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9.html


“秦队长”咳嗽了几声:“这是一只漂洋过海的鬼,他是日本人……”

郝班长接过“秦队长”的话茬:“日本鬼子?这日本鬼子满脑子花花肠子,该不是来刨坟掘墓,弄啥宝贝的吧?”

“秦队长”说:“这荒山野岭的能有啥宝贝?又不是王陵贝勒冢。他应该是城里武装暴乱的日本关东军残余分子,没地方藏了才躲进了棺材里。天寒地冻的躺在坟下头,换作谁也挺不了个把小时。你们恰巧经过吵醒了他,他这才从坟墓里爬出来,看到食盒后以为里边有东西吃,所以……看来这家伙已经饿得不行了。”

我和郝班长去搜他的身,果然找到了两把“王八盒子”手枪。待扒掉他的棉衣之后,我确信了“秦队长”所言非虚——死者虽然外边套了一件中国老百姓的普通棉衣,但是里边却穿着日军的军用衬衣。我们再去查看那座新坟,但见坟墓后边被掏开一个窟窿,旁边堆放着一些乱石。原来这个鬼子在把坟墓刨开之后,将棺口移动后又重新覆上了土,而他则从后边的窟窿爬入棺材里。由于放倒的棺口朝北而不是向上,他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合上棺材盖子。

郝班长看罢说道:“他娘的,这小日本还真是比猴子都精。要不是秦队长,我还真以为是……那个啥呢。”

“秦队长”笑着说:“没想到你们八路军也怕……”他还没有说完又大声地咳嗽起来。咳了一阵之后,他说:“咱们就此别过,我还有任务要执行。记住我的话,路上小心。”

我和郝班长告别“秦队长”之后按原路返回。将将走出查魔坟,郝班长突然停住了脚步。他盯着我问:“小冯,刚刚秦队长走的时候说啥来着?”

我心不在焉地回道:“秦队长让咱们路上小心,记住他交代咱们的话。怎么啦?”

郝班长摇着头说:“不对,不对,不是这句,再前头那句。那句他说的啥?”

我回忆了一下:“没想到你们八路军也怕……是这句吗?”

郝班长“哗啦”一声解下背在身上的步枪,嘴里连连嘟囔道:“操蛋!咱俩让那个犊子给忽悠了。他根本就不是秦队长,他刚刚说的是‘你们八路军’对不对?都是八路军他咋能说‘你们’呢?他应该说‘咱们’啊!不行。咱俩得回去追他,我越琢磨越觉得这事不对劲。”

我觉得郝班长说的有道理,都是自己的同志,按照常理确实不应该说“你们八路军”。如果真的是未落网的暴乱分子截获了火麟食盒,说不定还会惹出什么大麻烦,虽然现在我们并不知道火麟食盒里究竟装着什么东西。但是既然是别人临死之前的托付,那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谁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我随着郝班长快步返回查魔坟。天上的大雪还在往下泻,好像怎么也落不完。那天的大雪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我不知道该用什么的话去描述它。可能它一直下在我的心里吧!那些冰冷的雪片堆满我的胸口,结冰,一块一块的,这么些年过去了,它们和我的皮肉长在了一起。我清楚它们这么干的理由,只是我没有办法摆脱记忆带来的恐惧。一点办法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