卅街档案馆 第一章 冰面之下 冰面之下 3

叶阑珊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9.html[/size][/URL] 那真是彻骨的冰冷,我几乎被弄懵了,分不清东南西北一个劲儿在水里扑腾。碎裂的冰块撞着我的脸颊,我能感觉到它们在我裸露的皮肤上划出了一道道口子。这时候,在浮动的碎冰之下,一个黑糊糊的东西撑了上来,紧接着又沉了下去,它一上一下很有节奏地涌动着,直奔着我的方向游过来。我早就吓得魂飞魄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9.html


那真是彻骨的冰冷,我几乎被弄懵了,分不清东南西北一个劲儿在水里扑腾。碎裂的冰块撞着我的脸颊,我能感觉到它们在我裸露的皮肤上划出了一道道口子。这时候,在浮动的碎冰之下,一个黑糊糊的东西撑了上来,紧接着又沉了下去,它一上一下很有节奏地涌动着,直奔着我的方向游过来。我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不停地呼喊着郝班长,几乎就在那东西快要顶到我的屁股上时,郝班长和吴老蔫合力把我扯了上来。

冰层还在“咔咔”地碎裂。我们四个逃上江岸时,浑身上下已经挂满了冰甲。

江中的黑物还在上下波动,“嘎啦啦”的摩擦声搅得我全身发痒。由于天色的原因,我们根本看不清黑物究竟是什么东西。郝班长哆嗦着胳膊拉起枪栓,对着它放了一枪,“嘡”的一声,闪过一道火星。我知道子弹肯定是迸飞了。小赵也看出来了,他战战兢兢地问郝班长:“怎么连子弹都打不透,会是啥玩意儿?”

郝班长也有些茫然:“真是怪事!对了,刚刚那匹黑马好像……”

吴老蔫听到郝班长说起黑马,扯了扯郝班长的衣角:“八路军同志,有些话,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郝班长说:“咱们都是老乡,有啥话说就是咧!”

吴老蔫咽下一口唾沫,指着江中的黑物异常恐惧地说:“它——是这江里的水鬼!在这旮瘩好些年咧,不少人都让它祸害死了,去年俺家隔壁的杜老八……”

“水鬼?”小赵弹出一嗓子打断了吴老蔫。他紧紧地薅住我的胳膊,我能感觉到他的手指哆嗦得乒乒乓乓。

吴老蔫瞄了一眼郝班长,继续说:“这江的上游有条蝲蛄河,原来就是一汪子水。后来不知怎么的,河水突然涨了起来,岸边的乡亲们经常看到有个像黑锅底儿的大壳子在水里边游荡,特别是下大暴雨的时候,那玩意儿保准出来透透气。说起来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我有个远房亲戚叫二黑子,是远近闻名的大胆子,他不信邪,非要弄明白那个黑糊糊的大壳子是啥玩意儿,结果就死在蝲蛄河里了,连个尸首都没找到……”

小赵迫不及待地追问道:“那后来弄清楚那个大壳子是啥玩意儿了吗?”

吴老蔫用袖口抹了一把挂在嘴唇上的鼻涕:“二黑子他们屯子里有个识文断字的老秀才,屯子里头有啥红喜白丧的事儿都去问他。老秀才说这个大壳子名字叫做鳖龙,是河神水鬼一类的东西,那是万万不能碰的!”他指了指江面,继续说:“要不然刚才咋连子弹都打不透它!”

我问吴老蔫:“那这个什么鳖龙怎么又从蝲蛄河跑到这条江里了?”

吴老蔫说:“都是那老秀才出的馊主意!他吩咐屯子里的乡亲们给那玩意儿盖了一座仙家楼,说是有了镇物它就不会再兴风作浪了。后来,鳖龙就顺水跑到这条江里啦。”他指着不远处的荒草丛,继续说:“鳖龙来到这条江以后,这儿的人也盖起了一座仙家楼,就在那旮瘩。可是它还是隔三差五就要人命,这些年在江里摸鱼抓虾的人已经死了几十口子!”

“都别扯犊子啦!都啥年月了还信这些玩意儿!”郝班长有些不耐烦,他对吴老蔫说,“你是不是不想要你的马车了?再不去追它就尥没影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