真的。不然的话你们俩在坟地里小命就没了,我一路都在跟踪你们。”

郝班长咂了咂嘴:“都是我脑袋不灵光,把事情给办差劈啦!”

秦队长摆摆手:“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你们想想,这个拿走食盒的人有什么特征?比如,身材样貌之类……”

郝班长不假思索地回答:“高高的个头,看起来很消瘦,穿了一件普通的旧棉袄,啥色儿的没大看清楚。”

秦队长说:“这些不重要。我是说特征,就是他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我想了想才说道:“除了郝班长说的那些之外,他的右脸颊有一条疤痕,有点像刀疤,大约半个手掌那么长;他一阵一阵地咳嗽,似乎有些抑制不住;还有就是他拿了一把勃朗宁手枪,左手,对,他左手持枪。就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